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错误的认知

能被记录的故事都只是腻生命中遇到的风景。是真是又如何,你能写下来的时候,就代表你已经过了那个最痛苦的时候。

其实你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过,只是文字记录的仪式感和他人给予你的安慰让你变得自以为是。

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摔倒了,没人看到,你只能默默爬起来拍拍屁股。等有人来了你再对他们嗷嗷哭的诉说着你摔跤了,很疼。

再长大一点,你摔倒了,四处看了看,没有人,嗷嗷哭得鼻涕眼泪流。等有人来了,你赶紧偷偷的擦掉鼻涕眼泪强忍痛楚,笑着对别人说,没事。

摔倒了,真的不疼吗?你只是不想表现出来,你长大了,你知道有人会担心,有人会心疼。你咬了咬牙,吐了口唾沫,去他妈的狗屁。

过了很久,别人问起,你手腕上的伤疤怎么回事,你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事,以前摔的。别人问你痛不痛,你轻佻一眼,这么点小伤口,不痛。说这句话的时候,手腕上的伤疤突然火灼一般刺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