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侠玄幻)倚天不出 谁与争锋(作者:无厘头)

        距离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会5年过去了,在人们的殷殷期盼中迎来了第二届天下第一武道会。届时有八位高手跻身八强,获得了参加淘汰赛阶段比赛的资格,他们将奋力争夺第二届天下第一武道会的冠军。本届天下第一武道会冠军的奖励是《九阴真经》和《九阳真经》两本武功秘籍。各路高手为了获得武林至尊的两本武功秘籍,将要展开你死我活的全力厮杀。最终鹿死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附:第二届天下第一武道会对战表:

        上半区:郭靖——杨过,张三丰——无名。两场比赛胜者争夺一个决赛名额。

      下半区:张无忌——项少龙,孟庆标——段子羽。两场比赛胜者争夺一个决赛名额。

        第一战  郭靖VS杨过

        比赛开始,两选手入场。杨过:“郭伯伯,过儿对不起你了,因为俺想得到《九阴真经》,成为天下第一,哈哈…嘿…”郭靖:“过儿,你这个不肖子孙,竟敢对我无礼,也不想想当初是谁送你去全真教,才使你能够机缘巧遇,成为古墓派传人,哼!没想到你这个乌龟王八蛋竟然恩将仇报。”“得了吧!不要总把道义挂在嘴边,难道你不是也想成为天下第一,才参加这次比武大会?”“哼!我跟你不一样,我郭靖乃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了固守襄阳,抵抗蒙古大军,必须要得到《九阴》、《九阳》两大神功,阻我者死。”“呸!就你那点花花肠子,瞒得了别人,可是却瞒不过我这对贼眉鼠眼,你其实也想称霸武林,成为天下第一,对不?还说什么为国为民,我呸!”

        郭靖听了这话,立马气不打一处来,恼羞成怒道:“既然你小子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只好在手底下见真章了。你是神雕大侠,我是射雕大侠,那就看看到底是你神,还是我能射。看招,‘亢龙有悔’。”话犹未了,郭靖一掌拍出,掌风呼呼作响,响彻整个比武会场,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掌击实,杨过不死也得重伤,谁知杨过不闪不避,反而挺起胸膛,硬接了这一掌,只听“嘭”的一声大响,血花四溅,众人(观众)心想:这下杨过死定了。谁知出人意料,受伤的并不是杨过,而是正用左手抚摸满是鲜血的右手、运功止血的郭靖。只听郭靖道:“小子,你好毒,竟在衣服里放暗器。”“嘿嘿!这叫兵不厌诈,谁叫你那么笨,打之前也不先探探清楚。”“好,算你狠,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中了我十成功力的降龙十八掌,掌中带有剧毒,若没有我的独门解药,七日后你必定会肠穿肚烂,全身发黑而死。哈哈哈。”“啊,没想到你居然会这种邪门武功,难道……”“不错,早在20年前,我就已经拜了西毒欧阳锋为师,当然,这件事除了欧阳锋与我外,无人知道,我为了保住我的侠名,不得不隐藏不用,但这次的比武大会关系到大宋的国计民生以及我的称霸武林的大计,不容有失,嘿嘿,这回你死定了。”“哈哈哈,别忘了,欧阳锋是我的义父,他早就将解药给我了,这点毒伤不了我。”“哈哈哈,你错了,那里面除了有欧阳锋的毒,还融合了我的独门毒药‘含笑半步癫’,中了此毒者,走路时不得面带微笑,否则就会全身发黑而死,是出门旅行、杀人于无形的必备良药,乃哈药集团制药六厂出品。这回你完了,接招,‘飞龙在天’。”郭靖二话不说,一掌拍出。杨过此时身中剧毒,动弹不得,想到今日毙于郭靖掌下,不能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梦断神伤。随手挥出了一招“黯然销魂掌”,只听“嘭”一声大响,郭靖狂喷鲜血,显然受了重伤,不能置信地道:“你……不是已经中毒了吗?怎么还有这么高的功力?啊!”话未说完,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杨过不屑地道:“你那毒是什么破玩意儿,我义父自称西毒,自然是什么毒都能解,你那破毒药,只需一颗‘解毒丸’即可。嘿…你失算了。”“呃…没想到我郭靖英明一世,为了骗取蓉儿的感情,以及洪七公的武功,一生装傻充楞,全都是为了今天,没想到我的前程都被你毁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呃…呃。”一代神雕大侠就此魂归天外。虽然他死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

        哨声响起,第一场比赛结束,胜利者是杨过,只见杨过“嘿嘿”冷笑了两声后,召来大雕,飞离了比赛场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第二战:张三丰VS无名

        只见无名信手站在擂台上,气度从容,给人以超凡脱俗之感,仿佛天神降临于世。离比赛开始还有一分钟,张三丰还未出现。还有30秒…10秒、9、8、7…3、2、1…突然,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自天而降,风度翩翩,引起众人惊叹的目光,但无名却依然是神态从容,不为所动。只听张三丰道:“道家最重要的就是修身养性,像这种破比赛,根本不用着急,反正最后赢的都是老夫,因为老夫今年已经147岁了,已经有127年的功力,你们这些年轻人再厉害也敌不过老夫。哈哈……对了,听说,我那无忌孩儿也参加了这场比赛,不过,如果我遇上了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对了,还有…”“你的废话太多了,不想比的话,就滚蛋。”无名缓缓地说出了这几个字,仿佛对别人说,也仿佛对自己说,似乎世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嘿!看不出你这个年轻人还有点气度,竟敢对我无礼。哼!让你见识见识老夫自创的绝招,‘太极八卦连环如来神掌’。”说完,一掌拍出,不见无名如何动作,只见人影一闪,就已经到了张三丰的背后。背后对敌,乃武者之大忌,张三丰有一百年多年的实战经验而让无名跑到背后仍懵然不知,由此可知无名的武功可见一斑。无名到了张三丰背后,而张三丰掌势仍旧向前,想回过身来挽救已来不及,情急之下只得猛向前冲,可是如此一来就冲出了擂台。

        比赛结束,结果无名一招没出就赢了有127年功力的张三丰,观众没有呐喊,没有掌声,只是瞪大眼睛看着,被这场出人意料的比赛弄得不知所措。只有一个人没有这样,他就是夹在观众群中,冷眼注视这场比赛的杨过,只听他暗自嘀咕道:“哼!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早就看出无名这小子武功不凡,张三丰那老鬼根本就打不过他,还在那倚老卖老。呸!他还是我的后辈呢。”“是啊!我也早就看出太师父不是他的对手,哈哈,不过这样也好,省着和他交手,否则就要背负上一个不孝的罪名。哼!天下第一只是我的囊中之物。”只见杨过身后出现了一位俊朗非凡,长发飘逸的人,不问可知,他就是张无忌。“啊,原来是张兄,你也来观看你太师父比赛啊,不过这些比赛实在没什么看头,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哼,我太师父年纪太大了,早就应该退隐江湖,还跑来参加什么比武大会,活该。希望我能与杨兄在决赛碰头,再见!”话音刚落,只见人影一闪,张无忌已然不见。杨过暗想,没想到这小子武功这么高,我得小心了。

