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我的执着和远方

女国防生(图片来源国防部网,文图无关).PNG

文 | 琼儿

【1】

午夜,窗外风雨飘零,稀疏的灯光透过摇曳的树枝投射在窗户上,一闪一闪的,我在奋笔疾书时偶用余光瞟一眼窗,总会产生有个白色影子从走廊掠过的错觉,然后脊背一凉。

这一天,我从早到晚都有双学位的课程,那时我正在赶双学位的作业,截止日期是今晚。本专业期中考试直到周五才结束,考完之后我便陷入了比考试之前更加忙碌的日程当中——为了周日的话剧表演做准备,我是编剧。这是一次全校参与的标兵评选活动,每个院选派一个班级,而我们很荣幸被选中了,这也是国防生班级的优势所在,因为团结。

从周五至周日,整整三天过得像冲锋机。我们是在学校最大的舞台进行表演,人家说,大学期间一定要登上过一次这个舞台才叫不留遗憾,老师说,仅有百分之一的人能够有这个机会。然而,就是这样不凑巧,表演与双学位课程撞在了一起,在我已经把PPT和旁白录音都准备完毕之后,我选择了上课,毕竟我不是演员。

于那令人神往的舞台,我在大一参加合唱队时便已经站上过一次了,足矣。有人说,唯一的国防生女生穿着军装站上去肯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然而,本质上的优越才是真正的优越所在,并不只是披上一席华美的袍子,比如说,大屏幕上,我的名字——作为编剧,比如说,我的谈吐——作为旁白。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人总是要在一次又一次失望之中才能看清楚一些现实。周六凌晨,还在修改PPT和旁白的我发了一条动态,为男孩子们加油。而那天下午表演结束后,好多男孩子都发了动态,我滑动手指翻过一条又一条,表情愈加漠然,我看到的他们,眼里只有自己。没有一个人对幕后工作者和自己的兄弟表示感谢和赞扬,而作为幕后工作者的我,眼里是舞台上的他们。

他们有人说我排练时太凶,不适合当导演,可是当我在扯着嗓子和所有人喊的时候,有多少人听到了心里,有多少人在我强调过多次之后依然还在犯同一个错误,还有人甚至闭着眼睛漠视你的存在,于此,我只想评价,人艰不拆。

那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下着大雨,车技略差的我刚出宿舍园区就摔倒在地,尾椎骨从早上的微疼到了晚上的痛得不能扭动身躯。那天午夜,依旧是大雨,人迹寥寥的马路,独自一人骑车回宿舍,当我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早已凌晨许久,此时尾椎骨隐隐有被火烧着的感觉。脑海里闪过白天在空间看到的那些句子,想着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渐渐睡着了……

【2】

我是这一届国防生里唯一的女生,很多人初次遇到我,都会问,你一定很幸福吧!你一定特别受宠吧!你一定……嗯!在最初的时候,我真的认为自己很幸福,我公众号的简介写的就是,我很幸福,因为我有最好的妈妈和男朋友,还有一群小光头(男孩子们)。

十八岁的时候,我进入了这里,遇到了这样一群独一无二的人,而我站在他们中间显得愈加独特,曾经我的头顶上笼罩着光环,而这样的身份其实一直都在督促我努力而不是让我变得虚荣。而且,我一直觉得我拥有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因为我放弃了更好的专业,甚至更好的学校,以最高分的成绩进入这个集体,我靠的是实力而不是运气。

可是专业问题却成了掐在我脖子上的一双手,在我最终做了修双学位这个决定之前,它会时不时朝我使劲,让人喘不过气来。在纠结与挣扎中,我唯一可以视为幸运的事情,便是遇到了这一群男孩子和学长们。

最初的往往都是最独特,最美好的。我很感谢曾经军训时每天陪我吃饭的学长们;感谢开学伊始每天骑车接送我上下课训练的男孩子们,我也知道我挺重的;感谢那个曾经载着我骑行四十公里在车辆间穿梭的男孩子;感谢他们经常帮我拿快递,搬行李,送东西等等……当然,这也只是部分人。

