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8聚缘茶楼

文/乐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哥,在哪里?忙不忙?我想跟你坐坐?”

阿成来电。

“好的,老地方吧!”我说。

我说的老地方是公司附近的一家茶楼,环境一般消费也不高,很适

合我们碰头小聚。

阿成是我去年跑顺丰车时认识的。初次见他,发现小伙长的还挺帅,三十上下的年纪。接近一米八的个头,浓眉,高鼻梁,有点像张嘉译。只是戴了一副眼镜,有点害羞。

我是一名建材销售,那天跑很远的一个小区,回来的时候他搭车就拉上了,聊天中得知我们是老乡,同一个乡镇,不同的村子。他也是干这行的,并且干了有两年多了,业绩一般,同行加老乡,联系也频繁,一年多了,处的跟哥们似的。我们也在业务上互相介绍客户,关系不错,大家都觉得可交!

半小时后我们都到了,跟往常一样,老板也不再问我们喝什么,去的次数多了,都知道,两杯素茶上来,阿成抽烟,我们开聊。

“李哥,我要走了,我要回咱们老家了!”

“开玩笑还是真的?”我不是很相信,有点突然。

“是真的,我必须要回去了,我想好了。”

“想不想好都得回去了。”他顿了顿又说。

“咋回事?”

“给哥慢慢的讲来啊!”我学着唱戏的腔调对他说。

他重新抽出一根烟点上,

“讲之前你要故作深沉状”我笑着说。

“是的”他也开玩笑似的说。

其实我从他的眼神中觉察到,这并不是装出来的。他不轻松。

因为一年多来,他似乎从没主动在我面前提过他的家人。我猜想,他也许是经历过一些事情的。

“你有故事我有茶,今天的茶钱我请了,就听你讲故事了。开始你的表演吧!”我故作郑重的说。

“父亲身体不太好,要我回去,不然奶奶没人照顾。

我说“怎么,你们家其他人呢?”

“李哥,我给你从头说起吧,说来话长。”

“我父母生了我和我弟弟,我们村子你应该听说过我们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堰塞湖,弟弟八岁那年去湖边玩,掉湖里就没上来。那年我十岁,母亲当时就急疯了,是真的疯了。后来我们到处给她看病,有一段时间基本上好了,可是我上初中那几年,母亲的病又犯了,经常跑到学校来,不分场合的又哭又笑,很多同学都知道那是我母亲,我骂她回去,她就哭,那时候我也恨她,甚至恨我父亲,恨我自己。”

“你上初中那时候我也上初中,我也有印象,有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有来过学校,在校门口很多人都围着看。我插话道,可能那就是你母亲。”

“应该就是。”

我记得很清楚,一个中等个头的女人,一边做着耕地的动作,一边嘴里喊着:“汪石,汪石,吁。。。”一会拿出随身带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只精致的绣花鞋,一看就知道是老人过世时候才穿的。她对着众人说“这是我的吃饭碗。”

中午时候,有个饭馆老板娘端了碗面给她,那时候似乎清醒了,她接过碗,蹲着饭馆门口,连声道谢:“非常谢谢,她姨,我的日子过得恓惶的很。吃饭的同时,我看到她大颗大颗的泪珠砸进碗里。”

这些我印象中的细节,我没敢对他说,可是我确实印象很深。

“我上高二那年冬天,特别冷,当时下了一场大雪,母亲走失了,几天没回来,全村人出动,在离村子二十多里的山沟里找到了母亲,已经冻死了。”阿成低下头猛吸了一口烟,又端过茶杯把剩下的水喝完了。

“母亲走后,我就辍学了,如果继续学,一年后以我当时的成绩考个普通本科还是没问题的,可是我没有力气继续了。”

“后来一直跟着村里的人干工地,02年的时候,过年回家,一次跟村里的大学生聊天,他们告诉我,他们都在学校学习电脑,将来会电脑的人都容易找到轻松的工作,还有聊一种叫QQ的东西。我好奇,年后就用打工的钱给自己买了一台电脑。慢慢的请教他们,学习装机,买书自学基本的一些操作,甚至学会了玩游戏。”

“14年,有个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当时在成都工作,我跟着他过来,刚开始做洗车工,后来送快递,也卖过保险,再就是前年应聘到现在的这家公司做销售,一直到今天。

李哥,不好意思,之前你问我老婆孩子在老家吗?我给你说是的,我撒谎了,我怕别人笑话我。其实我没结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直到今天我都没有谈过恋爱,你信吗?他很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我确实不信”我也笑着说。

“现在的小年轻,哪个不是谈过三四次恋爱,我们这个年龄的,至少一次总谈过吧?”

“没有”他很坚定的回答。

“那总有人喜欢过你,或者你暗恋过别人吧?”

“我暗恋过别人,有没有人喜欢过我,我就不知道了。”

“你这个呆子”我心说。

他重新点起一支烟,顿了顿说,“不说了,过几天公司批了我就真的回去了,到时候你回老家还能瞧得起兄弟的话就来家坐坐吧!”

“看情况吧”我开玩笑的说。

看他抽烟很凶

我问他“你一天抽几包烟”

“两包”他轻描淡写的说。

“你已经消化的够多了,给别人留一点吧”我好像真的有点生气的说。

几天后,阿成微信发来一张照片,火炉上烤着玉米,土豆,还有馒头,附带一行字:“李哥,喝茶喽”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