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一起走进市委大院的年轻人,如今都怎么样了?

刚入职的我们

2005年,我一毕业便加入了公务员大军,当时在某市直机关,住在一座由公社时期行署办公楼改造的宿舍楼。

这是一座外围由砖头砌成,内部由水泥和木地板混搭的三层小楼。每一层仅一个洗手间,每个洗手间有三个蹲位,不分男女。隔音效果不好,走路时木板的吱呀声恁是让人生出一种时空的穿越感。

三楼洗手间后来被改造出了一个洗澡间、一个洗衣间,相比较而言,无论是位置、采光,还是居住条件都最好,其次二楼,再次一楼。二楼当时还有两个部门在办公,除了他们的办公室及档案室,其它的房间都成了年轻人的宿舍。

虽然条件很简陋,但这对刚工作没有任何积蓄的我来说,已经是极好了。我能有免费的宿舍可住,还是主官帮我极力争取来的,当时能住进去的不是重要部门的干部,就是在那里有办公室所有权的部门干部。

我入住时,里面已经住了好几个年轻人了,都来自市直机关。按先来后到规则,三楼及二楼的房间住的都是早我报道的年轻人,我和一个从县里调上来的年轻人住在一楼。

因为同属市委大院,分属不同部门,大家都很年轻,很快便玩到了一起。那时候的我们,吐槽工作环境、收入水平、生活条件,八卦机关里的人和事,调侃单身的男男女女,偶尔会聊起明天,剩下的日子都是搭伙做饭、爬山打球,日子过得轻快。

一起吃喝玩乐的美好岁月,弥补了对公务员幻灭的遗憾,排解了孤独,充实了青春,让初识在机关大院的岁月有了一抹鲜艳的、欢快的色彩。

这份友情单纯、质朴,十分难得珍贵,我和其中几个成为了好朋友,时至今日仍关系密切,最重要的是,我在那里找到了人生伴侣。

后来的我们

这栋楼里的年轻人,学历都很高,有一个一本大学的研究生,两个985高校的高材生,其他都是重点院校的毕业生,大家都是直接从学校考来的,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我们分成了两拨,一拨就是本地人,没想过离开,他们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提拔。另一拨人考来前,没想到那个地区的公务员收入如此之低,所以最关心两件事:一是什么时候能涨工资;另一个是有没有机会调离,到省城或到发达地区去。

我们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

如今14年过去了,当年各奔前程、努力追梦的我们,有了怎样的改变?列几个代表人物,大家感受一下。

1号:锦哥,某部委驻香港办事处,副处长

我在之前的《公务员异地调动,难于上青天!》文章里介绍过他,他的人生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传奇。

某211大学毕业,选调生,一路从乡镇到区、市、省,再到香港,只用了短短的9年时间。

每每提起他,我们是既羡慕又惊叹,不得不说他的实力和运气并存,这样的例子应该不多吧。

2号:军哥,某区领导,副处级

2006年,全市选拔年轻干部到乡镇任一把手,符合条件的仅2名,他是其中1名,把我们这些一起玩的兄弟姐妹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老实说,论实力、能力,他在我们这一群人中真不是拔尖的,但奈何就只有他符合条件,所以有时候提拔不一定全看能力,条件也是非常重要的,譬如他是硕士,别人不是,就有可能突围。

3号:力哥,市直重要部门,科长

2006年,力哥选择辞职读研,三年后,他在省城某研究所工作,但因为与爱人两地分居,而他爱人一直希望他回到原单位,所以他一直犹豫不决。

后来儿子出生,两地分居的生活促使他下了决心,最终回到了原单位。

为什么他还能回去?因为他的学校和专业,大概是全中国唯一不用考试可直接录用的学校和专业了吧。

力哥的选择一直有两种声音,他爱人和儿子自然是欢喜的,但他妈妈一直觉得可惜,在我们面前也流露出遗憾。

事实上,我也觉得有点可惜,以他的才干,在省城可以发展得很好,倘若最终还是要回去,何苦当年要离开?耽误了读研又工作的那几年,足够他往上一级了。

4号:华哥,省直某部门,级别不详

华哥就是和我同住一楼的那个年轻人,当年,他和我们关系不算亲近,仅点头之交,我和他经常在洗脸时遇见,挺尴尬的。

他985高校毕业,很沉稳内敛,真得很适合机关。他的经历也非常励志,从县城到市直部门再到省直部门,花了7年时间,后来他调到省城后,我们也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5号:叶子,省直某部门,正科级

