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我们一起 | 写作让我走出产后抑郁

韩老白的朋友圈总有一群人仿佛每天什么都不用做,一整年都在环球旅行拍大片,于是她很阴暗地想把他们都屏蔽掉。

过了段时间他们居然都消停了,她想应该是心里的怨念发挥作用了吧,不是有个墨菲定律,好的不灵坏的灵,她正暗自得意想点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她发现原来他们的朋友圈已经变成了两根横线,人家早就已经把她屏蔽了!!

这是对大狮子座的韩小毛极大的侮辱,她当机立断就把这口恶气给咽了下去了……

但是这件事对她有极大的影响犹如百爪挠心夜不能寐,终于她忍不住抓住一个好几年没有联系的朋友问了句为什么,别人轻飘飘地说了句,你现在就像个怨妇,每天不是晒娃就是抱怨老公孩子

曾经的我也是朋友圈仇恨对象之一

有点伤心又有点倔强的想,无所谓。

朋友就是在你人生每个阶段突然闯进来路过或是有缘一起看看风景再各自出发的人

可是安慰完自己,她怎么又哭了呢。

枕边不再是那个冬天随时充当热水袋给他温暖的老公,换成了一个随时哼哼唧唧吵着要妈妈抱的奶娃娃;手机每天热闹的刷着朋友圈,却不敢给任何人打一通电话倾诉,怕被人嫌弃怕弄湿眼眶。

她的心已经被自己放逐好久,漂洋过海却不知道去看谁,随风而散无处安放

虽然她刚刚年过三十,自己却已经把自己埋进土里,整日黑白灰的搭配,伤春悲秋,千疮百孔,内心一片白雪皑皑。

老公劝她找个工作有了新的朋友同事是不是会好一点。

可是她心里知道,心结,不是因为新的工作就能打开,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和外界联系的勇气

她每次怒吼不想管这个家这个娃,回过头看看一地乱糟糟的玩具和娃脸上的米糊,她会劝自己再忍一忍不会太久。

不会太久什么?孩子会慢慢长大,老公会越来越忙,三个人会渐行渐远么

虽然偶尔她也会被男人轻轻抱住耳边说着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但是她不相信永远。

于是她白天带娃出去溜达的同时也戴上自己的面具,笑眯眯地跟遇到的每个人打招呼,唯有孤独的心更加孤独,韶华白了头。

产后抑郁像一个人坐着独行的火车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不知道自己是产后忧郁,开始回忆过去

她的过去呢,她的失去呢,她放弃了工作放弃了交友,那些曾经环绕在她身边的赞美声、鼓掌声,热闹地激烈地喧嚣统统在那年公司年会后落下帷幕。

灯光黯淡,四周入夜般宁静,那是她最后一次被领导一句舍不得你辞职而感动哭花了妆。

那次,她是主持人,踩着高跟鞋在舞台的中央优雅的像个公主,脚下生风。

现在的她,腰圆臂粗满脸倦容灰头土脸,她愈发自卑,随便一句指责她都会心存芥蒂生无可恋。

她开始疑神疑鬼,或者说她从来都患得患失,高考怕自己失败紧张到丢了准考证只考上了一个普通211大学,恋爱怕自己受伤就选择了一直索取。

婚姻就更不可靠了,她试图挣脱自己的牢笼,多少个冷雨夜她默默泪流,结果总是徒劳而返。

心灵的疲惫没有因为孩子的笑容而放松,反而孩子的一个喷嚏一点受伤让她大为恼火彻夜不眠。

每日身心俱疲导致身体每况愈下,她撑不下去了。

从产后第三个月开始,她每个月感冒发烧一次,去医院成了她最开心的时间,她终于可以离开家暂时休息,哪怕只是去打点滴。

她不确定哪天就会爆发继而歇斯底里地崩溃,事实上她已经不想再折腾。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能倒下,老公孩子家人都靠不住,从小就被教育无神论的她更不可能靠信仰重获心灵的自由。

世人不理解抑郁的人太矫情,只有她知道,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她看不见星辰大海、落雁归巢,听不见雨打风吹、雪落无痕

孤独患者自由拉扯

终有一天她发现别人的妈妈一个人带娃也能生龙活虎,一个人买菜做饭喂奶哄娃还能开公众号写一写正能量,原来她的世界如此渺小。

这个世界每天发生着急速的变化,日新月异斗转星移,早已不是她以前的那个世界,而她却停留在弹丸之地固步自封,幸福近在咫尺唾手可得她却始终拒之千里之外。

她终于明白,母爱,这两个字,能拧出来的都是血汗和泪水,而她,只是千千万万个全职妈妈中不起眼的那一个,她要做回那个可爱女人,不要自怨自艾可怜可叹。

她终于看见了窗外的彩色气球

她找到了她新的精神寄托——写作,就像一朵野蔷薇从一片荒芜的冰天雪地里突然闻到了阳光的味道,它奋力钻出土壤汲取滋养,它忘我攀援恣意绽放,它不再缠绕过往,只一心向阳。

既然她那么喜欢三毛,那么笔名就叫小毛吧。

心若在撒哈拉流浪,何必在意咫尺与天涯?

原来写作是最容易让人快速进入心流状态的方式,隔离外界的干扰,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与自己对话,与读者交心。

写作的输出需要倒逼输入,于是她又像小学生打开传送门一样欣喜若狂,沉醉在《约翰克里斯朵夫》的励志人生、《解忧杂货铺》的跌宕起伏、《成为作家》的那个女孩儿。

渐渐地她开始围上围裙有模有样地在厨房里捣鼓黑暗料理,虽然被油烫到还是会大喊大叫;

渐渐地她开始重新拿出化妆品描上青眉绘上红唇盖住鱼尾纹,拾掇地七七八八哼着歌跟老公和朋友约会;

渐渐地她带着娃去上早教参加户外活动,看一上午蜗牛出洞,用心陪伴不去计较岁月的流逝;

渐渐地她看到朋友旅行的照片她会心一笑,眼里眉间星海灿烂,他们身体在路上,而她,会带着她的心一起,行走天涯了无牵挂。

End.


我是韩老白,简书推荐作者,读研时担任校报主编,两年新闻写作、八年科研论文写作经验,文学爱好者,深度阅读患者。

毕业后工作五年从设计院裸辞,从设计狗变成公号狗,一样的加班一样的熬夜,唯一不同的是,我现在,有你们的陪伴和鼓励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