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神贯注的样子,真美

朋友的飞机下午降落厦门,我也借此机缘第一次乘坐brt来到岛内。

刷卡,进站,找了靠窗的双人座坐下。我心里惦念着再览一回集美大桥的壮观景象,却在下一站点,被一个刚上车女孩的状态吸引。

北纬25度的厦门,或许是在全国范围内霜降这个季节,为数不多的仍然可以露脚踝的地区吧。那个女孩落座在我的斜前方,半长的裙子掩不住她光洁纤细的小腿。她的头发好看地盘成蜈蚣形,显得干净清爽。与周遭大部分盯着手机的乘客不同,她上车后,拿出一本笔记密密麻麻的书,手中还纂着一支笔,在书上写写画画。她的耳朵里插着洁白的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书本世界中,与嘈杂的车厢隔绝开来。

车开过了嘉庚体育馆,行上了我心心念念的集美大桥,我却被她专注的模样吸引,没有精力再去观赏窗外湛蓝的海水和晴朗的天。

brt的行驶快速而平稳,少有颠簸。读书的女孩无人打扰,过一会儿又掏出了手机——剧情没有反转,她似乎只是在观看手机上的课件和笔记。我在她身后静静地观察着她,直到我的目的地到达。

从衣着和打扮来看,她应该是一名学生。也许下了公交车之后,她面对的将是一场面试,或是一次授课。或许她只是刚从一次疲惫的旅途回来,惊觉于自己竟多日没有翻开书本,想要补上这些日子的空白。但无论如何,她认真专注的样子,都是极美的。

可能这是因为自己做不到吧,我很佩服这些能将时间规划做到极致的人,每一分每一秒都被他们用在了刀刃上。漫长的通勤路程,我只会盯着窗口发呆或倚在车窗上休息,却从没有想到将书包里背着的沉甸甸的书本拿出来看一眼——那我又何必背着他们呢?是因为我以为我会有某一个时间,突然良心发现,翻开了书。却没有想到手机的吸引力远远比书本要大太多。

说句有些令人汗颜的话吧:我的背包里总是背着一本书的,不是上课时老师推荐的通识课本,就是各种名家书单里补充知识的课外食粮。然而我却几乎没有在自己零散的时间里翻开过它,总抱着一种读书需要大块完整时间的信念。然而完整的时间又哪里有那么容易得到?公交车上的一个小时,走在路上的40分钟,洗漱之后,坐在桌前酝酿睡意的20分钟。我完全可以插着耳机,听一段英语,或者抱着书本,读一个故事。可我选择了无法进行深度阅读的手机,并沉湎于其中,无法自拔。

尼尔波兹曼说,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这句话在娱乐至死的时代越来越得到印证。连上wifi,手机的5.5英寸屏幕里,住着另外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抱着手机,时而大笑,时而眉头紧锁,千姿百态。手机的荧光映照着我们油腻腻的脸庞。我们为了多年不联系朋友的某条朋友圈牵肠挂肚,我们将不停的刷新作为一种消磨时间的仪式感。仿佛如果失去了手机,我们便会活的像行尸走肉一般——也确实是如此,我见过太多人,也包括我自己,在手机电量只剩20%时,那种焦虑和心悸,就仿佛我们是手机的奴隶,而不是手机服务于我们。当我们被技术牢牢的把玩在股掌之间时,还有多少人能够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呢?

结尾好像应该点题,我没办法呼吁一句请放下手机。因为我深知我们的生活已经和手机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但我希望能像在公交车上偶遇的这个女孩儿一样,在嘈杂和拥挤的人群中,为自己开辟一片净土。在芸芸众生的包围之下,拥抱独立思考的花园。

因为我依然觉得,只有真正抚摸到纸质书的触感,大脑才会转动起来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