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飘零水自流——虚拟金陵十二钗又副册

张爱玲说过她的人生三大恨事: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她甚至说后四十回是“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蛆”,可见其恨之深。

她的第三恨,虽然对我而言说不上“恨”,但到底也觉得惆怅:《红楼梦》未完,对于续写,很多内容也未能释怀,一些人的结局即使可以自行想象,但也不敢确定,生怕也是狗尾续貂。所以,真心希望有生之年有人奉上曹雪芹的原稿,弥补这个遗憾。

不过,除了结局,书中也有许多疑问有待解答,比如薛宝琴十首怀古诗的谜底,金陵十二钗副册、又副册的名单等等。

金陵十二钗正册里头的人物多是世家小姐,都是正儿八经的主子姑娘。副册第一人是香菱,也是仅列出的人物,她是薛家买来的丫头,薛蟠名正言顺的侍妾。香菱的真实身份一开始大家就知道,她是苏州乡宦甄士隐的独生女儿甄英莲。甄家虽然被一场大火烧了,但原本在当地也算是望族,其父甄士隐更是神仙一流人品。由此推算,副册中的女孩子,真实出身必不差,最差也不过只比公侯世家略次一等。

“又副册”的第一人是晴雯,第二人是袭人。脂评本解释过因袭人后来嫁给蒋玉菡,未能为贾宝玉从一而终,因此才排在曾为宝玉尽心尽力含恨而亡的晴雯之后。

她们是怡红院里数一数二的人物。晴雯无父无母,十岁时被卖作赖大家的丫头,后来又被赖嬷嬷孝敬了贾母使唤。袭人则是因当时家贫被自家人卖到贾府。由晴雯与袭人的地位推算,又副册人物的身份,必定是贾府里头各人说得出名字的丫头了。

贾宝玉说过,他家里上上下下就有几百个女孩子。那么,余下的十个位置,到底都是谁的呢?

正册之中,除了巧姐妙玉,其他各人有名的丫头都不止一人,只举最亲近的一人为例:宝钗有莺儿,黛玉有紫鹃,元春有抱琴,探春有待书,湘云有翠缕,迎春有司棋,惜春有入画,凤姐有平儿,李纨有素云,秦可卿有瑞珠。

其中平儿的身份是贾琏的房里人,虽然没有人封她为姨娘,但侍妾的身份也是无庸置疑的,况且她的为人处事能力,比起袭人晴雯等人,高出十倍不止。所以又副册里放不下她,她只适合列入副册。

抱琴是元春的丫头,早已跟随入宫,并没有在大观园里居住过,元春省亲时才露了一回脸。根据贾府里头各个亲侍丫头与姑娘们的感情,在那不得见人的地方,不想可知抱琴是元春的重要依靠。元春只有一个人,一双眼,即使再聪明能干,也顾及不了太多,那么,就只有抱琴这个丫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风来挡风,雨来挡雨。在斗争激烈的后宫,绝不是像大观园中丫头们为蒸鸡蛋、一枝花、一包脂粉那样的鸡毛蒜皮小事斗斗嘴皮撒野一番就算,在那个地方,不能多说一句,不能做错一件事,必须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才能自保。抱琴也许没有能耐左右元春的命运,但她忠心耿耿,就如平儿诸于凤姐,是左臂右膀,最终元春得以登上妃位,使荣国府因此显赫一时,抱琴也一定功不可没。鉴于元春的地位,抱琴足以在又副册占一席之地。

秦可卿的瑞珠,出场次数只得一次,虽然是为秦可卿而亡,不过她们的故事到此为止,因此,又副册中应该不会有她的名字。 史湘云的翠缕,李纨的素云,是书中打酱油的角色,虽然在大观园里吃喝玩乐次次有份,但也没有见过她俩做过什么事情,说不出有什么意义,所以,她们也不会在名单之中。

莺儿、紫鹃、司棋、待书、入画等几个人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了,她们天天在大观园里转着,她们的姑娘都离不开她们,大事小事多数听她们的意见,她们的身份是副小姐,寻常人不敢得罪。