        回看场中,无名依然是风度翩翩地站在擂台上,而张三丰在场外,很不甘心,不敢相信这一切,他实在没想到第一战就输,而且输得如此之惨,对方一招未出,就将自己击败,顿时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唉!罢了罢了。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老了,也是时候退隐江湖了。”刚走了一步,谁知感到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每一寸血管似要爆裂,剧痛难捱,赶忙运功压制,谁知不但没用,反而更加疼痛,张三丰痛得死去活来,在地上打滚,再也没有了一代宗师的风范,突然“嘭”的一声,血花四溅,张三丰身体炸裂,鲜血、碎肉四处乱飞,惨不忍睹。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无名到张三丰背后的一瞬间,已经给了张三丰致命的一击,而现场没有一个人看清他怎样出招,也没有人知道他出的是什么招(作者也不知道)。就这样,一代宗师张三丰死了。但他死得其所,因为他衬托了无名,快哉!快哉!

        第三战:张无忌VS项少龙

        两选手一入场,就传来项少龙惊诧的声音:“咦,这不是明教教主张无忌吗?怎么连你也来参加比赛,天下已是你的囊中之物,你何必来参加这劳什子的比赛大会,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当你的明教教主得了,也免得我费一番手脚(其实是打不过他)。”“废话少说,赶快动手,否则我可要不客气了。”“呦呵!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来了,想我项少龙穿越时空到古秦时代,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俺还是征战沙场的英雄,多次九死一生,还出使过七国,连秦始皇都是我推上皇位的,要不是他最后忘恩负义,焚书坑儒,以至于史书上没有我项少龙的名字,你早就把我当成老祖宗来叩拜了,你算什么东西,想动手过招是吧。好,本大爷就陪你练练。哎呦!”话未说完,脸上已出现了一个血红的手印。原来张无忌刚才见项少龙越说越邪乎,简直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当即随手扇了一巴掌,这一掌是隔空掌法,虽然只用了一成内力,但已将项少龙打得脸颊红肿,眼冒金星。项少龙大怒,当即一掌含怒拍出,掌中扣着一把暗器,蓝光闪烁,很明显是喂有剧毒,项少龙心想,即便这招你避过了,也躲不过我的暗器。果然,张无忌躲开了,项少龙等的就是这一瞬间,猛地扔出了暗器,“啊”的一声惨叫响起,受伤的不是张无忌,而是项少龙,一把暗器钉在他的胸口“膻中穴”。原来刚才张无忌在针及胸口的一瞬间施展绝招“乾坤大挪移”,将飞来的针尽数移到了项少龙的胸口。项少龙万料不到会有此变故,赶忙封闭胸口几处要穴止血,再将针拔出拿出解药敷在伤口上,3秒钟之后伤口完全愈合,连衣服都完好无损(嘿,这解药太神奇了)。项少龙双目含怒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嘿嘿,是你逼我出绝招的。”只见项少龙双手手腕并拢,放在背后,口中念着“龟…派…气…功!”一股炙热的冲击波自他手中发出,射向张无忌,饶是张无忌有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两种神功,也不敢硬接这一招,只好一跃避开,冲击波余势未衰,直冲而上,将天上的星星打灭了一颗。

        “啊…”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项少龙有这么强的功力。可是,项少龙所练的武功主要是招式,并非内力,为什么他有这么高的内力?原来,项少龙在手中暗藏了一颗微型原子弹(是他偷来的),在“发功”的一瞬间,他按动上面的一个小按钮,使其发出强光以掩人耳目,然后再用微型火箭喷射器,使其以惊人的速度发出,所以才有此威力,但没想到还是制不了张无忌。只听张无忌道:“嘿嘿,这回你没招了吧。”“哈哈,我还有很多绝招没有用,我还会很多现代的柔道、空手道、跆拳道以及很多的忍术(什么破玩意儿)。看招,‘影分身之术’。”(哇,火影忍者都出来了)只见项少龙突然分成了几千个人,每人手中都拿着一颗原子弹。项少龙的真身越众而出,站在张无忌面前道:“嘿嘿,我的这个绝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不仅可以复制人,还可以复制武器——原子弹。这回你可躲不了了。”张无忌首次露出恐惧的表情:“等等,有话好说,我把明教送给你,你饶了我吧。”“哼!没门!”说完将手中的原子弹扔向张无忌,而其他的分身也都从各个角度扔向张无忌,就算张无忌有通天之能,也躲不过这一劫,只听“轰”的一声,张无忌被炸得尸骨无存,形神俱灭。利用现代化的武器,项少龙胜利了,尽管赢得不光彩,但还是沾沾自喜。而张无忌却永远的死了,正印证了明教的口号“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第四战:孟庆标VS段子羽

        就在这场比赛中,我们的主人公——孟庆标,终于出场了,只见他迈着矫健的步伐,面带慈祥的笑容,昂然步入比赛场地,而在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位长发飘逸,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那公子一脸紫气,全身好像在发光,足以显示出他的内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不错,他正是段子羽。段子羽突然自口中不急不慢吐出了几个字:“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看你的样子,好像也丝毫不懂武功,竟然也敢来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简直是找死。”孟庆标听了这话,并不气恼,反而反驳道:“不错,我是不能武功,但我在希腊圣域修炼了十年,已经代替星矢继承了天马座圣衣,而且还练就了很强的小宇宙,绝不会输给你的内力。”“哼!大言不惭,如果你能接我十招,我就当场自刎。”“哼!用不了十招,五招之内就能解决你。”“好,那就看第一招‘六脉神剑’。”只见一股剑气自段子羽大拇指中射出。孟庆标毫不慌乱,连忙大叫一声“燃烧吧!我的小宇宙”。只见一团团像火一样的东西包围在了孟庆标的周围,看这样子应该能挡得住吧。谁知……“嘭”的一声,无形剑气竟然穿过孟庆标的“火焰铠甲”,直接击中身体,孟庆标大叫一声,吐血倒地,眼看是活不成了。刚才的六脉神剑,是段子羽融九阴九阳两大神功催发出来的,就算有小宇宙护体,还是难以抵挡这一击。段子羽眼看孟庆标倒地,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只听他道:“切!我还以为这小子有多大本事,竟然夸口五招击败我,原来只不过是个草包。”说到这里,发现孟庆标的手指稍微动了一下,心中一惊。

