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贞观乱(一)·第三章

回目录

第三章:虎落平阳求脱处,心系立功惹祸根

“那个姓卢的还敢打我,这哪里是打我的屁股,这分明是在打您的脸嘛”金元占苦苦抱怨着。

“你闭嘴,你的屁股是你的脸,我的屁股才是我的脸”金元占正跪在这人前面,而这人亦是愁绪满怀。

“少爷,自上元节已过去了三月,可王总管那一点动静都没有,玉壁他倒是拿回去了,可这批兵器…”金元占说着。

“王守财根本就是用完了就想摆开我这个累赘,明着运送那么多兵器,暗地里却是为了那个玉壁,我有一种感觉,王守财所做之事,他,一定不知道。不过现在这些东西砸在了咱们手里,迟早有一天得被官府发现,而且一旦被官府发现,咱们就得回去。”

“自我们被他们控制,这一年他借着您的名声得了那头多少好处,可咱们要是出了事,官府又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咱们就是吃哑巴亏,唉,这样的日子,还不如回去呢。”金元占无奈地摇着头。

“哑巴亏,受制于人的滋味我也受够了,可身边都是他们的人,我的手下根本派不上用场。”

“少爷,……唉。”金元占抬起头看着他眼前这个早已不复当年英姿的少主人,欲言又止,只是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如今落到这个地步,我又能有什么办法”那少爷只是在默默念叨,忽地眼前一亮,嘴角微微扬起一丝邪笑,“对啊,既然身边都是你的人,他们要是出了事,不知道你们谁会来管呢”

“元占”那少爷将金元占唤了起来交代了具体,金元占听了虽紧缩着眉头,倒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三月将末,正是暮春。草长莺飞,落红纷纷。

“秀仪快点,去晚了东西就要被薛弘他们吃完了”路淑云一边大声嚷嚷着,一边拿着刚才打下的兔子向着前面的篝火堆跑去,在那里,薛弘他们已经在烤着打到的猎物了。

“你们这群小子,东西留着点,这边还有三个女的呢”

“女的,我怎么就看到两个,啊,对了,你不能算的”慕容卿说完,引得旁边的薛弘陈林安赵仕岚三人是哈哈大笑,路淑云自讨了个没趣,只好悻悻地坐下来,处理着那只兔子。这时卢秀仪和敏儿也赶到了,只是一句话也不说,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了起来。

“秀仪啊,要不要吃这个鸡腿”薛弘率先打破僵局开口问道。众人只是在一边斜眼看着,似乎都在等着这一场好戏。

“我们家秀仪不吃花花公子的东西”见薛弘递东西过来,敏儿立刻推了回去,语气继而变得高挑了,“你可以留着啊,等明天回去了给梦莹吧,我猜她应该不会扔掉”

“我跟秀仪说话,关你什么事”薛弘略有怒气的对道。

“你跟我横什么,我也没说错啊”

“行啦,你们两个又在吵什么”一直沉默的卢秀仪终于忍不下去了,站起来说到“梦莹今天没来就是不想让我们不开心,说句实在的,为这点事吵架不值得。”

“秀仪,”敏儿惊叹之余,也感慨着家中有个姐妹的幸福,看得出来,秀仪和梦莹真的感情很好,既然当事人都不在意,自己还是负责把卢秀仪逗开心吧。

正当敏儿站起来想要扶秀仪坐下时,一支箭“嗖”的从林中飞了出来,带着一阵呼啸的风声射在一旁的树上。薛弘见状,急忙喊了下人去林中搜那射箭之人,只是那人走的太快,根本连他的影子都不曾看见。

“走,我们去看看那箭”最先反应过来的慕容卿只好叫大家去查看那箭,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最好能知道箭的主人是谁。看刚才那箭的飞行方向,似乎并不是为了取人性命。等众人拿起箭来仔细观察,才发现箭头乃是钝面,箭头下方用线将一封纸条绑在箭身上,薛弘见到信,将它拆了下来,几个人围过来看,那纸条上只写着“幽州南门”四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是有人想给咱们报信”慕容卿说

