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冬天的遐想

   

冬至又到了,天空显得有些阴沉,但并没感觉到几分寒意。站在窗前望去,晋安河边的柳叶已显得萧瑟,水流也变得缓慢,仿佛连鱼儿都安静了许多。楼下花园里的银杏树,叶子不知何时染上了金黄,秋风吹过纷纷飘落,堆起一地的灿烂。傍晚,散步到小区门口,看见邻居把新买的床垫搬下车,"天冷了,换新床垫啊""是的,入冬了,给老人买个保暖的床垫"。邻居要给老爸老妈添温暖了,从他的语言里,我已然感受到老人的幸福。

望着邻居远去的背影,我的思绪也被带回到四十多年前,儿时的冬至时节,晚稻收割完毕,田园干涸,田间一坨坨的稻草经日晒风干后正是做床垫的最好选料。而这时,母亲每年总会赶去十几里外的郊区新店集市,用自行车载回一大捆用一坨坨的稻草扎成的草垫,然后把这金黃色的床垫整整齐齐地铺在我的床上,在那个经济困难的年代,能够睡上这样散发着稻草清香和阳光味道的厚实草垫,心里便暖暖的,顿时就有了满满的富足感。

想想双鬓那日渐增多的白发,不由得感到岁月的严霜已悄无声息地降临,在发梢,在额上,在眼角,刻下抹不去的痕迹。时光以这样的方式提醒着我:你已过知命之年。人生与自然何其相似,度过生命的清秋,也将要迎来漫长的冬季,我们无法抗拒生命的规律,唯有在秋天里默默积蓄养分,以内心的温暖去抵御冬日的严寒。

人生很长,又真的很短,从参军入伍的莽撞少年到两鬓泛霜的油腻中年,转眼三十几年的光阴己经流逝,这过程好像就是昨天的事,虽说如今生活有了巨大变化,但儿时的记忆依然清晰,或许我就是个喜欢怀旧的人。

秋去冬来,宁静脑海里总是有着那么一丝挥之不去的,若有若无的忧伤,等着有人来懂,等着有人来围桌闲聊煮茶共饮。抬头仰望星光闪烁的夜空,念念不忘的都是来时的路和路上遇到的人。是他们热心的支持和无私的帮助铸就了我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和爱的感动。

人生就是如此,无论我们曾经历过多么美好的鲜花烂漫、阳光灿烂,终究会有寒冬到来的那一天。可是愈是在这个看似不怎么友好的季节,我们愈是要把那颗焦躁的心藏好。人生的苦乐,从来与贫富无关,只要有健康的体魄,就像这个冬天我们都在场,也许是少言寡语,但依然是情深意长,富足圆满。 

一个人的内心决定了他的世界,也决定了他的人生。当我们学会藏心,即使面对如冬日般严寒的人生,也能够活得游刃有余,从容不迫。秋将逝,冬已来,不必留恋时光的变迁,也不必感叹天地的苍茫。冬天不是希望的终结,而是孕育新生的力量。让我们的心灵如雪花般轻盈,不张扬,不喧哗地在静谧中积蓄生命的能量,静待下一次更精彩的绽放吧。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