        却说孟庆标被段子羽以两大神功催成的六脉神剑击倒在地,只道自己肯定活不成了,但自己的身体却被一股信念所支撑,孟庆标在心里不断重复着: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还要为保护女神而奋斗,不能在这里就死了,燃烧吧!我的小宇宙。想到这里,孟庆标缓缓地站了起来,手抚受伤处。段子羽被惊得目瞪口呆,中了自己以两大神功催发出的六脉神剑不死的人,在他的历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那份惊骇实在是高于任何人,但随即又放下心来:看那小子那熊样,撑不了几个回合了,下一招就能送他上西天了。刚想到这里,只见孟庆标抢先出招,出的是什么招?当然是大家所熟悉的“天马流星拳”,只见几千个拳头像流星一样同时向段子羽打开,就算是段子羽速度再快,恐怕也躲不开,连忙运起护体神功,将拳劲尽数卸去,虽然拳头多,但劲道太小,只用了三成功力就尽数将拳劲卸尽。段子羽大怒道:“老子没发招,你竟敢先发招,好,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看我第三招,‘九阴白骨爪’。”双手突然暴长了一尺多长,向孟庆标抓来。段子羽的九阴白骨爪与梅超风、周芷若的不同,比她们的威力强几百倍。当年跟明教教主张无忌决斗时,连圣火令都抵受不住他的九阴白骨爪而漏了五个眼。这下恐怕孟庆标会丧命在他的爪下。只听孟庆标高喊一声“紫龙,借用你的绝招,‘庐山升龙霸’。”顿时有几百条巨龙张牙舞爪,抓向段子羽,看其威势绝不逊于九阴白骨爪。但毕竟段子羽的功力要高一筹,是以尽管以庐山升龙霸之强,也被九阴白骨爪尽数驱散。“呃...”,孟庆标又中了九阴白骨爪,尽管庐山升龙霸已卸开大部分力道,但还是被打的眼冒金星,吐血倒地。但孟庆标凭着他坚强的意志,还是站了起来。

        段子羽冷笑道:“嘿嘿!看来你已经不行了,第四招我要送你下地狱,看招‘六脉神剑’。”“哈哈…哼哼…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是行不通的。天津饭,借用你的绝招,‘太阳拳’。”只见一束强光从孟庆标的头部发出照射到段子羽的眼睛,段子羽一声惊叫“啊!我的眼睛。”眼睛看不见,“六脉神剑”自是失去了准头,只见段子羽狂轰滥炸,擂台上无一片净土,但孟庆标紧紧跟在段子羽的背后,伺机出招。等到段子羽的内力消耗得差不多时,已经是三日之后,孟庆标看出段子羽已经筋疲力尽,知道出手的机会来了,在段子羽背后使出了绝招“天马彗星拳”,只见几千只拳全部汇集在一点,形成一颗彗星,猛地袭向段子羽,段子羽筋疲力尽,无力再躲,被这一拳轰得五内俱焚,晕头转向,已无法再战。裁判判定,这场比赛孟庆标获胜。段子羽喘着气道:“没想到我段子羽武功盖世,连明教教主张无忌都不是我的对手,竟然会败在你小子的手下,呃…呃…呃…呃!咦,我没死。哦,我明白了,没想到你小子到最后手下留情了,收回了部分小宇宙。”“不错,因为我只想赢得比赛,不想杀人。”“哦,那你又为何要赢得比赛。”“为了检验我的实力,我必须与高手决斗,这样才有资格保护女神,因为我是圣斗士。”说到这里,孟庆标脸上露出了慑人的光彩。

        段子羽见状一惊:此子天赋极高,他日成就必不可限量。想到这里,突然像是下了重大决定似的说道:“好!小子,老夫决定将我这一身功力全部传授于你,你可愿意接受?”“前辈,我们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而且我刚才又打伤了您,怎么还能要你的功力,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段子羽摆手止住孟庆标继续说下去,续道:“你不必多说,我意已决,因为我感到在这次比武大会中有一股黑暗的力量,这股力量之强大,连我都要望尘莫及,是以我才要将功力传授于你,是希望你能消灭这股力量,为世人造福。好了,快将双手掌在我的掌心上,我要传功了。”孟庆标听到段子羽说到这里,也就不再坚持,依言将双手放在段子羽掌心,只觉一股暖烘烘的气流顺着双手传到四肢百骸,只觉得全身舒适无比,连忙运气将这股内力归引至丹田。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段子羽收功,脸色苍白,显然是由于将内力尽数传授而使得受的伤又加重。孟庆标感到不再有内力传来,再一看段子羽,大吃一惊“前辈,你…”“唉,没事,我知道我肯定会死,但我培养出来了你这个奇才,也死得其所,快哉!哈哈哈…呃…呃…呃!”这回段子羽真的死了。孟庆标眼睁睁看着段子羽魂归天外,仰天大喊,“前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就这样,第一回合的比赛全部结束,而第二回合(半决赛)将会在一个月后举行。相信半决赛一定会更精彩。

        半决赛之一:杨过VS无名 

        一个月后,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是一个比赛的好天气。会场内挤满了人,显然是人人都期望着这场惊天动地的比赛。哨声响起,杨过与无名分别进场,杨过的背上背着玄铁宝剑,显然是知道这次的对手不凡,所以要豁尽全力。而无名依旧是那副君临天下,仿佛天神下凡的神态。杨过拱手为礼,神态恭敬地道:“小侄杨过,参见无名前辈,过招时还希望前辈手下留情。”“废话少说,赶快动手,我不想说太多。”“他妈的,你这个老不死的,给你点脸还真以为我怕你了,也不打听打听我杨过是什么人,居然敢看不起我,你以为你自己被别人称为武林神话,我就怕你了。看招!”杨过不再多说,拔出玄铁剑一剑刺了过去,这招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包含了多个方位,让人感觉无论如何闪避都会被刺中,可谓非常高明。哪知无名动也未动,伸出食中二指,随手一挥,就夹住了玄铁剑尖,潜运内力,一股强大无比的内力顺着玄铁剑传了过去,杨过感到对方内力犹如奔腾的大海,知道不可硬接,连忙弃剑逃开,而玄铁剑受到无名内力攻击后,竟然片片碎裂,然后碎片慢慢升华,最后化成于无。见了无名这种内力,杨过惊骇欲绝,知道自己绝不是无名的对手,顿时心灰意冷。而无名看到杨过这种情况,知道杨过已无力反抗,已经成为待宰的羔羊,正要挥掌拍下,谁知杨过突然发难,跳起来拍出了一掌。原来杨过刚才梦断神伤,正适合发出“黯然销魂掌”,于是趁无名疏于防范时,突然出掌,发出了凝聚自己所有功力的“黯然销魂掌”。心想这次无名你小子肯定会死于我的掌下。岂知无名连动都没动,随手挥出一掌迎了上去,只听“轰”的一声大响,烟雾弥漫,只见无名负手立于场中,仿佛没有动过手,而杨过却无影无踪,想是已经被无名打得烟消云散。就这样,无名顺利地晋级决赛。

