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要如何度过那些趣味索然的岁月?---墨梵杂感

又是一个沉寂的夜晚,又是一个没有月亮的不眠之夜。一种独属于这个季节、这座城市的寒冷,正静静地侵袭着我。

这是一座大学的夜晚,街区上早已空无一人,远处的一辆辆货运大卡车缓缓开来,工人们喊着口号、说着笑话把待取的源源不断的快递搬到驿站里。他们勤奋工作,将自己沉浸于繁琐的劳动中,换取着微薄的收入。他们的生活缺少了些许轻松的亮色。

“千篇一律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少年坐在温暖舒适的星巴克咖啡厅里,他看着寒风中装卸快递的工人。喝完咖啡,他悠闲地坐上一辆专车,去赶赴一场不知名的聚会,他的生活,同样缺少了些许厚重的底色。

在我所理解的世界,总有人在做着别人一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也总有人在做着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比尔.盖茨说过,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公平。但是,我们都还在同一片天宇下相安无事,各自快活。有钱的小明今天去参加了两场舞会,手上戴的表可以让普通的家庭奋斗一年;没钱的小光去当了一天志愿者,帮助了几个上了岁数的老爷爷和老奶奶,晚上自己买了一个新鲜出炉的肉夹馍,每咬一口都有诱人的汤汁流下来……两个人生活在截然不同的世界,但是上帝的规则告诉我们,这些人都会在相近的时间死去。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度的,你要充分利用她,做到无怨无悔和不留遗憾。

趣味索然的时光,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断了一场准备已久的舞会;如同一次地震摧毁了整个世界最美好的建筑;如同孩子最喜欢的冰棍掉在了地上;又如同被碰洒的饮料慢慢被阳光烘干;又如同一场浪漫而精彩的电影戛然而止后的漫长沉默。

这就是我们终将要面对的东西,在这个贪慕虚荣的浮华时代。因为热爱,有人拿着微薄的报酬,奋笔疾书;因为梦想,有人卖掉心爱的器物,决然远行;因为窘迫,有人在寒风中穿着一件单衣,辛苦劳作;因为贪婪,有人忘掉贞洁,苟且在他人的床榻。

常常感到趣味索然,勤奋、努力、学习、游戏,何去何从?自己、他人、世界,不知这之中哪一个是过去的你,哪一个是现在的你,哪一个是未来的你。

我们生在一片古老的土地,几千年来,“达观乐天”是祖先留给我们最动人的精神遗产之一,这种困窘也不该其志的信念早已融入我们的血脉,让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毁灭之中新生,让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沉寂中奋起。但是不知为何,在儒家光芒照亮华夏大地的两千五百多年后,我们整个民族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颓唐。

“是我们拥有的太多了吗?”我时常扪心自问,在短短的三十年时间,我们创造了西方世界几百年创造的财富,我们有着前所未有的明确目标,并集中全国最优质的资源向着那个目标迈进。整个世界都在赞叹我们,羡慕我们,甚至畏惧我们,但是只有在这个庞大的“围城”内部,只有在万千沉寂的灵魂之中,才能看到一种深深的颓唐和迷茫。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变成如此的模样?月色下,我一次又一次地叩问自己。

一天接着一天,一年走过一年。我们看着愈发宽广的街道,我们看着愈发光鲜的橱窗,我们看着行走的穿着Gucci和LV的人们,我们看着河流般的车水马龙,看着令人赞叹的崭新的城市天际线……我们生活在一辆疾驰的快车之上,这辆快车以梦的名义启程,去向一个叫做“幸福”的国度。但是,这车上的多少乘客在浑浑噩噩着,这车上又有多少人怀念着途经的那些古旧的街巷和漫漫的林原……然而,我们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名为幸福之旅的伟大线路,其实也是一种单程的,不由我们意愿掌控的旅行。

除非战争降临,我们再也不会经历父辈们和祖辈们的那种贫瘠,我们再也不会度过那种节衣缩食的岁月,我们也再无法体会一家人围坐一桌吃一道肉菜所带来的欣喜与感动;我们再也无法体会坐着末班车从县城去到市里的那种激动。我们从物质的追寻者,慢慢成为了物质的主人,我们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买到我们想要的一切。我们可以早上在伦敦,而晚上在纽约,我们可以在清晨的第一缕朝阳中平视埃菲尔铁塔的塔尖,我们也可以在暮色中俯瞰上海地面小如蚂蚁般的人们。但是我们真正可以驾驭物质了吗,我们是否变得更加虚荣,是否变得更加虚伪,我们是否会因为深深的落寂而感伤,我们又是否会因为过度的感伤而继续挥霍以求忘却?

曾经,我也是一个永远看着前方的孩子,我轻视父辈祖辈们那些经常回望过去的劝导,我热衷于步行街和摩天大楼,我厌恶山水园林和老头老太太们的凉亭,我认为年轻就是一往无前,就是无畏地重逢和永远的胜利。但是慢慢的,当我饱受生活的重击和陌生人扑面而来的恶意,我学会了回望。回望那些父辈们的努力,回望那些在黑暗中帮过自己的人,回望那些悲伤的岁月,回望那些快乐的时光。

有人说,所谓长大,就是慢慢变成自己年少时代所讨厌的那个人。是的,我也越来越讨厌自己了。那些我曾经的青涩和不甘,那些曾经陪伴我们的人们,那些我年少心中的金戈铁马,那些梦中都会相遇的女孩,那些故事和那些泪水。我们活在一个羞于抒发真情的年代,原谅我在今晚做一个“矫情”的人。有的话必须说出心中才能好受,有的故事必须写下才不会感到遗憾。在这个社交高度发达的社会,群体意识下独立而真情的表达,真的变得很奢侈,也很冒险。

在那些趣味索然的时光,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当那种深深的孤独与不安将你弥漫,当那些尾随时光而来的往事将你包围,请你依然选择勇敢、选择善良。有人选择酒醉麻木,有人选择随波逐流,甚至有人选择伤害他人。我无权评判他人的选择,但我会一直坚持善良和保持初心。

夜更深了,不知这个掩藏着一切欢笑与悲伤的黑暗幕布后还发生着怎样的故事,还有多少人正在流泪坚守?多少人正在微笑作恶?但是我始终想做那个怀揣简单梦想的孩子,用自己有力地双臂去拥抱所爱的人,用自己温热的心去温暖善良的人。多年之后,或许我仍然没能站在巅峰,去领略更大更宽广的世界,但此生无憾。因为,站立在大地之上,我从来都不曾忘记仰望头顶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