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剧《都挺好》所感

《都挺好》是后来居上的,最先奔的是《老中医》博大精深的国粹,然而剧本实在撑不起主题,转而《芝麻胡同》,前十几集里的严振生颇具“弱德”内涵,胡同坊间的腌渍人生也耐琢磨,谁知后来“作”的不知所云,《都挺好》中途看入就抓人,剧情、演员、节奏,片头片尾,包括剧中作为背景音乐的苏州评弹,都挺好地浑然一体,普遍性的社会话题,饱满、立体的人物,微妙丰富的内心世界,让人感同身受,进而去思索,去剖析。


苏明玉的坚硬和柔软。

苏明玉生在一个饱受歧视的家庭,母亲重男轻女、性格强悍,父亲懦弱无能、只顾自保,埋头读书、不闻家事的大哥,仗母亲宠溺、以欺负妹妹为乐的二哥,母亲倾家中资源为两个儿子所有,而明玉作为最小的女儿,最基本的需求都被剥夺。

不平衡的冲突一直在加剧:母亲可以为二哥明成拿出2000块去旅游,卖房供大哥明哲去国外读书,而明玉1000块的补课费都不给,粗暴掐断了明玉的清华梦,明玉被迫听从母亲安排,去读免费的师范。

又一次的剧烈冲突后,母亲发了毒誓,并和父亲一起和明玉签了协议,说老了不用明玉赡养,明玉自此离开了苏家,靠兼职打工养活自己,读书生活。

“像深夜孤独的流星,飞越在光年里找寻”,习惯睡浴缸的明玉,十多年捱过了多少的坎坷磨难,多少的孤独无助!

遇师父蒙总,聪明倔强的明玉蓬勃成长,成为年轻有为的大鳄企业高管。

明玉是坚硬的,高管路上她魔挡杀魔,佛挡杀佛,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在公司称为“明总”,表示着她的决绝,她要彻底抹去和苏家一切的一切!

苏母猝然离世。

她不得不面对苏家。

大哥二哥失母痛哭失声,而她全程几乎在玩手机,打电话,自家母亲去世漠然像别人家,以至于二哥明成气愤不过,送葬路上兄妹冲突,明玉被迫落荒而逃。

然而我们看到的是表象:苏母的墓地和丧葬费用四十万全部是明玉出的,她要尽女儿的本分;被明成赶走,未能送母亲最后一程,明玉在车内痛哭崩溃,不顾一切地关机失联,使公司蒙受了重大损失,蒙总怒骂“你现在蠢得都不是你了”。

这个家仍然是明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谁也无法改变,如歌中唱的“同一滴血的表情,天荒地老生死白头,有谁能截断如此牵系。”

其实明玉心里牵挂着每一个苏家的人,她暗地里帮大哥,也帮“从小打到大、把自己打成重伤的”的二哥,老父亲更是大事小事都得她解决,最后因为两个哥哥都在国外,辞了职全心全意照顾老年痴呆症的父亲,主动承担起赡养父亲的责任。受到的委屈最多,得到的最少,全是无怨无悔的付出,苏父说到点上了“谁让你是我女儿呢!”

原生家庭终其一生烙印都在,即使是伤痛,只要去面对和改变。

有樊胜美们负重前行,苦苦挣扎,也有安迪、明玉们,在负痛前行中选择放下,和自己的从前和解,破茧成蝶,成为向着的自己!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不必去追问“苏明玉落魄了会怎样”,因为世界总是在奖赏苏明玉们!


“苏父作”之无助VS心态

“苏父作”是现象级热词。

“作”的背后是年老的孤独感和寂寞感,对疾病的恐惧感,及自身的性格暗区。

必须要说说饰演苏父的倪大红老师,他把一个可怜的窝囊父亲,一个可恨可气的“作”父亲,一个回归父性、让人泪目的父亲,演绎为一个整体和谐的的现实父亲。

苏母在时,所有家事都是她绝对控制,苏父只有听话,心甘情愿充当旁观者,每遇明玉和母亲抗争时,苏父赶紧就躲了,或上厕所,或看报纸,生怕惹事上身,因此在这个家庭中,母亲赵美兰自己是重男轻女的受害者,却又把这种观念实施在家庭中:

大儿子明哲虽为名校斯坦福的高才生,却低情商好面子,责任感强能力跟不上;二儿子明成是典型的啃老巨婴,习惯于苏母面前使乖弄巧,苏家老两口的退休金大部分都贴补他了,这也造成他在工作上的不求上进,本应是事业成就的好时机,他“净哄媳妇了”;不被待见的明玉,脱离了这个家庭的环境桎梏,遇见问题头脑清晰,处理问题理性果断,但从小缺失亲情,她总是披着坚硬冷漠的外壳。

“鸵鸟”苏父是满满的一腔憋屈。

所以苏母一走,苏父觉醒了,“如今他是苏家硕果仅存的长辈,他是长辈,如今他说的什么话都有分量。”不过他觉醒的不是要弥补曾经缺失的责任,而是要创造自由幸福的晚年生活,于是,苏家的一系列鸡飞狗跳的事情开始了。

先是他要跟着明哲去美国养老,那是传说中的富庶自由之地,再者明哲什么都顺着他,苏父看得很准,像明哲这种责任大于能力、又好面子的孝顺儿子,一听老父要求,便不顾自己危机连连,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也没和媳妇商量,结果可想而知,自己失信,自己的小家几乎不保,还造成兄弟之间的误会。

接着又要捞横财,年轻时被苏母管得分文不能支配,还因为私藏私房钱被苏母下跪打耳光,这下手里攥了财政大权,财务自由,结果太贪,被理财公司骗光了养老钱气急住院,在医院闹自杀,明成夫妇、明玉不得不放下工作去陪他。

换大房子,和保姆结婚。因为大房子的首付,间接促成明成闹离婚,明哲带着苏父去媳妇朱丽娘家道歉,而苏父只惦记着自己大房子的装修,心不在焉,有意无意地火上浇油,加剧了事态的恶劣。至于和保姆结婚,更是愿打愿挨的闹剧,根本原因是那保姆蔡根华每天苏老师叫着,激情地朗诵着他所谓的诗创作,“贴心”的陪伴苏父离不了。

最后住到了明玉家里,回归了父亲的温情和责任。

苏父是一个老了的“熊孩子”,小自私、小聪明就是他的本性,还要让子女来百般包容,满足不了就用自己的方式发脾气,各种“作”。

老人的晚年是需要陪伴的,作为子女,我们要透过“苏父作”现象体谅老人的心情和处境,在关爱包容的基础上,给予理性的孝顺,这样才能都挺好。

再若干年,也不是太远,我们也要步入老年,但愿能有“父慈子孝”的和睦融洽!


《都挺好》追完了,心底波澜久久,它窥探到我们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并带我们去寻找那些叮咛、祝福以及寄托。

“灯塔水母”的心魔,还要花时间去发酵消化,追剧的意义就在于此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