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依旧

2019年12月31日,应该是又一个十年的结束。

这一天的南京,承受着似乎是前所未有的寒意——早上出门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外温是-4℃,路上残留的水已经结冰。直到下午,公司卫生间里面,还是能够看到,拖把在窗户上流下了一道冰溜子。

18点,下班的音乐声响起。我尽量快地收拾了东西,走出了办公楼,但是并没有回去。

609路的车次还是那样少。从一个站点走到了另一个站点,终于开来一辆。随着刷卡机的“嘀”声,我发现自己的公交卡仅剩下大概1.1元。

在镇南河路与浦滨路交叉口,司机突然打开车门,和外面的交警大声交谈了起来。起初我还以为是吵架,后来才从难以听懂的方言中听出来一点信息:路口修路,坑洼非常严重,车需要小心行驶。

在新浦路和浦口大道的交叉口,意外地发生了大堵车——或许并不是意外,我平常很少在这个时候乘车经过这里。司机骂着加塞的车,缓慢地通过了这个路段。

终于到了新浦路·康安路站——没错,我又去大润发了。

但是,到了大润发后,只见超市里满是没有价格标签的促销区域,一看,原来促销活动明天才开始。我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不幸,想:还不如明天过来呢。

然而,不幸中也有着幸运。当我到了最爱的临期商品区域,只见有一堆小香菇烧肉味的自热米饭摆在那里。原价24.8元,居然只需要5元。看了看保质期,过期时间是2020年1月8日,还好。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买下了所有的7盒,感觉赚翻了,毕竟我平常做饭的成本也是5元左右一餐。

不过,幸运也就到此为止了,一个又一个微小的不幸接踵而至。

结账的时候,我没有自带袋子,而且又以为一个袋子装不下,于是就扯了两个大袋子。然后,我后悔地发现,其实一个袋子可以装下7盒自热米饭的。于是,我多付了0.3元。

然后,当我习惯性地刷脸支付之后,突然发觉我选错了支付方式。这样一来,我要在十天之后就要为这笔消费还款。而如果用信用卡的话,可以再延迟十六天。这一段时间的现金流,恐怕会有危机。

我之前想着至少在今天吃顿好的,于是就去了肯德基,想买一个桶。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中,结果发现,自助点餐系统维护中,而且我想买的桶售罄了。

我失望地走了出来,拎着有一些重量的7盒自热米饭,想去地铁站旁边的麦当劳看看。走了两个街区,都没有见到北上的609路——如果有的话,我估计就直接回去了。

麦当劳今天有活动,名字中带“金”和金字旁的顾客,买桶可以买一送一。然而,我的名字并没有这么幸运,我自己也没有这么幸运,可以抱符合条件的人的大腿。就算如此,我还是在点餐机上翻了一通,感觉没有想要的,于是走了出去。

习惯性地打开高德地图,想看实时公交。结果发现,由于合同到期,高德地图上以后没有南京的实时公交信息了——一个小时之前还勉强有信息的,现在已经是“信号中断”。上个月底,当我回三门峡处理事务的时候,我说三门峡没有实时公交的时候,还显示着一丝蜗居在大城市的幸运感;结果,现在发生的事情,真的有一丝讽刺的戏剧感。

高德地图的提示

当然,我想想就知道,不另外下载应用的前提下,在哪里看实时公交。申请租房补贴什么的才需要用到的“我的南京”,这时候倒是发挥了用处。讽刺的是,实时公交功能中用的地图,还是高德地图。

基于Web的应用,在体验上显然不如原生应用丝滑。而且,以后我出行的时候查看交通信息,需要打开至少两个应用,很麻烦。

百度地图上还有没有实时公交,我不知道。我在手机上换用高德地图,是2016年的事情了——当时百度地图的关联启动直接把我那时的手机卡死了,就算是root、装防自启动的应用什么的都没有用。多亏现在的手机厂商在手机的权限和优化上下了工夫,否则我早就被这种关联启动的应用逼疯了——大厂的应用的关联启动简直是常态。

