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这件小事~

看书这种事,是很私人的。

特别是自己喜欢的书,那不是什么场合都能看的。

即便是心里想的不得了,似有条虫在那里撒泼打滚,即便是有时间空的去一根一根剪掉发尾的分叉,但若环境嘈杂,节奏太快,是能一直隐忍着不去打开的,因那是我心尖尖上的东西。

古人看书,净手洁案,端衣正帽,沐浴焚香,我是能理解的,读书就是很私人的事。

最好一个人,最好是冬季,最好是雨天或者深夜,最好洗了个热水澡,最好没有尿意,最好蜷在床上,最好灯光不要太明,最好有一个羽绒枕头,以便稍微动一下就听到羽毛一摩擦就能发出慵懒的稀碎的声音。还有要关上门,当门合上的那一刻,就是和外面的世界告别,然后,就可以安心的走进书的世界里。

心要静下来,这样,看书才不会赶,才不会跳,才能一字一句的读。

读书时,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其中,又似乎在旁观,身份交错着。默读中,却是有不同的人在耳旁说话一样,男人女人,悲切,兴奋,愤怒~~这语调真实不过,比那电视剧还真切。

就是想要这种随波逐流的感觉,被牵引着,像是个物件,让我高就高低就低。

是一个人,一切就无所谓,感情是可以裸奔的。可以傻笑,可以心碎,可以痛哭,可以流转反侧,没人看到,也就可以肆意宣泄。

精彩处,拍案而起,“神仙作品”,发出一声惊叹;又或痛哭深切,塞了纸巾在鼻孔,任那鼻涕横流。亦惑破口一句粗话“我去”,恨的咬牙切齿。但无论什么疯样,那最后都是欢愉的,满口余香。

看累了,就眯一会。或者,抿一口茶。复又坐起来,继续读。

读好书,总是压着一份欲望。因着一整本都给了我,有了偷窥的特权,所以忍不住想去翻看结局。但一种仪式感总是在博弈,让我不能旁门左道,要目不斜视的看到最后一页,才是正道。

越到最后,读书是越来越慢,因为有不舍。好在可以反复,可以一段来回的读,多一次,就多一次缱绻,多一次留恋。

读一本书,就像谈了一场一开始就被告知终被分手的恋爱。好多天都恍惚在情节里,片段里,字句里,不甘里,甜蜜里。直到你找到下一本好书,才得以脱身,但却又不自觉的沉迷进去。

看书这种事,是很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