        半决赛之二:孟庆标VS项少龙

        项少龙一进场,看到孟庆标的一身装束,暗想:没想到这小子也是现代人,看来不易应付,不知我那招“原子弹狂轰滥炸功”管不管用。此时孟庆标尽得段子羽全身内力,已气度不凡。但项少龙似乎并不惧怕,心想,看老子先试试你的功力。想到这里,随手扔出一颗原子弹,只听轰得一声大响,整个擂台被炸得粉碎,但孟庆标却安然无恙,仍是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看来孟庆标的武功已经达到了“无”的境界。

        项少龙一呆:“没想到这小子武功深不可测,难怪他那副鸟样。好,既然如此,老子只好出绝招了。燃烧吧!我的小宇宙。”只见项少龙身上冒出一团团火焰,就跟孟庆标决战段子羽时的一样。孟庆标心里一震,脱口而出:“啊!没想到你也是圣斗士。”“不错,不过我和你不一样,你是继承了星矢的圣衣,而我不同。当我在战国时代时,有一次行军打仗受了重伤,掉到了一个山洞里,我一时好奇,就向里走,岂知越走越亮,原来里面放了一件圣衣,和一本古旧的书,上面写着“圣斗士大全”,里面记载着如何修炼小宇宙以及怎样穿圣衣。于是我就按照上面的法门修炼,果然练就了这一身小宇宙,如今的我,即便不穿圣衣,也能打败你。”“哈哈……好!那么我们就以圣斗士的身份战斗吧!”“好!‘影分身之术’(这算什么圣斗士)。”只见项少龙故技重施,分成了几千个人。看来这次孟庆标危险了。

        但孟庆标却临危不乱,将小宇宙慢慢扩散至全身各处大穴,大喝一声“天马流星拳”,只见孟庆标的拳头变成了无数个向项少龙所有的分身打去。这一拳不仅包含了孟庆标的小宇宙,还融合了九阴九阳两大神功,威力惊人。只见项少龙的分身被孟庆标的拳一个个的消灭,终于,只剩下最后一人,“嘭”最后一个爆炸了。“什么?”孟庆标心中暗惊,“没想到所有的人都是分身,那么真身到哪儿去了?”正在这时,在孟庆标身后的地上,一个人缓缓的冒了出来,此人正是项少龙。原来项少龙适才知道“影分身之术”根本对付不了孟庆标,所以早就预留了后招,趁孟庆标凝聚小宇宙时用“土遁术”潜入地底,趁孟庆标打死所有的分身而心神大乱时,突然从背后冒出来。项少龙知道机不可失,忙将毕生小宇宙贯注掌心,一掌向孟庆标“百会穴”拍下,孟庆标想避已经来不及,“嘭”的一声被打个正着,当场狂喷鲜血倒地,突然“嘭”的一声,孟庆标的身体炸开了,啊!竟然是分身,正在这时,项少龙身后的地上,又冒出了一个人头,此人正是孟庆标。原来孟庆标知道项少龙会预留后招,因此早有准备,偷偷的进行了“影分身之术”,留一个分身在场中,而自己以“土遁术”潜入地底,正巧此时项少龙也潜入了地底,于是孟庆标就用了“隐身术”隐藏了踪迹,再跟在项少龙身后,伺机而动,趁项少龙正以为自己取得胜利时,突然钻出来,将九阳九阴两大神功聚于掌心,朝项少龙脑袋拍下,只听“嘭”一声大响,项少龙重伤倒地。

          孟庆标这时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心想:“小样,这回你站不起来吧,哈哈…”刚想到这里,只见项少龙已活生生地站到了眼前。“啊,什么?你…怎么没死。”孟庆标心里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哼…就凭你这点儿功力,休想伤到我,因为我是黄金圣斗士,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青铜圣斗士,怎么可能伤得到我?来吧!圣衣。”只见项少龙双手一挥,一团黄金色的物体从远处飞来,飞近一看,才看清原来是一件黄金圣衣,而且是狮子座的黄金圣衣,圣衣一到项少龙跟前,立即散开“PiLiPaLa”就穿到了项少龙身上,项少龙穿上黄金圣衣,精神大振:“嘿嘿,这回你小子死定了。”

        孟庆标不惊反喜:“嘻嘻,看来我的圣衣也可以重现江湖了。”只见远处也飞来一团物体,却黯淡无光,当然是星矢的天马座圣衣,圣衣还没近身,马上就解散穿到了孟庆标身上,似乎迫不及待想要一展“身手”,孟庆标也穿上了圣衣,精神一样大振,说道:“好,现在我们进行真正的圣斗士对决吧,接招吧,天马流星拳”。穿上圣衣后孟庆标发出的“天马流星拳”威力暴增数十倍,但项少龙穿的是黄金圣衣,不管是防御力还是攻击力,都比以前高数百倍,可以说是不惧任何攻击,到底孟庆标能否打败项少龙进入决赛,而等在孟庆标前面的无名又是一个怎样的对手呢?且听下回分解。

          上回说到,孟庆标与项少龙双双穿上圣衣,孟庆标立马发出一记“天马流星拳”,项少龙一阵怪笑,竟然不闪不避,正面以脸迎了上去,只听“嘭”的一声,项少龙的脸丝毫无伤。但孟庆标却震得双手发麻,一股真气在五内乱窜,忙运功压制,用了半柱香时间方勉强压下。心中吃惊无比,没想到他没有出手就有此功力,唉!我完了,但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继承星矢的精神。想到这里,马上将所有力量聚于右拳,准备发动全力一击。项少龙只是怪笑,因为他知道孟庆标的拳绝对无法贯穿黄金圣衣,所以他有恃无恐,悠闲自得,但突然他感到孟庆标的右拳聚集了很强的小宇宙,心道不妙,若他这一拳使出来,恐怕连黄金圣衣亦抵受不住,必须先下手为强,当下运起全身小宇宙,使出了狮子座黄金圣斗士的绝招“闪电光速拳”,只见无数个拳影以光速朝孟庆标打了过去,孟庆标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光,立即被打中数拳,这些拳包含了项少龙十成的小宇宙,威力自是非同小可,孟庆标马上就倒在了血泊中,但他马上又站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绝不能倒下,自己还要为保护女神以及全人类而奋斗,所以他绝不能死,因此,他站起来了。他,遭受了莫大的冲击,但他始终屹立不倒;他,面对比他强好几倍的对手,依然不屈不挠,顽强奋战;他坚信,胜利就在前方,他就是孟庆标。