在这一年多的生活当中,我其实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回报他们的好,一直都在学会独立,因为我不想被当成包袱,我希望收获的友谊是用真情灌注得来的,而不是一种使命驱使——因为我是唯一的女生,所以他们要对我好,要帮助我。时间可以培养感情,稳固感情,同时也可以让一些事实浮出水面。

学长说,你的学姐和我们关系都非常好,和所有人都能聊得来,他说我的群众基础不行。确实,我的学姐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而我呢?我向来不是特别随和,个性太足。可是,在我慢慢收敛脾气的同时我发现,有些人和事并不是我努力完善自己便能改变的。有人说,不要埋怨别人让你失望了,怪你自己期望太多。

【3】

去年暑假,我们在南昌陆军学院集训,那是我第一次和他们分开,两个连队,两栋相隔最远的宿舍楼,那时,我有一种有家归不得的感觉。有时在训练途中,我们会偶遇,我在远方遥遥望去,然后扯了扯身旁女生的袖子说,你看你看,那是我们的男生!然后笑得像个花痴。

南陆的日子很苦,我们女生都要经常扯着嗓子喊口号,而他们很多人在晒得黝黑的同时也变成了一副沙哑的嗓子。于是,我偷偷找专门送货进来的姐姐,给他们所有人买了金嗓子喉片,花光了我身上所有的钱,虽然分给每个人便为数不多了,可是我能力有限。是不是有点傻?好像是呢!当我知道他们以为这些都是学院或者集训队送的之后,其实心里是五味陈杂的,无以言表……

在南陆训练时,经常会有其他学校的男生跑过来给他们的女生拍照,然后我等呀等,最终也没等到过一次我们的男生,幸好,当时所在连队的男孩子为我和学姐们留下了寥寥几张的宝贵回忆。

去年男生节的时候,我为班级的每一个男生都准备了一份礼物,那天晚上空间被他们的男生节说说刷屏了。后来,今年的女生节,他们给我准备了一个三层的大蛋糕,然后一起过女生节。我虽然性子烈,可是却非常好收买,很容易满足,这次女生节我又觉得自己很幸福,我很感谢为此精心策划的那些男孩子们。

除了我们班的男生之外,我还给另一个专业的国防生准备了礼物,我男朋友是他们的直系学长,我自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还算要好吧!然而,在女生节这一天,来自于他们的祝福,寥寥无几。这真是再一次被泼了一盆冷水,我到底是该评价男子汉不拘小节,还是冷漠?

我没有救世主那般博爱的胸怀,我们彼此于对方都没有责任,为一个人付出,只是把他当成朋友。我承认我太自不量力,因为当你把你的情谊平分给几十个人的时候,其实于每个人而言就变得有点微不足道了。

【4】

我一直都在尝试不把自己当女生,然后更好的融入这群汉子当中,在雨中疾驰,在雨中奔跑,努力练体能……学校举办班级体育赛,总是会立一个附加条款:必须有女生参加,而且人数有时还不止一个!

我曾经翘过一整个高三的体育课,在进入国防生之前,我可能几年都没跑过几次八百米,跑步这项曾经望而却步的运动至今已经成为一项爱好,而其他呢?
我在连篮球都没摸过几次的情况下跟着我们班男生一起站在了篮球比赛的赛场,对方的女生是女篮队长,我跟着她在全场像疯了一样来回跑;我用只上了四节乒乓球课,打球时间不超过四小时的水平参加了乒乓球比赛,对方的女生雌雄难辨,据说是球队队员,全场被她的发球吓得一脸懵逼……

我听到了身旁有人在议论纷纷,我知道我的表现很挫,有人说要把自己的劣势藏起来,可是我却拼了命的将它暴露在阳光下,我能做的只是我不放弃,这样他们才能继续走下去。有人说,国防生班级很团结,可是比赛的时候,我听到的都是别的班级观众的加油声,而我们只有孤独的赛手。

国防生男生总是会对女生比较关照,篮球比赛时,男孩子们一直都在让着那个女篮队长,甚至不敢近身。而作为女国防生的我呢?

