自由意志

夫妻关系写作营,4月3号。

没听课之前,我以为自己是个热爱自由的人,是有自由意志的。听完课,才发现好浅好浅,最多称得上是自由意识。

约3周前,与队友吵架。队友指责:大宝的钢琴坚持不下去,是因为我陪伴时情绪不好,骂孩子。我当时无比的愤怒委屈: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弹钢琴的,大宝是个动觉型的孩子,他好动坐不定。❷三年陪伴练琴,不见爸爸的影子,不干活的人那来的权利批评指责干活的人?❸对我的付出你完全看不见,只能看见不如意的地方。❹有懊恼,那三年,大宝承受了我很多焦躁的情绪。

队友的骂 &  我的回骂,这是本能,是自我保护。尤其是第❹,像根刺扎的我心痛,它一直隐在心底里,突然被队友曝光了无处可藏,承认会让自己更难受。于是回骂了,是别人“弄错了”,会让当下舒服点。

类似的事件很多,模式都是一样的:被骂,被指出自己都看见的“不好”,不接纳“不好”的自己,面对那样的自己比“吵架”还难受,人的自我保护本能,不由自主的回骂了。

自由意志是带着觉知、超越本能的可选择。队友骂我时,我看到砸中了我的点,我很不舒服,同时我有选择:❶可以沉默、离开不开火交战;❷可以有建设性的吵:“是的,我是情绪不好,三年中,我情绪不好时,你怎么不做点什么呢?现在小宝学钢琴了,你参与进来吧,孩子也是你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❸即使“维持原状”的吵,多了脑回路,多了缓冲,就多了层与本能的隔离,向自由意志迈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