“可为什么要给咱们啊”路淑云一脸茫然。

“以这种方式报信,要是给那边的大人们,他们还能逃走吗?”敏儿分析道。

“敏儿姐姐你说得对”秀仪附和道“咱们赶快去找薛义,马上回府和我爹说这件事”

“嗯”几个人也立刻将刚刚的不愉快抛到脑后,收拾东西坐上马车,赶往别驾府。

“秀仪,你真的…”敏儿和秀仪坐在一辆马车上,又不经问道。

“好啦敏儿姐姐,我真没事,咱们这些人一共才在一起几天啊,哪有那么深的感情,就像你说的,花花公子嘛”秀仪说罢,还故意露出一副嗔怨的表情,只是那一瞬微妙的变化敏儿却是看在眼里,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反正啊,我最讨厌变心的人了,不,是恨。”

次日巳时,幽州南门。

“哎,你说,昨天那报信的人是不故意骗咱们?这都快午时了,也没看见形迹可疑的人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啊”薛弘抱怨着,此时,他正和慕容卿,赵陈陆他们四个躲在城门旁的小巷中“伺机而动”。

“你活该,谁让你早晨不吃呢,我说要不咱们走吧,在这我觉得也帮不上什么忙”

“哎慕容卿,你怎么现在就说要走了,事情还没办呢,你想啊,觉缘方丈那里,要是咱们有点什么功绩,还怕不收咱们为徒吗?”薛弘解释。

慕容卿还想反驳几句,后面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回头看见是秀仪,梦莹和敏儿,反而吓了一跳。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的?”

其他人听见慕容卿这样问也才回过头来听着答案。

“你们啊,鬼鬼祟祟的,藏也不藏好,城门那边把你们这儿看得一清二楚,要不是守城的刘将军在府里见过你们,现在你们早就在狱中了”敏儿上来先斥责一顿,好像是下马威一样。

“啊,刚听见你们说饿了,我这里带过来的东西还有一点,你们先吃吧,等会我再让父亲送过来一点”秀仪说罢,便要把吃的分出去,在一旁的梦莹却一把摁住秀仪的手,

“不是说好了让他们求一下才给吗?秀仪你怎么变卦了”

“不是变卦,梦莹,干嘛啊,你这什么时候都能玩的起来”秀仪道。

“真是的,看来敏儿才和我是一条心,哼”

秀仪笑了笑,把东西挨个给薛陈赵路和慕容卿发了“还是秀仪好”,“我自己拿吧”,“谢啦,秀仪”,“我吃了饭才来的,才不像他们男的那么傻”,“谢啦”

可眼看都要过了午时,这边仍旧一无所获,其他的城门也都部署了守卫,若是有事发生,也应当能察觉,这几人毕竟是孩子,守了一上午,自是有些挺不住,只好意犹未尽的离开南门,就暂时先去府里等消息,所谓冤家路窄,就在回府的路上,遇到了金元占。

“啊呀,这不是卢府大小姐吗?咱们还真有缘分,小人在这里给您问安了”金元占满脸堆笑。

“金老板记人倒是记得清楚,这次又要去哪倒卖这么多货物啊?”

“瞧您说的,小的当初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敏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记恨在下”金元占继续赔笑着说着。

“金老板倒是消息灵通,连名字都打听出来了”敏儿回他

“这做生意的,消息若是不灵通还怎么做生意啊”金元占顿了顿,又继续说“那小人就不陪二位小姐了,这货物可不能耽搁啊”

说罢,拱手施礼就要转身离开,秀仪象征性的还了礼,目送着商队缓缓走过,因为路太窄,总有商队的伙计碰到他们,惹得敏儿直叫晦气。几个人缓步走回别驾府,才要进正厅,便被守门的侍卫拦了下来。

“周大哥你拦我做什么啊?”