当我站在场下,因为指责对方的粗暴行为而被对方男生骂时;当我在比赛场上,被对方男生欺负时,男孩子们没有站出来为我说过一句话。而我事后与他们谈论起这些时,我得到的回复是事不关己,是漠然……

当我的执着一次又一次被现实嘲笑的时候,我选择退出,经济学老师说,当你的目标超出了这条无差异曲线的区域时,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坚持了便会成功的。我有我所期待的远方,我还要留下时间和精力为了我的梦想去努力。

当然,有些男孩子自始至终都在给我支持和关怀,他们容纳得了我的个性和好强。只有用真情灌注的情感才是持久而真实的,而真情与博爱是相斥的,所以我又能欣然接受这样的结果,我只需要拥有少数人就足够了。

这只是我这个女国防生的奇葩遭遇,我曾经认为自己可能是最失败的女国防生,然而,妄自菲薄不是我的风格,我始终保持最真实的自己,你喜欢与否,接纳与否,皆不是我能干涉的。

【5】

也许是生活太苛刻了,并不是自己做得那么不好。我有时会无比怀念那些曾经日日相伴,惺惺相惜的女孩子和男孩子们,而此时,我便觉得自己确实没有这么失败。

高三的时候,每天中午都有人给我打包午饭回教室,不喜欢吃的菜还可以直接挑给他吃;放学有人陪着在校门口等我妈妈来接我;过马路的时候男孩子总是会站在车来的那一边;第一次住宿的时候,同班的女孩子愿意从原宿舍搬过来和我住;半夜一两点,失恋的蓝颜知己毫不顾忌打电话过来一聊就是两个小时……那段日子很累,很充实,但是也很放肆,因为拥有了这样一群人。

我在南陆时,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生活训练,那种感觉真的不一样。有些话说给她们听,她们会感同身受,能够真正理解自己;我们在最细枝末节的事情上互相关心,彼此开导;我们一起在雨中奔跑,以同样的体力在地上匍匐,在黄土坡上扛枪;我们一起挨骂,一起受罚,一起对不喜欢的人表示嗤之以鼻……

只有彼此真正经历过艰辛岁月才能真正走到对方心里,作为女孩子的放肆也只能在女孩子的圈子里被理解和认同。男孩子们彼此都是兄弟,没有人会因为他们其中一员得罪了你一个女生而去责怪他,因为他们之间的情谊比我和他们之间坚固得多,而且有时候他们真的无法理解我。毕竟男女有别,并不是说谁对谁错。

男孩子里有人受伤了,其他人见到了会主动去关心他,给他找药;而我呢?即使摔得再惨,即使生理期再疼,如果自己不说,也无人知晓。我听到普通生女生说,舍友受伤了,要扶着她走路……然后我默默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尾椎骨,继续挺直了腰板向前走。

不好强我要怎么照顾自己?不好强我要怎么保护我自己和我妈妈?

【6】

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我想一个女孩子如果也能如这般刚毅,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我时常会提醒自己,我是一个军人,要时刻充满力量和勇气。

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如我的学姐们一般通情达理,如学长们一般成熟稳重。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认同某个大人的观点,他说,你是学姐,她是学妹,即使不是你的错,你也不能责怪她。虽然其实我才是年纪更小的那个。

其实生活中不公平的事情不胜枚举,太在意的结果便是接踵而至的失望。

余下可供我放肆的青春额度不多,我不是张扬,只是想随性地生活。

我有我的执着和远方,懂我的人会伴我长征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78,535评论 1 17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6,654评论 1 14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058评论 0 10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6,578评论 0 87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1,835评论 0 144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7,936评论 0 8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0,714评论 2 16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149评论 0 7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8,667评论 5 112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1,938评论 0 130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0,675评论 1 12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1,478评论 0 128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6,331评论 0 1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9,135评论 2 11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2,252评论 3 12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7,971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8,186评论 0 7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2,725评论 2 1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3,357评论 2 1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