这时候,我看了看时间,已经19点多了。609路的末班车在20点,我再去任何一家超市或者是比较大的餐馆、快餐店都不现实了,今天就实现不了自己的心愿了。

于是,买的自热米饭,就成了我这个十年的最后一餐。味道还是不错的,不过毕竟是自热米饭,比不上自己做的,或者是餐馆里的饭,不过毕竟不需要自己动手,也不需要花很多钱,还是可以的。

2019年最后的晚餐

2018年末的考研前夜,我写过一篇文章,就叫《一事无成》。而今年,一事无成,依旧。

由于复习过晚,加上各种意外,考研的时候,我几乎是抱着必败的心态,答着考卷的。返程的公交车上,我笑着和家人说“今年绝对考不上”,周围是一脸诧异的考生和车外的瓢泼大雨。

实际上,在考完政治之后,不知为何,内心的我,还是想搏一把的,因为我明显感觉题很简单,几乎裸考的我居然能够完成。之后的英语,我在睡意下完成了考卷。

当然,我毫不意外地折戟在第二天的数学考场上。那时,我哀叹着自己偏偏在考前遭受那么多意外,以至于碰到这么容易的考题(是我自己潜意识里感觉容易,至于事实上容易不容易,我也不知道),却写不出一个完整的解答——千万不要笑,考前我数学Ⅲ只是跌跌撞撞地复习到导数。

最后一科的管理学,就算我注定考不上了,不知为何,还是想拼一把的。如同后来被曝光而成为笑柄的“量子波动速读”般,我疯狂地记着管理学的知识点。面对着试卷上法约尔和马斯洛的理论,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还是比较熟悉的——而且,这种文科性质的题目,就算你不会,还是很容易写出一大堆话的。平常毫无仪式感的我,在拆信封、封封条的时候,反倒仪式感爆满。

成绩出来的时候,面对着那么低的分数,我并没有那么伤心,只是有一点“时运不齐,命途多舛”的意味,毕竟裸考的情况下都有这么高的分,如果能好好复习的话,绝对可以进复试了。总之,感觉良好。

考研成绩

抱着必败的心态应战,明知自己必败,还是微笑着面对,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场景,估计在我的人生中,也是唯一一次了。

拖着将近三十公斤,大部分是书的行李,我回家了,开始了2019年的那个可能是人生中最长的寒假。

本来想拍关于高铁窗外风景的延时摄影视频,结果因为我妈的中途来电,中断了全部的摄影(手机上没有提示)。不知情的我,还遭到了站台的工作人员的阻拦,连列车开走的视频都没有拍到。下站台下穿隧道的时候,我身体重心稍微偏了一下,结果行李的重力直接把我压倒在地。

拖着那么多书,当然是想复习二战。结果,整个寒假,我除了连学校的专用网,查资料、写开题报告之外,和学习相关的,只是学习日语罢了,和考研什么的毫无关系。白拖那么多书了。

除了与考研毫无关系的学习,我还做了根管治疗。我的人生,几乎是废了——绝对不能喝碳酸饮料、吃比较硬的食物都要小心翼翼。也就是说,什么肥宅快乐水,都跟我无关了。本来我还对一堆东西过敏,结果不能吃喝的范围又扩大了。另外,冰淇淋什么的,吃起来,差不多也是痛苦大于快乐。

如果有来世,愿来世再无病痛,尤其是和吃喝相关的。

在本科生涯的最后一个三月,我还是选择了就业。这个过程,居然奇迹般地顺利——投了六份简历,面试了一次,就签约了。还记得那时,我的脑内循环着《天使降临到我身边》的OP和ED。

不过,我一直在想,我究竟是获得了千年一遇的幸运,还是我最终向这个世界做出了妥协?毕竟,就业在我大一时候的职业生涯发展规划里面,是最末的选择。

《天使降临到我身边》第三话 8:55

此后,因为论文的事情和导师争吵,我甚至差点毕不了业。那时的我,在宿舍哭了很久——上次这样哭,还是在将近两年前,那时的我被欺骗到人财两空,人生的前景顿时变成一片黑暗,花了超过半年才逐渐走出来。

