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狠下心来,选择了二战

虚岁已经廿四,即使是法律上,也具备了成家立业的条件,然而我却还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与我而言仍是独径,二战考研。

三年前,我从社科专业转入理学专业,他们大一学完的数学,我则连书的封面都没见过。说起来,我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毅然决然“背弃”曾经的同学老师,是我的选择,我自始至终都认为正确,尽管当年老师、同学、父母和朋友无一不反对,我不正确的选择,反而成就了我,在新的班级体,一月内熟识所有同学,我获得了同学老师的肯定,并因此走上科研的道路,对于一个普通二本的学生,这是很难得的机会,我也非常珍惜,努力在核心期刊发表了两篇文章。

自然,我会选择考研,也许是心高气傲,我选择了北师大,我们专业从来没人报过,更别说考取过,而我不面对的大问题,从三年前就注定了,数学,同班同学三十多个,有二十多个考研,选择考数学的只有6人,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太高估自己了,以一个数学0基础迎战北师大,由于我并没有早考虑好,导致我的复习进度并没有赶到别人前面,由于基础问题,后期就直接难以追赶上。

所以,不出意外,我的数学没有过线,同时总分太低了,从2016年12月25日,与我而言考研就已经结束,没有成绩,没有分数线,没有复试,没有通知书。当老师询问我成绩时,我几乎想找个地洞钻下去,想施法把我的成绩从世界上抹去。但我不得不面对这一事实。

是的,天塌了,但我还是触摸不到天,那么高不可攀,那么辽阔遥远。在同学们陆续去复试的时候,我去了海边,看一看我从未见过的大海,诉说一下心中的苦闷,明年我会再去一次。是的,大海告诉我,从心。

老师和我交流了毕业打算,我直言不讳,想继续考研,我原本以为老师会非常失望,他应该失望的,我辜负了他的期望,辜负了自己的理想,辜负了父母希冀。老师非常愿意帮助我,每天监督我背英语,做数学练习——也许我是应该需要像小孩子一样。

我说服了父母,让我再放纵半年,从小父母很少过问我们的事,因为我们会有自己的主张,父母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次,父母是建议我工作,或者边工作边考,但这不是我的选择,父母从来不说自己辛苦,不以经济问题束缚我,但其实我家是农村比较穷的。就是因为父母不直言他们的艰辛,让我觉得我这样的选择实在太自私,可是现实不允许我边工作边考,数学英语差是很现实的问题。

所以,与其说说服父母,不如说说服自己。之前在头条中遇到类似疑虑,我是这么回答的。

我读的师范类专业,顺理成章可以成为一名高中教师,这是我家乡的人特别满意的,也因此家人无法理解我会什么会坚持想考研。

家人不少从学历贬值,从就业机会叫我把握当下,就是没有提过家庭条件方面,家人不以此为理由,这让我更加觉得自私。

但是,换个角度,我顺着家人的想法,结合自己所学,成为了一名高中教师,回到自己的小县城,开始结婚,买车,买房,成为各种奴。我姐姐就是现成例子,毕业三年结婚,抚育下一代,买房,我知道这就是生活,但是我一个男生,除去这些开销,我能有多少资本报答父母。

假如多个几年的自私,能够换来不一样的生活,我觉得都是值得。而我的父母,没有以我认为的自私来捆绑我,我自己为何应该为了满足自己所谓虚假的不自私,而选择长远的慢性自私。

所以,我们都应该知道,我们考研,或者不考研,想要成为什么样子,对不对得起父母及关心我们的人,有没有能力来回报他们,倘若没有足够能力,将来父母耄耋之年,将该依靠谁,是已经或者正在事业有成的我们,还是还在将就生活的我们,甚至不能正常生活的我们。

但愿我们的坚持都有回报,所有的美好都值得等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