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距离在眉间皱了下(二)

约定好的周末,叶子拉着小姒跑去茶社。

“真他妈妈咪的折磨死人了这几天,你说他就不能好好说有什么事嘛,前世今生都被我整理了一遍,情债、世仇?我也不欠谁的啊。”叶子发誓,如果没有什么比霍顿拔火罐激发了洪荒之力还劲爆的消息,那个叫勖的家伙就别想好好回去!还有,除非是个帅哥~

在这一点上,叶子的三观还是挺正的。小男友虽然身高不占优势,但也是小鲜肉标准178,浓眉大眼帅得没话说~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死乞白赖追着人家不放,嘿嘿。

“那干脆就别去了,感觉是个渣,净琢磨些吊人胃口的情节,嗨叶子,你可想好了,最近人贩子猖獗着嘞,我都还没交过男朋友~”

“重点重点来了,男——朋——友!是帅哥就倾情奉献!走啦走啦~”叶子说这句话语调超级夸张,怕是谁不知道她心虚似的。

蝉鸣声燥热了每一寸皮肤,记忆里数不清的类似的仲夏,都在重复着回家和上学的线。

我记得每个归客,甚至路人,不敢轻易下笔镌刻下那些美好,怕流走在笔尖的就是经年后仅存的纪念,而那些鲜活的身影只变成水中月,无处探取,甚至再难启齿。

我就是这样放在心里,在谁的浮世尘烟里途经、残存、再消散,而你只会在我的时光轴里沉眠,就算爱恨情仇跌打烈焰,终究会成为我对抗世界的铠甲下温柔的伤疤。

所以,我绝不会忘记谁,就算真的没熬过那些锤炼,只要我看见你的脸,我一定会记得的——记得,一个我曾经拼命想忘记的人吗?有多难过,需要埋没才能够心安理得……

我,开始犹豫了。

叶子放慢了脚步,本来拽着小姒的胳膊走在前边,不自觉得拖着她的小指慢慢地踱着步子。小姒好像明白了什么,任由叶子拽着她本就短了一截似的小指。

“我说,不会真是情仇吧!”

你丫,真是太煞风景了,一点都不会察言观色、看气氛说话吗傻子!

穿过时光来到这里

走到茶社前,叶子朝玻璃落地窗内扫了扫,熟悉的脸都是大学同学,哪有记忆里高一同学的面庞!大男生迟到这可不绅士!更严重的话难不成怕玩笑开得太大不敢出现直接放我们鸽子?

“唉叶子叶子,手机亮了,怎么又静音了你~”叶子收回小情绪,错愕得看着小姒脸上看智障的表情,抱歉地笑笑。

“是勖吗,你在哪里,我们到了!”

“嗯——你是拿着嫩黄色手机背粉色包包的那个女生吗?”

“嗯!你在哪里呀?!”叶子的语气里有些愠怒和埋怨,最讨厌这种身在别人的视线里一切被别人掌握的感觉了!

她向街道上眺望过去,人潮中都是一张张焦灼的、冷淡的陌生人的脸,明媚的、失落的、找不到一丝似曾相识的熟悉。

“别找了……我在这里。”

背后手指敲击玻璃的声音“嗒嗒嗒——嗒嗒嗒——”好像是一直在那里,等了很久按捺不住的呼唤,好像曾经有人在后桌拿笔头戳她背后的玩笑,又好像课间趴在桌子上睡觉时候谁不安分的手指尖。

嗨,坏丫头,原来你是真的,真的不记得了啊。你是有多残忍才可以这么自私地忘记,要别人背着记忆,枕着负罪感整夜整夜无法入眠。坏丫头,但是,你还是被我抓到了!

阳光明晃晃地打在落地玻璃上,反射回来的光刺得眼睛生疼,小姒站过去挡住直射而来的阳光,叶子转过头来默契地微笑,逆着光线的小姒,背生万千光芒,梦幻得像泡沫。视线收回所及之处是一张明明灭灭躲在阴影里的脸。

陌生的,却扬着微笑的脸。

那样的微笑似是穿过时间的囹圄,分明倒映着重叠的幻影。透过一层玻璃,手掌触摸到的只是冰凉的温度,真真假假地没有熟悉的体温。

不过,长发真的很适合你呢,丫头。

“哈咯,哈咯~”叶子拉着小姒一路跟陌生人打招呼,到勖面前突然站定,一副严肃脸:“初!次!见!面!我叫叶子,她是我室友小姒。”

男生满脸大写的尴尬,唐突地站起来,话却被生生噎回去。

那就,初次见面吧。

听到男生讲到一些关于高一的同学老师以及班上发生的一些印象深刻的事,叶子才意识到对面坐着的可能真的是高中同学,可是自己竟然没头没脑地把别人忘了,甚至看到脸都不记得……丢死人了。

“那你还记得我们班上的那对双胞胎兄弟吗?”

