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当你看到我苍老容颜的时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两天看到一个视频,儿子站在门前,看到推门而出的老人,手里握着一根拐杖,脊背佝偻,脚步蹒跚。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眼角被岁月的痕迹坠得下垂,头上苍苍白发。等老人走近后,才发现这就是自己化妆后的父亲。然后角色互换,父亲看到从门里走出的老人是自己儿子。

我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已经深夜了,顿时就哭得难以自制,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产生了这么大的情感波动。

我想,因为我永远也忘不了,当儿子看到还是中年父亲,变得如此苍老时,是那样的不知所措,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小孩。

更忘不了的是,当父亲看到那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看上去比自己年纪还大的老人是自己如今正值壮年的儿子时,那种快要崩溃的神情。

我以前曾经想过,若是有一天对我吆五喝六、牛气哄哄的妈妈,如今却只能虚弱地躺在床上……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就下意识地想要逃避,因为我知道这一天是真的会来临。

小的时候,我一直渴望能摆脱妈妈的“控制”,每次当她骂过我之后,我就想要“反抗压迫统治”,有过很多次想要通过伤害自己来让他们后悔的想法,但都因为胆小一次都没做成。

直到我到了该上中学的年纪,我想一定要选择一个离家远一点的。最后确实我也是到了一家离家远一点的中学读书。我这只渴望独立的雏雀,向往着更为辽阔的天空,却从未注意过,母亲牵挂的目光一直挽在我的脚上。

上了大学以后,我想这次我是真的可以离她远了,但我却一点也没有儿时的那种向往了。从大学开始,我们是真正要开始一点一点离开父母了,之后我们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

在我还未好好爱你,就已经开始了远离,有了自己的延续,这永远不平衡亦不平等的关系。

这个春节回家,母亲和我闲聊。随口说出在每个周日下午把我送上车之后,就会记下一个车牌号码,这几年,可是记下了不少车牌号。但这些她从未和我提起过。当时,我偷偷地把头转向一边,装作在干其他的事,我不想让她看到我哭。

我实在不敢想象,每次当我坐上车,向前驶去时。在我的身后,一直有一个人,默默地记下一个个的车牌号。

我们永远是父母心里的中心,而他们却在我们有意识与无意识之间。被我们放在了边缘。有谁的在遇到节日时的第一句祝福语是对父母说的,有谁是第一时间想起他们的,有谁是经常甚至每天与他们联系的……

当我开始意识到某件事时,我就会开始去做。所以现在我尽量记得提醒自己,有事没事给家里打个电话,在每一个节日时给他们送去祝福,每次回家给他们买点小礼物。

不要真的等到他们,满脸皱纹,苍颜白发,走不动道时,再给自己空留遗憾。我很怕那一天真的来临。

在我16岁时的时候,时常以为人生在25岁以后便没了什么意义,青春的面庞开始衰老,活力的体魄会变得迟缓,日子一天天平淡的过着,有什么意思呢?所以我抗拒年华的老去,害怕青春的流逝。对于时间流逝的态度多是在选择逃避。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而我在一天天长大。

但与此同时发生的是:你们伴着我一步步长大,我却见证着你们一步步走向衰亡。

渐渐地领悟到,生命本就是向着死亡的存在,学会享受生命的过程,才是最大的意义。所以,如今能看着你们慢慢变老,也很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