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光 现实世界(1)

图片来自网络

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极目望去,偌大路面看不见第二辆车的影子。柏油路面升起团团气体,一片一片,大片大片,隐约的,模糊的。看得见的透明,就像微风拂动的海水表面,一波一澜,无序滚动。这是最终没有承受住夏季特有磨砺烘烤的空气,扭曲地抽动着变形的躯体想要脱离,却由于太过沉重终究无法逃出已有的桎梏。夏季的热浪在我眼前涌动,我不知道世界是否会被它弄得模糊,但我被它搅得模糊了,心里空落落的。我,看得见急速移动的山川田野,看得见延绵伸展的路面,却不知道这条路到底通向何方,天堂还是地狱?

不知用了多长时间,车子已下高速公路。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车子穿进一条狭窄到仅能通行一辆车的小巷,并且最终停在一栋还未粉刷完毕的楼房旁。

“宝贝,下车!”

我听话地下了车。爸爸走在前方带路。途中我们经过一口水井,那是一口未经粉刷的水井,长满青苔的砖块全然裸露在外,看上去应该有些年代了。我不自觉地朝井内望去。黑色的容器盛满黑色液体,一个头像诡异地悬于水面,和井一般漆黑,犹如封存井底的女鬼,随时准备伸出腐化的双手拖下几个玩物,以解常年关押在井底的孤寂。我迅速缩回头移开视线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告诫自己千万不要离这口古井太近。这是一口绝望破败的古井,收容了世间太多的黑暗,看不见底,没有尽头,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深。

接下来是单元楼入口。木质楼梯悬挂眼前,每走一步楼梯都要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木头有些潮湿,不时散发出难闻的古旧霉味,摇摇曳曳,好像随时都准备无条件塌陷。墙面不够干净,灰尘是显而易见的,还有一些黑乎乎的不明物体覆盖其上,清晰的条条裂缝像是墙壁无言的伤疤杂乱分布,有些地方干脆就是一个向内凹陷的大坑。墙角结有蛛网,密密麻麻,没有规律可循。蛛网上布满灰尘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昆虫的尸体外壳,网的主人已不见踪影,看来是离开了好一段时间。即使是三个人一同行走,我在中间,这条楼道仍会带给我一种很不安全的压迫感,比如此刻的我正在楼梯上行走,心中却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生怕右面的墙壁会不小心失去支点朝我砸来。

租住的房屋在六楼,顶层,虽然有些高,但总算可以离霉味远些,离那口阴森的古井远些。

房门也是木质的,涂有一层红色油漆,油漆涂抹得并不均匀,像小孩无意打翻的颜料,深深浅浅,没有规律。屋子不大,两室一厅,屋内光线暗淡,墙壁有些脱落,地面是冷冰冰的大理石地板,家具很简单,可以毫不费劲地全部列举出来:一张木床,一张铁床,一个餐桌,几只板凳,一台黑白电视,都是旧的,甚至可以用“破败”来形容。真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更换过多少批匆匆客人,我又是它的第几位收容者。

“怎么这样的房子?”妈妈不满地皱起眉头。

“没办法,附近就这里有房可以租,这孩子又不愿住宿舍,我都说了跟同学们一起住宿舍会更方便,宝贝,真的不愿意?”

我朝向爸爸,机械摇头。“我想一个人住。”

“一个人是不让你住的,你妈会请假过来照顾你。”

“对,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们怎么放心。就是……这样的条件宝贝你真能适应?”

我确实没有见过这么破旧阴森的房子,但进来了就只有适应了,反正就一年,只有一年。

我淡然一笑。“放心吧,没事,说不定这样更能激励我努力学习呢!”

顺着墙壁,我在这个狭小空间里缓步行走。住在这里算不算是定居?

走着走着,突然有些乏困,想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闭闭眼。朝室内属于我的房间快速瞄过,木质的光秃秃的床,像一尊略大的棺材,死气沉沉的占据了屋内大半的空间,或许这个空间本就不大,于是多了个稍大的物体就更显得拥挤。黯淡的光线为“小巧”的空间披上一层诡秘外套,叫人怎么也看不透,让人莫名其妙的不安。眉头微皱。

“怎么了,宝贝?”爸爸正好逮住我表露出不满的瞬间。

我挤出笑脸。“没什么。”

“跟妈妈说,是不是对这个房子不满意?这地方条件确实太差了,怎么看都像是个乡下,走,我们不租这里了,我们这就换个好点的地方。”妈妈一边说一边拉住我往外走。

都说女人更懂女人心,这话确实是有根据的。不过,内心被识破却并未增添我丝毫的快感,反而更加让我心烦意乱。我用力甩开妈妈的手,声音几近于吼。“干什么,我都说没事了你还要怎样?住哪不都是住吗,我是来补习的,又不是游玩!”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横空降临,印在我脸上。爸爸脸部气得通红。

“学习学不好是你自己无能,这翅膀长硬了就敢朝你妈撒气了是吧?”

这一巴掌算是把我打糊涂了,我傻站在原地直到反应过来,二话没说,捂着脸冲出了房门,又恨又气。他们不是说没关系,失败是成功之母的吗?他们不是说只要尽了力就不会责怪我的吗?他们不是说相信我的能力的吗?大人都是骗子,大骗子!明明埋怨我笨我不会读书我无能还要假装谅解我,明明知道我是块不成钢的废铁还非逼我来这个陌生的地方补习。我也恨我自己,明明讨厌学习,却一直在啃咬那些乏味的教科书,明明不想来这种鬼地方,不想补习,却一点也不敢反抗,我真懦弱,我确实无能!

我一路哭,一路跑,心中不停地回想不停地埋怨,直到筋疲力尽再也跑不动才肯停下,倚靠路边墙壁。四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霓虹高挂。陌生的。我想我是迷路了,迷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算起来,这是我第三次去平乐古镇了。我还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可是却已经显露出了及其怀旧的潜质来,但是不管是怎样...
    彳亍阅读 40评论 0 2
  •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不想再爱你了 那些被耗尽的耐心大概再也回不来了。 不是我不坚持,是你一次次打破我隐忍的理由,...
    娢姳阅读 11评论 0 0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再也没有人能轻易走进我心里。 我能与任何人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愉悦相处, 可一单有人表达想要升华朋...
    悟悦心自足18阅读 186评论 13 8
  • 《春秋》由孔子所作,记载了从鲁隐公元年(前722年)到鲁哀公十四年(前481年)的历史。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元...
    动力妹儿阅读 592评论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