        正因为孟庆标有如此坚强的意志,才能令他拥有无尽的力量和小宇宙(唉呀,走题了)。闲话少叙,且说孟庆标受到项少龙十成小宇宙的全力一击,却始终屹立不倒,立时将项少龙吓得面无人色:糟,没想到这小子如此顽强,连老夫的十成小宇宙都奈何不了他,看来,本座只好使出最终绝招“千钧势,鸟敛翼,天雨石”,哼!此招一出,恐怕所有人都难逃一死。当下凝聚所有小宇宙,突然跳上空中,准备借助俯冲之势发动这最后一击。孟庆标从项少龙身上感到很强的力量,知道这一击的威力肯定非同小可,而此时他的小宇宙已所剩无几,势必难逃过这最后一击。没办法!唯有用那一招。只见孟庆标双手一伸,口中念着:“大地、森林,请将你们的元气分一点给我吧,拜托了!”只见有许许多多的能量球从各地汇集而来,凝聚在孟庆标手中,只见手中的能量球越来越大,大有无限增大之势,不错,这招正是孙悟空的独门绝招——元气弹。而此时项少龙亦已将全身功力汇集到掌心,准备发动最后一击,终于,两大绝世高手全都聚功完毕,同时发招,“轰”的一声,两个能量球撞到了一起,爆发出强大的冲击波卷向四周,周围所有观众无一幸免,全被卷入这个冲击波中。只有一个人,仍然纹丝不动,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仿佛世上没有什么事值得他关注。不错,他就是无名。

        周围都已经乱成这样,在两大能量球中的孟庆标与项少龙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但他们全都凭其坚强的意志坚持,但项少龙毕竟是项少龙,整天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怎及得上继承了星矢意志的孟庆标,终于,随着精神意志逐渐崩溃,他的身体亦片片碎裂,终化成无,而此时能量球失去平衡,狂冲而上,直射向宇宙深处,“轰”的一声,摧毁了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威力之强可见一斑。幸亏孟庆标坚持了下来,否则,不仅是他自己会粉身碎骨,恐怕整个地球都会爆炸,所有生物都会灭绝,多亏了他,地球才能平安无事。但孟庆标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他还能出战下一场比赛吗?且听下回分解。

        最终决战:孟庆标VS无名

        上回说道,孟庆标决战项少龙,终于凭其坚强的意志,险胜一筹,取得了决赛权,但此时的他已筋疲力尽,又怎样才能决战实力深不可测的无名呢?正在他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突然,天空中闪过五颗流星,降落在了比武会场,令人诧异的是这五颗“流星”降落在地后,居然站了起来,慢慢走向孟庆标,原来是五个人。那五人一走近孟庆标,孟庆标惊叫出口:“啊!师父。”不错,来的正是孟庆标的师父星矢,以及紫龙、冰河、瞬、一辉。只听星矢说:“徒儿,为师通过无线电信号已知你身负重伤,是以我五人连夜赶来,花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来到此地,为你疗伤,你先乖乖躺着别动,待为师等人立刻输小宇宙替你疗伤。”话毕,马上连同其余四人,以天上的小宇宙为孟庆标疗伤,不仅如此,他们更将全部小宇宙都贯注到孟庆标体内。孟庆标感到星矢等人向自己贯注小宇宙,忙道:“师父,您用不着为徒儿如此耗费。”“哎…你下场对手功力非同小可,为师不得不如此。”孟庆标深知星矢性格,马上说:“师父,如果您把小宇宙全传给徒儿,那你还怎样去保护女神呢?”星矢乃典型的单细胞生物,听孟庆标这么一说,登时收功敛气,道:“嗯,徒儿说得有理,好,你的伤已经好了,而且小宇宙比以前更上一层楼,为师可以放心地走了,希望你能获得冠军,为咱们圣斗士争一口气。这样,他们就不敢来惹咱们,为师就可以少打几场架了。”孟庆标参加天下第一武道会真正的目的是要让他的师父安享晚年,当然,这一切也都是秘密,人们只知道星矢是个战斗狂,怎想到他会是个和平主义者,恐怕这将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说完,星矢就带同紫龙等人,化作五道流星回希腊圣域去也。

        孟庆标得到传说中最强大的五大青铜圣斗士传功相助,伤势已完全恢复,同时感到有五股浩翰无边的真气在体内流转不息,忙运功将其纳入丹田,于是,孟庆标的小宇宙更上一层楼,就算是整个地球,恐怕也会被他一击即爆,突然,孟庆标感到一股很强大的气慢慢靠近,气的来源正是无名。不错,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两选手都已入场,比赛马上开始。孟庆标看过无名的比赛,每场无名几乎没动手就消灭了对手,武功之高简直骇人听闻,是以孟庆标打算先试试他,马上使出“天马流星拳”,无数拳影击向无名,虽然拳的速度及不上光速,但却以超声速打出,岂知拳头甫触无名,便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根本没有人站在前面,但打完拳收功之时,却明明看到无名就在眼前。孟庆标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知他继承了五大圣斗士的小宇宙,不论是拳的速度,还是威力,都足以开天辟地,使群星黯淡,但是却在一瞬间被无名化解于无形,但孟庆标并不心慌,心想:“哼!小样无名,老子看过《风云》,对你的武功了如指掌,不就会个什么破《万剑归宗》,连个绝天神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是老子的对手。哼!看我用哪招来对付你。大地、大海、森林,请你们将元气分一点给我吧,拜托了!”只见无数能量球从四处汇集而来,集中到孟庆标的双手,但是明显比上次小了许多。原来刚才孟庆标在与项少龙决斗时,已经吸收了地球的绝大多数元气,现在地球已经元气大伤,只能勉强“挤”出这么一点点元气,但孟庆标只能忍了,立时将手中元气弹向无名扔去。岂知刚到半空就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显然是被无名吸去了。无名吸收了元气弹后,好似变了一个人,由以前的悠闲从容变得面目狰狞,只见他张牙舞爪,一副要找人打架的样子,开口说道:“小子,没想到你还会孙悟空的绝招,迟早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还是趁早铲除你为妙,看招,“万剑归宗”。”只见无数剑气自四面八方急速射来,速度之快,简直已经超越了光速,孟庆标纵使小宇宙再深厚,也绝对避不过这招,立时身中数十道剑气,倒在地上。

