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丢到哪里了?

去美术馆上工笔课的途中,遇到一位蹒跚行路的老大爷。看那个走路的样子,应该是脑血栓留下的后遗症。

两条腿不一样长短,一条腿好像弯不下去,有点直挺挺的。可是,老大爷还是这样一瘸一拐的小步跑着。没有人搀扶,没有人跟随。想来这种状况,已经成为常态,家里人应该很放心了。

大爷就这样垫着脚跑了一小会儿,大概是累了,跑步到路边的椅子上休息,擦了擦满头大汗。

心中不禁暗自感叹,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虽然未曾体会过脑血栓后遗症的康复训练,但是那种疼痛感可想而知。既能克服自己心理上抗战疾病的障碍,又能忍受身体上百般不适的疼痛。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行动起来已经很艰难了,更何况一个将近六七十岁的老大爷。

美术馆在公园的深处,沿着林荫路继续向前走着,路两边有很多儿童娱乐设施。因为公园内部整修,所以没有什么人来玩耍。但是看管的人还依然在那里守着自己的娱乐摊位,时不时的招揽下生意。

看管的人年纪不大,也就是20来岁。坐在售票的桌子前,一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机,尽情的刷着游戏和电视剧。

就像罗曼·罗兰在《约翰·克里斯多夫》中写到:“有些人二十岁就死了,等到八十岁才被埋葬。”

有的人即便将要被埋葬,也要让自己有限的生命绽放光彩。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