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阿冈昆(二):乘风破浪的连体双舟

穿越阿冈昆(二):乘风破浪的连体双舟

(叔丁)

8月24日晚我们幸运地找到White Trout Lake上的小岛宿营

看看这营地大门口的台阶,霸气的岩石,有一种住宿在五星级宾馆的满足感。

第二天早上,我沿着湖岸转悠,拍了一会儿朝阳。

等我换上湿衣绕着长不过一百米长的小岛游泳时,我发现Ed和先生都找不到了。Hong照例在岛的一角垂钓,风浪很大,她不敢把船一个人划出湖面。White Trout Lake是一个不小的湖泊。

湖水在小岛的尖角处形成波浪,我在水中时而随波逐流,时而逆流钻进浪底。终于在小岛一边的湾里见到男人们,还有我们的两条红船。

先生是个优秀的烧火工,有一把高品质的折叠锯,每次宿营必随身携带,就像剑客的佩剑。没想到这次用在锯木棍绑船上了。打包时询问他为什么带那么多绳子,都顾左右而言他,如今总算找到答案。

虽然我们在这样一个五星级豪华岛上,要寻找这样三根粗细长短适宜的干树棍也是不易。所以先生精心打磨。几个月前就听他提起在大湖中如果风浪太大,可以把独木舟绑在一起连体划行。但真看到他要付诸实践也大为意外。

执着的人是有魅力的。执着的人也极具蛊惑力。Ed被蛊惑着帮忙了。

连体双舟。

今天我们要划过White Trout Lake,Big Trout Lake这两处相对比较宽阔的湖泊。相比上一篇中的睡莲水道,这不是独木舟所擅长的水况。而昨夜下雨降温,风向从东南转为西北,我们需要逆风破浪而行。

Ed一家三人外加狗狗Toby,遇到风浪确实需要小心。Toby体重只比我轻十磅,却不如我聪明会划船如飞,相反只会在船上左转右晃地捣乱。虽然是爸爸的贴身小皮袄,但在大浪中绝对是个不稳定因素。双舟连体,确实给每个人都吃了颗定心丸儿。

只是有利,就有弊。独木舟自然不是为连体设计,两船绑在一起,划起来费力又缓慢。每一桨下去,以为早已经用了洪荒之力,可双舟只是点到为止地稍微向前移动一下下,或者我就根本看不出它在动。

双舟的另一个弊处是两船中间的浪特别大,我和Hong,还有James都被打湿。好在我穿着Goretex上衣,而Hong忘了穿,上了岸冻得发抖。

Ed不用费心掌舵,腾出手来录了一段双舟视频。

Hong与我做在前面做费力不讨巧的水手。这一段湖面平静,但我们只能划到Portage再拆掉木棍。

好在有Hong相伴,我们开始聊天,聊个地老天荒,时间不知不觉中度过。

上岸前拍照留念。在湖中我们没有遇到几条船,估计风浪太大,好多人都停下等待。

过了第二个Portage我们把双舟分开,拆绳子又用了许久时间。Hong划上自家的船马上脱口而出,好快。我一桨下去,小船嗖的一声向前飞去。划船的感觉终于找回来了。

风浪,连体双舟,外加我们出发的晚,我们到达Red Pine Bay与北路船友会合已经是晚上7点多。

我们最后一天到了Cedar Lake,要横跨湖面划到北岸的Brent。先生看着湖上的浪又开始念叨,浪不小啊,不知Ed他们行不行。我心说,你难道又要连体?

一连成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