        无名负手傲立,仿佛知道孟庆标必死无疑,正要转身离去, 孟庆标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又倒下了,但是马上又站了起来。只见孟庆标面带怒色说“哼,是你逼我出绝招的。圣衣进化!天马座圣衣!”只见孟庆标身上的圣衣瞬间变成白金色,最后孟庆标全身都笼罩在白光之下,孟庆标道:“哼!想当年冥王都死在这件圣衣之下,你区区一个“无名”小子,又怎能挡住我呢?燃烧吧!我的小宇宙。”孟庆标将全部小宇宙聚集于双拳,准备发动这惊天一击。但无名似乎不为所动,仍然气定神闲,其实却在暗中聚气,准备发出他的绝招“万剑归宗”。“喝!”两人同时发动,只见两道无与伦比 的能量波自孟庆标双拳发出,同时无名的万道剑气也自四面八方向孟庆标卷去,但孟庆标所穿是神圣衣,区区剑气又岂能伤得了他,而孟庆标的能量波直卷向无名,无名终于收起了他气定神闲的态度,用双掌用力向能量波一挡。“嘭”的一声,无名被这一拳轰得双臂尽断,同时全身骨骼散架,整个人如烂泥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不!他没有死,只见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但他全身骨骼已经尽碎,又凭什么站起来呢?只听见他说道:“好小子!居然能把我这副躯壳打成这样。”声音沉重有威严,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什么?你的....躯壳?你不是无名?”“不错!我不是无名,我只不过是利用无名的身体降临到这个世界。”“你....不是凡人?”“不错,我就是众神之王——宙斯。”“什么?”“哼!不必惊讶,我之所以下凡来参加比赛,就是想为冥王报仇,你师父星矢杀了冥王,所以老夫要报仇,但你师父已经告老还乡,所以报仇的事就只能找你。但没想到你小子比你师父星矢更厉害,连本座的身体也给你打坏,不过也罢,正好本神可以恢复自己本来的面貌跟你决一死战。”话毕,只见从无名的身体上逐渐分离出一个光球,这个光球慢慢升上天空,吸收了两颗星星形成了双眼,又吸收了两个月亮形成耳朵,再吸收了一个卫星形成鼻子,再吸收一颗慧星形成嘴,再吸收一个太阳形成脑袋,最后吸收一个黑洞形成身体,于是,一个完美无敌的神诞生了。

        会场中人哪曾见过如此景象,全都害怕得发抖,只听见有人呼道:“妖怪!快跑!”场中人这才如梦方醒,登时跑了个无影无踪。只余孟庆标一个人,孟庆标此时也很害怕,毕竟对手是神,而且还是神的主宰,自己的神圣衣对他根本不起作用。但是他没有逃,因为他继承了他师父的圣斗士精神——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当年星矢曾杀死了冥王,因而一夕成名,威震三界。而孟庆标此时有一个杀神名扬三界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更何况宙斯是神之主宰,如果能杀了他,那么三界就非孟庆标莫属。想到这里,孟庆标登时精神大振,说道:“管你什么神不神,阻我者死!”说完一招天马流星拳击了出去,此时孟庆标穿上了神圣衣,又继承了五大青铜圣斗士的小宇宙,此拳威力已比以前提高了好几亿倍,只见无数颗像流星一样的能量球直向空中的宙斯击去。此时宙斯刚刚完成身体,立时吐出了一团火球,将能量球尽数吸收。不错,这颗火球正是太阳。宙斯乃万物主宰,可以随意操控一切事物,只见太阳吸收拳劲后,余势未衰,直向孟庆标击去,孟庆标艺高人胆大,拉脸就用手向太阳挡去,只听“轰”的一声大响,孟庆标被撞得陷入地下数丈,但他仍在阻挡太阳的前进,虽然他穿着神圣衣,但太阳的温度非同小可,数分钟后,他的圣衣已开始熔化,又逐渐蒸发,最后化归于无。眼见自己将要葬身太阳底下,突然灵机一动,使用“元气弹”中的“吸”字诀,吸收太阳的元气。“”元气弹可以吸收世上一切事物的元气,太阳也不例外,只见太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尽数被孟庆标吸收。孟庆标有了用太阳做成的元气弹,二话不说,立时将之扔向宙斯,心想:“宙斯你小样再厉害,也肯定挡不住太阳的元气弹,嘿!只要你死,我就是天下第一,哈哈......。”刚想到这里,只见宙斯避也不避,突然张开双手,只见他的身体逐渐形成了一团漆黑的事物,不错,他的身体已经形成了黑洞,太阳到了他的身前迅速被他的身体吞没,最终化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啊,完了,完了......连太阳都打不死这小子,看来吾命休矣。”孟庆标在心里不停地念着。突然,他想起了他的师父星矢,以及女神雅典娜,孟庆标醒悟:对,我不能死,我还要保护女神,因为我继承了星矢的遗志,所以我不能死。当下将所有的小宇宙贯注右拳,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宙斯在天上,悠闲地看着,因为他知道孟庆标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过自己的,此时的孟庆标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再无还手之力。说道:“小子,看在你那么急着送死的份上,老夫就送你一程吧。”只见宙斯双手一挥,立时有无数颗星星被吸附于其掌上,突然双手下压,成千上万颗星星直坠而下,齐袭孟庆标。孟庆标此时正好棸集完全部小宇宙,使劲向上击出。“轰”的一声,孟庆标的拳与星星撞在了一起,但毕竟还是挡不住星星强大的压力,被压得陷入地面,越来越深,直陷向地心,地心岩浆之火奇热无比,此时孟庆标已无圣衣护体,眼看必死无疑。突然,孟庆标看到左边有一个地洞,立时钻了进去,方免去遭岩浆熔化之难,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他发现身处地洞深不见底,于是一步步向洞内深处走去,走着走着,突然看见前面有一处亮光,于是走了过去,只见前方有一个石桌,桌上放着一个锦盒以及许多书。孟庆标走过去,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封信以及一颗丹药,这颗丹药遍体通红,犹如夜明珠般闪闪发光,适才孟庆标见到的亮光就是它发出来的。孟庆标心想:“不知这颗丹药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挺好吃。”放下丹药,又去看那封信,只见信上写道:

        Dear sb:

        旁边这颗丹药,名为“神农亿草天下无敌至尊金丹”,乃为师采集天外陨石上的奇珍异草、天山雪莲、长白山万年野人参以及万年以上的灵芝和上古异兽遗骸之精元,融合火龙内丹、凤凰之血、万年蛇胆,吸收日月精华达七七四十九天,吸取地心岩浆之热气、千年寒冰之寒气,并用三味真火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内,炼制九九八十一天,然后穿越时空隧道到远古时代收集盘古大师之遗骸并提取其精华,再到太阳中心收集太阳黑子九九八十一颗,然后去银河系的中心——黑洞去收集里面多年来积攒的阳光八八六十四束,再穿越虫洞到另一个宇宙去收集异次元世界里面的天地之气以及各种奇珍异草、异兽精元,然后再到黄道十二星座去寻找十二件黄金圣衣,并经加热、灼烧、萃取使之变成水,再收集地球上的七颗龙球召唤出神龙后将其杀掉,提取龙眼中的眼球蛋白,然后再集齐十大天神兵之精元和十大魔神兵之异能,再杀死孙悟空、六耳弥猴、通臂猿猴,并提取它们的猴脑,再提取猪八戒的耳朵、唐僧的心脏中的血红蛋白及维生素,然后到印度杀死如来佛祖并提取其血液以及其座下莲花之水分,再去南海收集观世音菩萨的玉颈瓶中的露水,然后到天界收集天上众仙之灵魂五五二十五个,再到地府收集死魂六六三十六个。然后将天上之蟠桃及地上之人参果尽数采集,最后再去天之涯、海之角收集女娲补天用的五彩神石,并将以上之物品全部拿到太阳中心利用其中心之高温炼制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历经了无数个日月方始炼成的绝得不能再绝的绝世丹药,汝服食后可增长一千万亿年以上的功力。并可使你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枪打不死,炮轰不烂,原子弹炸不死,氢弹也不管用,日月也不能与你争辉,天地会因你而暗淡,太阳会因为你吹一口气而熄灭,地球可被你当成足球来踢,宇宙各地可随你任意遨游,天地万物会对你俯首称臣,放眼宇宙,舍你其谁?!!!啊哈哈哈......I must stop now ,Best wishes for you.                                                        Yours,    张无忌绝笔                                                2005年10月10日

        后记:服食此丹后,如不配合一些武功秘笈,则会产生副作用,轻则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重则身死魂灭,被打入十八层地犾,永不超生。下面,为师将为你介绍应该学的武功秘笈。

          首先,要练成《九阳真经》和《九阴真经》,打通任督二脉,将真气在体内流转十二周天。其次,要练成《乾坤大挪移》、《独孤九剑》、《北冥神功》、《凌波微步》、《一阳指》、《六脉神剑》、《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弹指神通》、《玉箫剑法》、《蛤蟆功》、《斗转星移》、《混元功》、《金蛇剑法》。最后,要学会所有东洋忍术,以及柔道、空手道、跆拳道。以上所有武功,必须全部练会,缺一不可,否则就会走火入魔。这是为师留给你的最后的遗言。切记!切记!Good luck。(为师乃天下拳脚第一、剑法第一、刀法第一、枪法第一、双截棍第一、内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大宗师,哈哈哈哈哈哈......Pia——于是,我就这样死了。)

        看完这封信,孟庆标大吃一惊,没想到这颗丹药这么厉害,不知是真是假,唉!管他呢,先服了再说。等等,张无忌不是死在比武大会上吗,又怎么会有时间写遗书呢?原来张无忌早在十年前,为了应付这次的比武大会,已经炼成了此丹,并且他知道无名就是宙斯,打算在与无名对决时服了此丹,就可一举夺得冠军,但哪想到在第一回合就败下阵来,而且还被炸得尸骨无存,但是他死不瞑目,因为他还没有服用此丹药就被人杀死,实在很不甘心,于是他的灵魂由于有太多的不甘心而无法升天,一直在宇宙间飘荡,终于飘到了这个藏丹之地,但此时自己已没有了肉身,无法服食此丹,于是写下了遗书,希望后世有缘人能觅得此地,服了此丹,继承自己的遗志,写完之后,他的灵魂就升天往生极乐(前事实)。谁知世有凑巧,正好孟庆标被宙斯的绝招轰至地底,才能寻得此丹,否则丹药藏在这么隐密的地方,凡人又怎能发现呢?

        话说孟庆标正在疑惑,自己是否该服用此丹,心想,“反正我也快要死了,就赌一把吧。”想完,立时将丹药送入口中,吞入肚内,突然,孟庆标感到自己体内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有很多真气在体内狂轰滥炸,横冲直撞,仿佛要冲破身体,发泄出去,霎时感到无比难受,快要死了。心想:“难道我真要丧命于此?”这时他看见信的背面仍然有字,念了一遍,才知道原来还需要练这些内功心法,那么桌上的书应该就是这些心法了。原来适才孟庆标看着遗书,发现这颗丹药实在是独一无二,厉害无比,狂喜之下也就没有发现信的背面有字,以至于真气在体内乱窜,幸好及时发现背面的字,又找到桌上的武功心法,依法修炼,慢慢将真气纳入丹田,至此才幸免于难。每练完一套武功,孟庆标都感到功力倍增,练完后,只感觉自己的功力足可毁天灭地,于是收功,慢慢走到洞外,只见上面赫然有一道自己掉下来的轨道,轨道直通天空,于是运起一成功力,用力一跳,只见孟庆标犹如流星一般直冲天际,一直冲到了宙斯眼前。此时,宙斯正在庆祝自己的胜利,准备回归天界,突然眼前冒出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刚才被自己打“死”的人,心里怎能不惊。再仔细一看,发现此时孟庆标的修为已达到了“神”的境界,暗想:“这小子怎的跟刚才判若两人,不要紧,无论是谁都打不过我宙斯,嗯,先下手为强,杀了他。”想到这里,立即伸手抓来三颗星星,用力一挥,三颗星星分上、中、下三路向孟庆标打去,岂知孟庆标竟然不闪不避,只听“嘭”的一声,三颗星星同时粉碎,但孟庆标却毫发无伤。“什么?”宙斯心里无比震惊:“刚才的星星包含了我五成功力,岂知他不闪不避,居然能粉碎我的五成功力,他到底得到了什么武功?”