3月份开始,不知为何,我的手臂上起了一个发黑的小肿块,我担心是致命的皮肤癌,但是因为赶论文,就一直没有去医院。那天我终于完成了论文,也终于到学校附近的皮研所检查了一下,好消息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坏消息(或许)是“只有手术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而手术恢复期是两周,我考虑到接下来的拍毕业照什么的,就没有手术。而且,我这几个月在图书馆泡了那么长时间,付出了相比其他人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辛苦,终于将论文选题从无到有地熟悉,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或许这就是我无法控制情绪、争吵的原因吧,毕竟平常的我,情绪是非常平和的。

这次,和两年前一样,我的人生前景也面临绝境。我仿佛听到各种链条断裂的声音,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我似乎又跌入无底的深渊之中。

但是,一个小时之后,在同学和家人的劝说之下,我终于平复了情绪,重新和导师讨论起论文的需要改正之处。最后,论文终于过了,查重也毫不意外得低到了3.6%。最后的答辩,虽然被打断了很多次,但是也是过了。那刻,我终于感受到自由的气息。

此后是聚餐、拍毕业照、租房、毕业典礼、搬运行李、领取证书、处理户口什么的了。除了处理户口走了一点弯路,其他的倒是挺顺利的。

那篇论文所研究的,也让那位导师的学生继续研究了。现在好像出了成果提交了,我也在作者之列,或许可以成为关于我的一点谈资吧,毕竟全世界70多亿人中,能够在期刊论文中有署名的,还是凤毛麟角的。

工作之后,我发现,果然还是上学的时候好啊。毕竟在学校的时候不需要天天早起,而且也有大量空闲的时间。

虽然我工作上还是挺认真的,而且脑子也好,但是面对着寒冬,我仍然觉得冷气逼人。

而且,就算是自己做饭,花费仍然无法降低。能存下来的钱,真的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我一直记着账,但是仍然无法知道那些钱都怎么了。

等待着租房补贴的我,在三人合租的房间中占了最大的分摊份额,也占据着最大的房间和独卫。但是,我还是无法将它称之为“家”,毕竟你无法在墙上打洞,装上在宜家中看了不知多少遍的洞洞板,挂上想要挂的东西。但是,如果想要能这样的家,谈何容易!过河卒子般的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家了。

房产中介朋友圈里的这张图不会让我动心,但是宜家的洞洞板反倒让我有了这样的感受

超市成了我最爱的去处,但是我还是不敢买生肉;进口的商品我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我还是只敢买临期的;烤箱和微波炉我看了不知道多少款,但是厨房没有地方放;绘画相关的书我翻了不知道多少本,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买一本回去开始练习;日语自学了那么长时间,但是不知道已经重新学了多少次,还是一如既往的“三分钟热度”;由于纸质书籍的重量让我刻骨铭心,我咬咬牙买了二手的Kindle Paperwhite 3,但是想看的书并没有那么多。

甚至是公司里面的活动,我分配到的小组得分也永远是最低的。身边的人抽奖抽中了不知道多少次,而我似乎与中奖绝缘。

——哦不,我实际上有两次中奖的经历。

一次是抽中了耐克的球鞋。虽然那双鞋迅速通过同学那边被转手了,我只是从其中赚取一点点差价。

另一次是一次公司活动中,我有幸靠着工号的最后两位抽中了李健的演唱会的门票。之后,我才惊讶地知道李健是谁,有什么经历,有哪些作品。不得不说,李健的唱功挺不错的。

那次我打车的时候,司机得知是李健的演唱会之后,还问我:“李健是谁?”

那次演唱会上,我记忆最深的是:在唱一首歌之前,李健说:“这首歌,送给年轻人——热恋中的男女。”然后,观众手中无线控制的应援棒瞬间变了色,周围顿时成了一片绿的海洋。

“这首歌,送给年轻人——热恋中的男女。”

演唱会结束后,打车也相当不易。最后,我和同时中奖的同事先是拼了车到了盛景华庭——他住的地方;然后我又在那里打车。本来打到一辆车,结果20分钟之后,我震惊地发现那辆车径直沿着江北大道快速路北上到了桥北,丝毫不顾冰雨中的我。无奈之下,我重新打了车。

晚上十一点半了。

在哔哩哔哩的跨年晚会作为背景之下,无心之中写了那么多,没有做什么校对,实在难为大家了。

虽然按照我的运气,新的一年,仍然会像以往那样不幸,仍然会像以往那样一事无成,但是,还是努力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