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半生,愿你眼神依旧光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像人们所预料的那样,第三季的《中国诗词大会》又火了。

继去年高中少女武亦姝惊艳夺冠后,今年外卖小哥雷海为的夺冠,又将诗词推向一个高潮。

总决赛对垒双方,一个是上届亚军北大才子彭敏,而另一个就是外卖小哥雷海为。强烈的身份对比,为这次总决赛增加了太多噱头,吸引了大批关注。

最终这边比赛以彭敏的抢答失误,成就了雷海为的最终夺冠。这也成为本场比赛的缩影,因为彭敏的多次抢答失误,送给雷海为大量分数。比赛结束,有人说雷海为这次夺冠,完全是仰仗彭敏的失误。可我一直相信那句话。命运总是垂青有准备之人。

雷海为夺冠之后,主持人董卿评价他,「你在读书上花过的时间,总会在某个时刻得到回馈」或许除了读书之外,我们再也找不到如此公平的一件事。不管你身份的高低贵贱,也不拘泥于你的家庭出身。

和我们印象中的风流才子不同,雷海为其貌不扬,作为80后的他,头发已经秃了大半。常年的风吹日晒,让他看上去有一种过分的「成熟」。不过,他的眼睛还是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透过他的眼睛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志存高远。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腹有诗书气自华」。

这就是读诗带给他最大的奖赏。

雷海为夺冠后,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其他的声音,「夺冠了又有什么用,回去还不是继续要送外卖」。在「读书功利论」盛行的当下,人们读书似乎永远都抱着改变命运的想法。确实,这次夺冠,不能改变他的命运,他还是要送外卖养活自己。可你也不能否认,他找到了自己的诗与远方。

身在沟渠,亦要仰望星空。

图片发自简书App

高晓松说「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苟且和诗和远方之间并不是一对矛盾关系。他们本是平行的。就像雷海为在送餐的空闲会背一首诗,这是他的权利,他也并没有耽误自己的工作。

前几天补上了去年年底曾经大热的一部电影,《寻梦环游记》。

一个心怀音乐梦想的男孩米格却成长在一个视音乐为禁忌的家庭。他并没有像那些「勇敢者」那样因为自己的梦想和家庭闹翻。他一切音乐活动都在「地下」进行。米格对于音乐并不是没有企图心。可家庭对于他来说同等重要,所以他一直尝试着解开这个禁忌。

我们总尝试着在命运和梦想之间做一个殊死搏斗。可大多时候,我们又活在一个被安排的命运当中。是不是可以将两者和解,把梦想就当作我们的一个梦。并非一定要实现,就在追梦的过程中,当作一个灵魂的寄托。

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存在。也只有通过眼睛才能窥探出灵魂的模样。愿你在苟且之余,依然有双光亮的眼睛。

在我自己身上,同样能看到这种眼神的存在。

开始系统写作三年来,说实话我一直对自己抱有很大期待,我想靠写作养活我自己。可这些年来,我并没有见证过太大的变化。投稿依然不成功,依然没有成为某平台的签约作者。虽然头顶上戴着一个「写作者」的名号,并且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也曾成为别人眼中的「励志榜样」。可现实不能更改,我还是那个废柴。

有时情绪不好也在反思自己。可对于一个都不能自己翻身的残疾人来说,这是我们做到的最大的努力。难道,看不到切实的结果,我就要彻底放手吗。通过写作这几年,我得到的这些,远远不是金钱,名誉所能提及的。

通过写作,我得到了一个相对正常的生活状态,我不再是那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了。通过写作,我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不足,开始尝试着去主动学习提升自己。最重要的是,有一次我看到自己的照片,虽然我依然瘫坐着,虽然肢体的变形看上去那样丑陋,可你知道嘛,我的眼睛是闪着光亮的。

从那以后,我喜欢上了拍照,只要有机会,就会让人给我拍几张照片。也许不会冲洗出来,又或许,我看上去还是那样丑陋,可我就是喜欢看到那双很小却闪烁光亮的眼睛。那就是希望的样子。

也许,我永远达不到自己期待的那个样子。又或者我也不可能摆脱自己的躯体。无论我怎样活着,我都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不过,通过写作,我似乎看到了一些改善的影子。我的前半生,是蹉跎着过来的。不管了,只愿我的下半生眼神依旧光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