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遇深见

    去海岛玩的时候遇到了一群聒噪有趣的团友  在车上插科打诨,喧闹嬉笑。最让我记得的是一个奇女子,一边吐着一边和后面的朋友打牌。这劲头往后大概也找不出谁来。

  夏天到海岛固然是游泳,可最让人享受的还是那段坐着电瓶车绕过半个岛到一家渔家去吃饭的山路。

  我们坐车而去的时候,天开始入黑。一路上抚过发间的风夹杂着青草的清新和牛粪的腥。蛙叫虫鸣声声入耳,这都是大自然特有的静谧。贪婪地吸着这空气,聆听着精灵的乐章。

  夜色中幽暗深沉的海让我想起了安妮宝贝。在我经历过仓海后,我突然洞明了这个女子的文字,如这大海:平静与汹涌,明媚与阴暗,希望与决绝,所有所有的矛盾与合理都辩证统一地纠缠到了一起。

  世间很多时候都告诉我们,万物都有纠结不清的两面性。美好与肮脏也不一定对立,它们有时候可以是孪生姊妹。

  就像旅行,本身就是一场逃避现世的现实性幻想。

    而我以此文纪念那些所有我浅遇深见的生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