叶子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是我和周先生的介绍人。

她口才了得,社交能力强,做事灵活,能力出众。原来她在一个权势部门,马上要提拔为副处了,但为了解决两地分居,选择了遴选到省直边缘部门的边缘处室,可以说为了家庭作出了很大的牺牲。

6号:周先生,某高校,教师

我的爱人,他的经历大家已经很熟悉了,985高校毕业,当年不甘于一份几百元的工资,毅然辞职,一路读研读博再到留校任教,走得很辛苦但还算有收获。

7号:怀岛,某区事业单位,普通职工

就是本人了,为了爱情为了家庭,从市直部门的副科再到区属事业单位的普通职工,若问我有没有遗憾,您说呢?

周先生欺负我的时候,我就气自己当年咋看上他了呢?

周先生爱我的时候,我就夸自己当年真勇敢果断,选择他真是明智啊!

哈哈!

还有几个关系要好的人,他们都还在原单位。其中明姐很早便提拔为科长,但此后便一直原地踏步,现在都成了她所在系统的元老级人物了;成哥长得非常帅气,但做事情可能有点慢,所以发展得也比较慢,现在才副科;秀姐是工勤编,所以也提拔不了,但她非常让人钦佩,是军嫂,与老公至今仍两地分居,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她的女儿被培养得非常独立;辉哥是非编人员,现在跳槽到某企业,收入也翻了好几番。

前行的路

14年过去,大家都已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平时联系得已经很少了,但除了军哥和华哥,我们其他人依然是朋友,一个电话就能让彼此成话痨。

留在本地的人最近一次聚会是在我怀孕那年,当时锦哥、周先生和我没在场,其他人都来了。周先生、我与他们视频的那一刹那,仿佛又回到了14年前的那个夏天,多么美好、多么年轻啊!

毕业后,能收获这样一份友情,很满足!

回望我们前行的路,有三条感悟和大家分享:

1.不抛弃不放弃

有梦就要去追,我们这些人,当年都曾幻想过离开,或到大地方去,或到省城去,如今大部分人都做到了,我们勇敢地走出了第一步,并把握住了机会。

再艰难的过程,如今回望,都不过如此,因此要不畏难、不抛弃、不放弃。

追梦路上,永远不要放弃成长,或掌握知识,或积累实力,或积攒人脉,也许在下一个拐角,这些就能助一臂之力,让我们收获梦想。

2.先行一步步步先行

通过我的这些楼友们的经历,会发现一个道理:只要一步领先,就有可能步步领先。

譬如军哥,当年他是以硕士研究生的身份进机关的,转正即为副主任科员,所以起点比我们高。全市选拔年轻干部时,仅“30岁以下副科级干部,任职三年”这一条件就刷掉了一批竞争者,后来他转为乡镇一把手,又列为了区级副处级领导的后备干部,可以说相当漂亮了!

反观力哥,他因为读研工作担搁了四年,如果这四年他还在原单位,以他所在的部门科室,现在是副处也不是不可能。当年年轻人少,竞争者不多,但四年之后,他反而要从副主任科员开始,与一批的后起之秀竞争,提拔速度多少还是受影响的。

3.有舍就有得

没有完美的人生,只有权宜的选择。

叶子、周先生和我都放弃了一些,又收获了一些,到底这种选择是不是正确的,谁又说得清呢?毕竟我们没办法同时过两种生活来比较,更没办法再来一次。唯有追求本心,适合当下的选择即是最好的!

人至中年,常常想起念起这些老朋友,愿我们将来的路也越走越宽敞!愿大家都能平安顺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