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烧饼

前些日子因为办事路过西关,偶然间发现一家小店“赵家烧饼”。我寻思着已经有些时日没吃了,干脆放下手中的事,买几个烧饼尝尝解馋。

“烧饼”在我们这个小县城不算稀奇的美食,顶多算是饭桌上饱肚充饥的食粮。在大街上溜达,目光扫到胡同口处,你就会发现一口橄榄形状的锅坐在玻璃柜子上面,案板上烧饼师傅双手娴熟地揉着面团,锅里贴着微微泛黄的饼子,那就是“烧饼”。

“烧饼”,正如它的名字一般朴实,圆圆的脸蛋上,沾满了白芝麻,肚子里藏着孜然味的面芯,咬上一口,感受到的是饼沿的嚼劲,再咬一口才能吃到饼芯,这时候嘴里夹杂着各种香味,有孜然、小茴、芝麻,还有椒盐。有口重者,就喜欢夹上小店自制的卤煮羊盘肠,再撒点辣椒面,趁热咬上几口,即刻刹不住了,还未到家已经三下五除二将一个脸庞大的烧饼消灭光了。反正只要是我去买烧饼,总会控制不住站在烧饼摊前吃起来,完全不顾淑女形象。

丰县特产中少不了狗肉,餐桌上、走亲访友时,总会端上一盘煮好的狗肉,撒些许花椒,放几个蒜瓣,再吆喝着来几个烧饼,就着小酒开喝起来。


读到此处,相信大家脑海中肯定会浮现出大口吃烧饼的情景,口水也会忍不住地在嘴里划过,稍有不慎就会掉了出来。

近几年随着物价的上涨,“烧饼”的身价也升了,由五毛、一块,再到两元……随着家乡人外出务工,做烧饼的手艺人在他乡也谋得一席栖身之所。小小的烧饼也由原来的“壮汉脸”摇身一变成了“婴儿脸”,甚至一步迈进了星级酒店,价格也涨到了十元钱。

先生出差在外,想家的时候特别喜欢一个人绕半个南京城,找到那家老乡开的饭店,点上两三个烧饼,要一碗羊肉汤,一口吃饼一口喝汤,瞬间额头冒出汗珠来,大快朵颐间全然忘记了工作的疲惫,一切思念,浓浓乡愁尽在嘴里面。

有了儿子以后,小家伙也爱上了烧饼,尤其是每次烧饼买回来,自己屁颠颠地接过烧饼,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揭下沾满芝麻的饼皮塞进小嘴里。每次在外看见烧饼摊子,我都会停下车子,跑去买几个烧饼,爱人和妈妈喜欢吃夹羊盘肠的,儿子尚小口味要清淡的,一番思量后,对着师傅喊着:“大爷,来两个夹羊盘肠的,三个啥也不加的,多少钱?”

细数下来,今年已是工作第九年了,看着在大城市功成名就的同学,自己在心里偶生过羡慕,但是品味着在家乡的日子,谈不上富裕,尚可衣食无忧,虽平淡无奇,但温馨常在。这大概就是生活,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正如家乡的烧饼,不起眼,却好吃,更是无数漂泊在外的游子,心口里魂牵梦萦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