“敏小姐,不是我拦你,你来府里这么长时间了,也该知道不能带兵器进去,今天怎么…”

“我身上哪来的兵器啊,周大哥”敏儿满脸的疑惑。

“小姐,我的职责就是保护大人,你身上有一股子擦拭兵器用的火油味,虽然极淡,但是常年的军人一定能闻出来”

“我是越听越糊涂,嗯”敏儿说着,把她随身带着的布袋子翻起来给他看“你看,袋子里就这些东西”

那守兵向里一看,眉头一皱,从里面拿出一个囊包似的东西,“味道是这里面的,可是小姐,你怎么随身带着火油啊”

“这……我没见过这东西啊,哪来的,哎,你们看,这底下还有一个…”敏儿把下面那个小香包拿出来,摸着手感像是里面有东西,打开一看是张纸条,和昨日的那张无二,就连纸条上的字迹也是和昨天一样“幽州南门”。

“这,”几个人一下子傻了眼,“敏儿你快想想,这是什么时候在你的兜子里的”

“早晨还没有呢,……等等,你们刚才有没有被金老板的那些人碰到”

“没有,一直躲着呢”

“是金老板,对,就是他,咱们几个人里就我身上是有放东西的袋子的”敏儿似乎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事,

“薛弘,你们赶快回到南门去,千万不要让刘将军放金老板他们出城,快去,快”

虽然不知道敏儿明白了什么,薛弘他们还是很快冲了出去,喊守卫的兵士牵过马来,几个男的上了马飞奔着向城门赶去。

等远远地望见了城门,再向前一点,正要喊“拦住那个姓金的”,守城的兵士已然动起手来。原来金元占刚刚到城门时,就径直一人在前面等着检查货物,就在大多数的士兵都被叫过去的一瞬,金元占解下马车上的马,一个纵跃飞身上马,以近乎精湛的策马技术在众人眼中逃去了。刘将军反应也不慢,一声令下,士兵和伪装成小厮的那些人打斗起来,薛弘他们赶过来时,笨手笨脚的帮上了忙,拿起刀剑什么的也没什么章法,反正看见人挥刀下去就对了。打斗了没有一会儿,对方虽厉害,但毕竟人手不够还是败下阵来。

“将军,跑了一个”

“知道了,把这些人先带回去,留下一队人好好清点这些东西”

“走”人家不愧是当将军的料,说话做事就是不一样,再看那几位说是来帮忙的,正激动的满脸红晕,人家都把人押走了才反应过来,扔了手里的东西在后面跟着,毕竟嘛,第一次见这种“大场面”。

“行啦,你们赶快回去吧,再晚一会儿就要宵禁了,到时候你们想走也走不了”路淑云拦在公堂前对着一直守在那里的薛弘他们说到。

“那你在这儿干什么,”

“哈哈,我不怕啊,大不了和秀仪她们睡在一起,反正我是女儿身。”

这话一出,把他们是气的哑口无言,还没有理由反对。最后还是慕容卿一句“大不了明天再来”,几个人这才依依不舍地走开。

夜已深,卢晋元的屋中却依然亮着灯,崔氏和卢晋元相顾无言的坐着,而他的脑海中却一直回想着刚刚在牢中的一幕幕。

“大人,共发现三百甲胄与兵器”

“老实交代,这么多的甲胄要运往哪里”兵士问道。

“回答问题之前,我想问大人一个问题”

“大胆刁民,你还没有回答大人的问话。”

牢里的犯人不惊不慌的讲着“卢大人,我相信你应该还没有忘了‘铜钱三百万贯’这个数目吧。”

卢晋元当然记得这个数目,那是那封密信里要求他换取全族平安的数目,眼前的这个人显然是和对方一起的,可商人金元占既然和这些人是一起的,而且现已畏罪潜逃,必定也和此事有关,可他为什么又要让他们被发现抓住呢。

“卢大老爷,今日你拿来了这些兵器其实算不了什么,可明日期限一到若是拿不走钱,你可知会失去什么,是你的命,夫人的命,还是你宝贝女儿的命呢?”

“你休想用我女儿来威胁我”

“卢晋元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比我还要危险,要是你一不小心惹恼了我们少东家,他可是有实力让整个卢氏来陪葬。”

…………

“老爷”,卢晋元浑身一颤,回头看见是妻,拭去额头上的汗珠,缓缓说着“你还没睡啊”

“老爷从回来便一直是这个姿势,今日在牢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玉容,你可还记得那封信……”

长久,待卢晋元说完了,崔氏道“老爷是想把秀仪送走?”

