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半,内心的一万场独角戏

图| CUN_blank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不知道是不是下午一口气干了那杯榛果拿铁的原因,我又失眠了,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从床上到床下,从卧室折腾到客厅。

属羊,唱歌,打坐,冥想,能想到的办法都尝试了一遍,均以失败告终。失眠是一件很非常痛苦的事,你的身体是非常想休息的,奈何你的神经还没有玩够。

人在失眠的时候会干什么呢?

以前没失眠的时候,我的臆想是:吃货起身去厨房煮个自己喜欢的夜宵,放浪形骸的浪子倚在沙发上打打游戏,文艺闷骚的暖男给暧昧对象煲一个爱意浓浓的深夜电话粥。

像我这种不玩游戏,厨艺一般,没有暧昧对象的单身狗好像哪一种都不属于。我失眠的时候,会思考一些曾经想不明白的事情。

近几年来有个词非常流行,叫“难得糊涂”,它指的是有些事情没必要计较的太清楚,你计较的越多,看到的真相越残酷,快乐就越少,所以糊涂一点没什么不好。

但我的观点恰恰相反,我认为:人活得明明白白没什么不好,社会本来就是残酷的,与其沉浸在自己给自己建造的乌托邦,不如在真实社会中做一个游刃有余的现代人。

所以啊,我做事很认真,生活很用力。也许能力不是特别出众,但我会认认真真地完成领导交给我的每一项工作,我会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井井有序。

这样的生活也许很缜密,但说实在的,神经崩的太紧了,少了很多乐趣。我一直想做个潇洒的人,但性格决定我只能成为现在这样的人。

很多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有时即使你看清了事实,你还是会坚定不移的错下去。拿减肥这件事来举例,光跑步能不能减肥,能。那有没有更科学有效的方法,有氧运动跑步+无氧运动力量型锻炼。

很多人只喜欢做其中一种,那你说他们错了嘛?没有错,光跑步或者做力量型锻炼,一样能起到健身的作用,何错之有。

有些道理大家都懂,只是在一直自我欺骗。因为这种欺骗对我们自身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自我激励。

在说说写作,很多新媒体写手为了流量主攻热点文章,当红作家为了巩固粉丝与市场,一直坚守在畅销文学的领域,传统作家则用文人的最后的一点尊严,像边境上的哨兵一般驻守在严肃文学的最后一片领地。大家各司其事,大家乐在其中,大家互不打扰。

很多写作者之所以痛苦,不是因为他们怀才不遇,而是因为想要的东西太多,自己的本事又太少。今天追追热点,明天想写畅销书,后天又决定做自己。这种见风使舵的心态,结局注定一事无成。

最近在文章中学到一个名词,叫瓦萨比效应。简单来说就是对那些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充满迷之自信,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做的更好。

文章中的举例是:看到美术馆里的涂鸦,心里想这是啥,我也能涂抹。在海底捞吃火锅,觉得不就是个火锅吗,有钱我也能搞。看到火爆的10万+文章,觉得写的真俗气,我写能更高雅一些。

瓦萨比效应=觉得别人行业简单+觉得自己聪明可以干的更好

谈谈自己对瓦萨比效应的理解,刚毕业的时候,的确会有这样的心里,鸿鹄志气,满腔热血,但经过这两年的沉淀后,不会有这样的心里了。

在一个行业里待的越久,你看到的东西就越多。很多看似简单的工作背后需要无数次的沉淀与打磨,光说是不够的,你还需要去做。光做也是不行的,你还需要够灵活。

这个东西不太好举例,但我相信懂的人一定能懂,不懂的人你说破嘴皮,他依旧觉得自己干啥都能行。瓦萨比效应不单单指工作,而是指整个生活。

说好的独角戏好像都变成了大道理,不要怪我,人想表达的是一回事,写出来的东西又是另一回事。所以说,写作是一个在探索未知世界中认清自我的过程。

欠你的一万场独角戏,以后慢慢说给你听。虽然明天晚上可能还会继续失眠,但重新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喝完那杯冰拿铁。开弓没有回头箭,人生亦如此。

想和你说声晚安,致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你。谢谢你陪我一起失眠。

愿在梦里,我们都能有最美的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