“双---胞胎?不是吧,和双胞胎同班我绝对会记得的,我还从来没有过呢。”叶子搅着杯子里的芒果果肉,思忖着一定没这回事,又朝勖坚定地点了点头。

有多难过,才那决绝拼了命地抹掉一切关于我们的回忆……

抱歉,那,可不可以让我自私地决定——

“那就重新认识吧!我是勖,正好也在这个城市上学,所以fish让我照顾着你,呃——我也是双胞胎兄弟的好朋友。”

那个笑容,不掺任何杂念,明媚了那段人生地不熟的大学适应期,叶子还来不及反应,他就轰轰烈烈地挤进了她的生命。

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既然她的小男友已经登场了,那就从他说起吧。

高二的那个暑假,为了能以最好的状态备战高考,叶子被爸妈送到数学老师家补课(叶子的高中,高二就已经分了文科班、理科班,高三就不会再打乱学生循序直升)。

第一天去数学老师费费家补习,算是预热,适应一下环境,叶子推开门的时候看见周围都是些老同学,阿海、橙子、小钰、骏,从小到大第一次上补习班,还好也都是一个班的,挑了个位置坐在小钰身边,在场的独独两个女生就好像找到了依靠似的唠起嗑儿来。

补习的地儿是费费装修好但没有入住的公寓,课桌都安置在宽敞的客厅里,与其说是课桌,不如说是张大圆桌,大家都围在圆桌旁,这样的补习方式——还真费费。

“大家先适应适应,那边男生,去把空调捣鼓下开下来,待会儿还有两位同学,人全了再玩起来~“费费舔着肚子,好像怕怠慢客人般招呼大家。

这种感觉真好啊~谁都还没有被高考的泥潭淹没,怀揣着未知的远方和不切实际的梦想磕磕绊绊,一边被家长催促着踏上这段十二年磨一剑的血泪战场,一边计算这日子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还早呢,再玩几天放松一下——等高考就这么硬生生地杵在面前时,谁都有输死拼搏过,最后的最后,不过是一场丢盔弃甲的考试,一次无关道别的分手仪式,一幕见证友谊天长地久抑或时间抵死锋利的过场……

叶子收回迷离的思绪准备插上耳机补补眠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以后的很多时间再回想起来,原来就在那个瞬间,看到推门而入的他的脸,就已经莫名其妙地沦陷了。

他叫褚休。

因为遇见你

在教室里,褚休坐在她的后桌偏一个座位,叶子总喜欢和后桌的“小眼睛”调笑,扯他的鞋带、借他的作业、抢他的零食……却总是不好意思去打扰他同桌似的,很多次不巧转过身来对上休眼神的时候,他的眼神又忽离忽近,好像目光本就是落在远方,却被叶子强行挡住。

唯一的交集是有次叶子又在和小眼睛闹,小眼睛在叶子的涂鸦上想再添几笔,她抓着草稿纸猛得一拽,笔尖也顺势划到她的手,拉出一道小小的口子——

“没事吧…是你自己抢的,谁让你的!”

“没什么没什么~”叶子甩甩手指头,敷衍同桌投来的关切的眼神,转过头来又凶神恶煞地对着小眼睛,“不过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你摊上大事儿了!”

叶子把腿也从桌肚子下抽出来,整个身体转向后座。

这学校就是不贴心,课桌前面档个铁板干啥呢,转过来“讨论问题”还得考虑怎么才能把腿搁在舒服地儿!

换了个相对不别扭的姿势,叶子把手摊在桌上,一副你不解决事儿我就赖着不走的架势。

小眼睛正收拾桌上的残局,面对这么个女生,脸憋得通红,不好意思道歉又觉得些许内疚。

现场气氛极其尴尬,叶子都有点撑不住了。

“喏。”一张创口贴突然被扔在桌上,叶子错愕地抬起头,褚休已经没发生什么事儿似得安静坐下插上耳机了。

刚刚他突然跑到后面是去问同学找创可贴的?叶子简直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这是平时不爱搭理人的褚休?

“哦?有戏!褚休你个闷骚男~从实招来!”小眼睛唯恐天下不乱,叶子赶紧转过身,又回头把创可贴捞回来。

不会,是真的吧……

不过,这不是在做梦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