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农村

小时候在农村生长,不知为什么?那时候总是觉得女人特别辛苦。

农忙的时候,男人女人都在地里忙,但是女人忙完地里还要忙家里,男人就可以歇着,什么都不用干。

有一年,种麦子的时候,父亲的朋友牵着他的牛来家里帮忙。我和哥哥,弟弟,还有母亲一块在地里干活,我从小体质就不好,天没亮就去地里了,回家吃饭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奶奶饭还没有做好,母亲进去帮忙煮饭,我直接倒炕上睡觉了。

父亲的朋友进房间说我,睡什么觉,还不和你妈一起去做饭,我没理他,照样呼呼大睡。

那时候我特别生气他,因为奶奶没有女儿,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子,奶奶和父亲总是特别娇纵我,对这样的话,我就特别反感。

后来我才知道,在别人家中,女孩和妈妈一样,总在不停歇的劳作。

农闲的时候,女人要给一家人做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夏天的时候,中午可能连午休的时间都没有。

每年孩子们放暑假以后,基本上都是农闲的时候,但我记得母亲好像从来没有闲过,早晨她早早起床,或者在菜地里拔草,或者在玉米地里除草,或者在锄地,又或者给棉花掐尖,总之她总是在忙。

父亲只有在耕地种地收麦子的时候才去地里干活,其他时间基本上不去地里。

母亲特别的任劳任怨,家中总是有干不完的活。

早上十点多吃完早饭,刷锅洗碗,喂完猪羊,就11点左右,夏天的天气这时已经很热了,母亲就不去地里干活。

女人们手里都拿着鞋底,坐在门口的门墩石上,家家门口都有大树,三五个坐成一堆,拉着家常话。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们东家长李家短的说着,难免就会说出是非来,常会因此有了矛盾。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女人就收拾回家,要做下午饭了。

吃过下午饭,再歇息一会儿,这时候的太阳已经不再那么火热了,女人们又去地里干活。

男人们,中午或者在睡觉,或者在下棋,还有喜欢养狗的男人们,带上它们养的细狗,去野地里撵兔子。

撵野兔子,被女人称为不务正业,但偏偏这样的不务正业,那时候还上了县电视台,那时的电视机并不普遍,那是也非常的不理解,为什么这样的‘不务正业’会上电视呢?

男人们在一起聊天,总会说一些天南地北的事,或者说某某喝了酒打老婆,虽然打老婆,但是对他母亲很好,就被评价为一个还不错的人。又聊谁听老婆的话,男人们都会做出鄙视的神情。

女人们总是在私底下羡慕男人。她们会说:还是做男人好,甩手掌柜的,什么事都不用管,什么心都不操,天有多大?心就有多大。做女人有多可怜,小时候在家中不被重视,父母一句轻飘飘的‘女孩子嘛’,结婚到了婆家,要讨喜全家人,每个月要来例假,要生孩子,给每个孩子操心,人生所有的罪都要受一遭,还要被婆婆嫌弃,被老公打。说到这里的时候,女人最后都会说上一句:希望来世做个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