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爱就有一切——怀念诗人冰心

柳哲


冰心,20世纪的同龄人,20世纪的文学大师。在读者心中,冰心是永远的;在我心里,冰心是一位爱心的“圣母”!

每当我路过北大燕南园和临湖轩时,每当我漫步在北大未名湖和湖心岛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冰心,因为在这里,老人留下了大量的足迹。她曾在这里求学、生活、执教、结婚,北大是她的梦,燕园是她的家!

我与冰心的缘,来自一次通信,在其逝世后,还送过她最后一程。虽然她离开我们至今已整整18周年,但她的爱,却时时温暖着我。1996年3月,我到北大中文系进修,我的老乡陈玙女士是冰心的亲戚,长住老人家照顾她。由于这一层关系,我有机会走进冰心的书房,感受冰心的爱!

冰心的书房,书架上整齐有序地摆满了书。陈玙女士告诉我,冰心老人早已把她藏书的一部分捐赠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成立了冰心文库,另一部分就赠予了她的家乡福建长乐。书架上的冰心头像雕塑,和蔼可亲,仿佛在对着我微笑,我情不自禁地与她“合影”留念。

看着这书这像,我感觉老人好像就在屋子里行走着,空气也变得温暖起来……那是1994年的6月1日,在浙江老家的我做梦都没想到,一名普通的农村青年居然收到了冰心寄来的亲笔题词:“兰溪市梅江文化研究中心”与“梅江风情”两幅墨宝,一位大名鼎鼎的文学家,竟会如此平易近人,如此关心年轻人!

1999年2月28日,冰心老人遗憾地告别了人世。八宝山送别仪式上,领导来了,亲友来了,读者来了,海外的好友来了,送行的人不计其数,送别的队伍排成了长龙。

那一天,老人慈祥地安卧在鲜花丛中,红色玫瑰点缀着灵堂。冰心手迹“有了爱就有了一切”悬挂于灵堂正中。冰心的儿女,含着悲痛之情述说:“母亲最喜欢玫瑰花,尤其是红玫瑰,猩红,味道幽香;而更重要的是玫瑰花有刺,玫瑰既美又有刺,就说明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要有原则。”

在灵堂里,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想着一定要把冰心一生所倡导的爱传递下去!我与“躺”在鲜花里的冰心老人惜别,并留下了最后一张珍贵的“合影”。

冰心帮助过的读者数不胜数,他们或得题词,或得见面,或得写序,或得回信。是她春风般的爱,温暖了大家。

在陈玙女士的印象中,冰心待人随和,没架子,愿帮人,但很讲原则。当她从电视或报纸上看到有人有困难需要帮助时,就会主动寄去稿费或写信鼓励。她把身边的保姆都视为自家人。陈玙回老家照顾生病丈夫的那段时间,冰心一直放心不下,还经常打电话或写信问候她。

冰心对儿孙很疼爱,但决不溺爱。她教育儿孙要有爱心,要自强不息,要自力更生,不依赖别人。她外孙在美国留学时,利用课余时间,打工挣学费。而冰心的稿费,却大把大把地捐赠给了希望工程,或是直接用于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冰心女儿吴青曾与我谈起儿童教育问题时说:“我妈妈从不要求我在班里的名次,她只要求我做一个真诚、快乐、有爱心的人,身心健康最为重要。”吴青女士从北京外国语大学退休后,一直热心于公益事业,我想这与冰心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

冰心的书,深深温暖了我。在北漂的岁月里,我始终坚信“有了爱就有一切”,并努力去做一名大爱的践行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