        孟庆标虽成功粉碎了宙斯五成功力,但亦不好受,因为他刚才用了七成功力的护体神功,才能勉强挡住宙斯那一击,而且还感到五内俱焚,非常难受,心想:久战对我不利,必须速战速决。立刻伸手抓来五颗星星,向宙斯掷去,但宙斯有黑洞防身,又岂怕区区星星?果然,只见宙斯张开双手,用黑洞将五颗星星尽数吸收。正当吸收完毕,要合上黑洞时,突然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正在和他的黑洞对吸。原来孟庆标知道区区五颗星星根本伤不了宙斯,只不过想让宙斯 张开黑洞,自己好趁机运起《北冥神功》与之对吸,此时孟庆标因服了“至尊金丹”,增长了一千万亿年功力,《北冥神功》的吸力已足可与黑洞抗衡,只见两大超强吸力在相互吸引,周遭所有事物亦都被吸扯进去,处在核心的两人当然不好受。突然只听“轰”的一声大响,吹走了三个星系,终于一切平静下来。

        只见两人都汗如雨下,不断喘气,看来刚才这战两人都消耗了不少功力。孟庆标心道:“虽然我吃了至尊金丹,但跟宙斯相比,恐怕还是有所不如,必须速战速决。”立即高举双手,使用“元气弹”,只见周遭不断有能量球向孟庆标手中聚集,孟庆标手中火球不断增大,直至与地球一般大小,此时孟庆标功力大进,“元气弹”亦比以前强好几亿倍。宙斯看了不禁骇然:“这小子怎么会聚集如此大的能量,不过没关系,他伤不了我的。”宙斯刚想完,孟庆标已将“元气弹”扔了过来,“元气弹”威力无穷,而且体积巨大,宙斯避无可避,眼看就要中招,突然,“元气弹”凭空消失了。“什么?怎么回事。我的元气弹怎么会......”孟庆标不断在心里说着。“哈哈哈,你的元气弹是消失了,是被我的反物质中合了。”“反物质?”“不错,我可以操控宇宙的一切,当然也可以操纵反物质,也就是说,你根本没可能打赢我。”“啊!不错!我根本打不赢他,就算我吃了至尊金丹,但是如果他有反物质的话,就可立于不败之地,我该怎么办?”孟庆标一阵胡思乱想,突然灵机一动,一拳向宙斯打去,跟着又是一脚,与宙斯展开贴身肉博。宙斯料不到孟庆标会有这招,登时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异常狼狈。孟庆标道“哼!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的反物质虽然可中合能量,但对拳脚却无效。但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对拳脚功夫一窍不通。这也难怪,因为你平时无需动手,只需一指一点,或让别人代劳即可,嘿!这下你完了!”宙斯冷笑道:“哼!凭你这点花拳秀腿就想打败我,简直妄想。”说完,运起护体真气,任凭拳打脚踢,却未伤分毫。孟庆标无奈,只好罢手,道:“好了,游戏到此为止了,我要出我的最后绝招,终结一切,你等着下地狱吧!”“哼!大言不惭,好大的口气,看你还有什么招。”

        孟庆标沉默无言,运起全身功力,准备发动这最后一击,只见周围的风慢慢向他身边聚去,接着天上的云也一起围到了孟庆标的身边,风和云混在一起,产生了一股空前强大的气流,不错!孟庆标正是要使用风云合壁——摩诃无量。只见孟庆标周围的气流越来越大,真正达到了摩诃的无限强大,巨大的气团连绵不断围在孟庆标四周。宙斯看了这阵势,知道孟庆标要展开最后一击,当下不敢怠慢,运起全身护体真气,准备硬接这一招。“接招吧!摩诃无量。”只听孟庆标大喝一声,接着将周围气团一层一层的向宙斯击去,宙斯挺掌接去,刚一接触,只听“喀嚓”一声,宙斯双臂骨骼尽碎,人亦被这股强大气流打得倒地不起,痛苦衰叫。孟庆标看到这招终于将宙斯打败,心下大喜,冲口说道:“嘿!这下你彻底完了,让我下一招送你上西天吧。”“哈哈......没有人可以杀死我,只有我自己才可以杀死自己,看我宙斯的最后一招——宇宙大爆炸。”当年的宇宙大爆炸也是宙斯所为,只不过是他引爆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引爆一根手指就有如此强大的威力,造就了万物,才有了地球的诞生。而这次宙斯誓与敌人同归于尽,想要引爆全身,发动宇宙史上最强的一次爆炸,此招一出,恐怕整个宇宙亦将毁于一旦,诸神都要灭亡,到时恐怕天地一片黑暗,一切皆化为无,什么都没有了。

        宙斯此时全身通红,浑身散发着一股蒸气,眼看就要爆炸。孟庆标登时慌了,心想:“糟了,没想到这厮还有这招,就算我有风云合壁——摩诃无量,但恐怕也应付不了这招,看来,我今天要——与天俱亡。不行,我不能死,也不能让他发招,否则天、地、人都要灭亡,女神也就死了,不行,我要保护女神,好!我跟你拼了。”当下运起全身功力,“至尊金丹”的功力全部被其凝聚于掌心,产生一股空前强大的能量球,又在能量球上加入自己练的所有武功,同时,吸收了宇宙一切生物的元气,再运功将它们压缩至一个拳头大小的能量球,最后吸收天地之中的风和云,产生一股无可比拟的气团,正是摩诃无量,于是慢慢将摩诃无量的力量融合到能量球中,只听“轰”的一声,所有能量全部融合,产生一股绝不逊于宇宙大爆炸的力量。终于两人同时发招,宙斯发招后,登时血花四溅,粉身碎骨,产生的碎骨碎肉更融入到宇宙大爆炸中,直向孟庆标砸去,孟庆标立时将手中能量球扔出去,硬撼宇宙大爆炸,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炸飞了一万个河外星系,爆炸声终于停止了,一切又化为平静。只见宙斯已烟消云散,无影无踪,想必已经自爆身亡,魂飞魄散。而孟庆标此时由于用尽了功力,已经力竭倒地睡着了。此时的他,由于用尽了“至尊金丹”和自己的小宇宙,已经与平常人无异。突然,天上闪过一道流星,一个人掉了下来,此人正是星矢,只见他走到孟庆标身边,给他喂了一颗药,此药名为“失忆丸”,顾名思义,就是能使人失去记忆。只听星矢嘿嘿冷笑了两声,“嘿嘿,你做得很好,没有辜负为师对你的期望,但你今后会失忆,不会记得自己干过什么,你诛灭宙斯这个故事,就由为师替你承担吧,到时候我会成为灭神的英雄,而你只会是一个无名小卒,哈哈哈……”说罢,扬长而去。

        孟庆标慢慢醒转,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圣斗士,忘记了自己击败了宙斯,只记得自己是XX一中高四7班的学生,于是回到XX一中,过着平凡的生活...... 而星矢这个卑鄙小人成了灭神英雄后,整日征战沙场,最终身首异处,被人五马分尸……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