“对,咱们还得在这,不能被发现逃走了咱们女儿。崔钰才刚走没有多少时日,要不咱们把他喊回来,带着秀仪离开。”

“老爷是想让秀仪一起去长安,办法虽行,可就怕秀仪她受不了这样的苦”说着,崔氏的泪便悄然滑落了。

“玉容,秀仪不是还没走吗?不要哭了”

“妾身不是哭,只是有些舍不得,老爷也不要烦恼,我这就给钰儿写信,他们既然限了日期,只要钰儿能在那之前接走秀仪,我就放心了”

“嗯,”而后,一夜无眠。

再说那金元占自飞身上马后一路不停,从幽州一路向南,直至确认没有追兵,才停下辨认了方向,拐道向着计划中与少主会面的地方驰去。行到途中,却被绊马索绊倒,身子还没站稳,从树林深处冲出来一批人,压着他朝着那个本来是少主人指给他的会面地点前去。

“你的手下不愧被称为谍羽,谍情探报果然名不虚传,连我在哪儿都一清二楚。”

说话的此人正是金元占的“少主”,这里乃是幽州城南十里外的一间破庙,是他与金元占定下的会面之所,只是这时,他的对面却是坐着一个带着青鬼面具的年轻人。

“高藏王子客气了,你也不差嘛,连我的用人来自哪儿都知道,看来,你的手下也不输谍羽。”鬼面年轻人似笑非笑的说着。

“报,抓到金元占”这时,一个同样身着黑衣,面罩恶鬼面具的“小鬼”进来报告说,破庙外,黑压压一片,早都成了鬼面人。

“把他带进来”鬼面老大轻轻的说了一声,却把高藏惊的不浅。

“少主”金元占被束缚在地,抬头看着高藏。

“金老板真是有勇有谋,早就知道自己会被抓,跑的还真快”鬼面老大才似笑非笑的说完,声音陡然变得恶狠,“高藏,我知道这是你在搞鬼,可就算让官府发现了我的行踪又如何,他们能奈我何?要是想活命就给我老实点,若有下次,你和这个下人就一起去见你的老爹,杀死一个在外的隐患,没准泉盖苏文还能再给我点好处”

鬼面老大动动手指头,手下的人便会意,“蹭”的拔出刀,金元占慌张大喊着“少主救命,少主,少……”还没等他话说完,便在高藏眼前毙命,

鬼面老大冷道“来人,送高藏王子去渡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押送出去的高藏突然之间就像是疯了一样狂笑不止,笑声中夹杂着绝望,无恋,还有一种鬼面老大体会不到的感觉,那是他的坚强,他要好好看看,这个鬼面老大背后的人究竟背着他藏了多少秘密,他想要看到这个玩弄他的人最后究竟是是怎样的一番结局。

“主人,那批甲胄如今已落入卢晋元之手,是不是要派人弄回来?”

“不用了,我们不缺这批甲胄,倒不如将错就错,把这个东西送给卢氏好了。只不过,我送的出去,却不知他范阳卢氏敢不敢接呢,走,去幽州。”鬼面老大伴着滚滚雷声冷冷的说,“看来,是有一场大雨终于要来了”。外面,墨一样的云在翻滚,风声萧萧,雨不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一个婢女,5岁被卖进将军府,在我十二岁时,将军娶了夫人,我便从老夫人的婢女变成了将军夫人的婢女,只是主子变了而...
    猫仔mzai阅读 87评论 0 6
  • 黑白无常嘻嘻和哈哈被秦红娘重伤,夹着尾巴一溜烟的跑回了天秦地界的鬼王宫。百鬼夜行数百鬼民没有跟着回来,这事情是兜不...
    田木弓长阅读 460评论 7 32
  • 第二天天将将亮,外面便已隐隐传来士兵行走的声音。 甲盔的声音我并不陌生,小时候爹爹曾带我去过军营,爹爹说,将军府的...
    花深处阅读 31评论 0 2
  • 嫁给我不喜欢的公子 作者:慎独少女 先婚后爱的甜甜故事。有车车!!! 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慎独少女阅读 1,384评论 0 12
  • 三月,水涧国内 正午的太阳是那么的热,两旁的树热得快低头了。 路人赶紧缩到树荫底下盛凉。因此大树下也多了两庄生意 ...
    凤舞啊阅读 3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