剩下的四个位置,第一个应该是鸳鸯。她是荣国府里最尊贵人物的心爱丫头,贾母离不开她,觉得她比自己的孙女还要强。她也得到众人的高度评价,说她公道,常替人说好话儿,不依势欺人。欺不欺人暂且不说,但她去探望凤姐的时候,见到二爷贾琏,也只坐着不动,架子倒也不小。她的经历很尴尬,被大老爷贾赦看上后拒绝做他的姨娘,得到贾赦的威胁,不得已发毒誓永远不嫁人。这个大老爷眼光也挺狠的,说她大概是看上了宝玉,恐怕还有贾琏。大概是一语中的。鸳鸯很有可能是喜欢贾琏,不然,她也不必到凤姐屋里串门。在向贾母哭诉的时候,也一字不提贾琏,只说宝玉;后来也只是对宝玉不理不睬,对贾琏则是如常。宝玉这次真是躺着中枪了。

第二个是麝月。怡红院中群芳开夜宴,玩占花名儿的时候,麝月掣到的签是“开到荼蘼花事了”。一众女儿,留到最后的是她,说明后来怡红院中的各个女孩都散了以后,陪在宝玉身边的只有她。麝月比袭人还要省事,而且能说会道,但从不不像晴雯那样仗着宝玉的喜欢也为了讨宝玉的欢喜,处处去欺压人讽刺人得罪人。她老老实实的安守本分,尽职尽责,是一个相当善良的女孩。

第三个是秋纹。她因陪着宝玉去给贾母及王夫人送桂花,在贾母面前露过脸,被贾母赞过几句,从此就自为高人一等。她绝对不是个好相处的人物。有一次小红给宝玉倒茶,秋纹和另一个丫头碧痕看到屋里只有她和宝玉两个人,就心里不自在,去找了小红理论,秋纹骂小红是“没脸的下流东西”,说她不配递茶递水。见了平儿,在众位管事娘子面前,也是大模大样的,一点都不知道进退。若不是怡红院里有晴雯这块暴炭挡在前面,也许她就做了那个事事欺压旁人的角色。

第四个嘛,怡红院里头,有一个心头颇高的丫头,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往上攀高,她是小红。她本来想在宝玉面前表现,可惜怡红院里多数丫头伶牙俐爪,她找不到机会,又被秋纹碧痕恶意对待,对宝玉的心就灰了起来,因与贾府旁系近亲贾芸有过偶遇,就对贾芸留了心。后来她帮凤姐传话,说话干净利落,深得凤姐的心,入了凤姐的法眼,后来跟了凤姐,脱离了怡红院。小红的来头不小,她是荣国府二管家林之孝之女。在“这一年间管什么的,主子有一全分,他们就得半分”的荣国府里,二管家的地位和入息都是上等的,但小红居然被几个同院的丫头嘲笑讽刺,可见她平常的低调——不一定是她自己想这样,父母调教得好。窃以为,这十二个丫头当中,结局最好的会是小红。家中富有是肯定的,看看赖家的花园就知道,“那花园虽不及大观园,却也十分齐整宽阔,泉石林木,楼阁亭轩,也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作为二管家,林之孝家也不会差太多。贾芸也是个聪明机变的人物,小红和他在一起,二人情投意合,必定生活如意。

所以,又副册的名单应该是这样子的:晴雯、袭人、鸳鸯、莺儿、紫鹃、抱琴、司棋、待书、入画、麝月、秋纹、小红。

排名什么的就算了,排在第一位的晴雯结局悲惨,虽然多数是她自己找来的,但也令人唏嘘,所以,排第一未必是一件好事,最后未必是坏事。

看到这样的名单,是否觉得有些眼熟,又有些疑惑?没错,宝玉的丫头占了一大半,谁让他是贾母的心头肉呢?伺候他的人,光小厮就十个:茗烟、锄药、扫红、墨雨、引泉、扫花、挑芸、伴鹤、双瑞、双寿。说得上名字的丫头一大堆: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碧痕、绮霰、茜雪、四儿、檀云、佳蕙、坠儿、良儿、春燕……还有跟随出门的仆人:李贵和王荣,张若锦,赵亦华、钱启、周瑞,外加做粗活的婆子,粗略计算,也有四十人。他的排场,可能只比贾母的稍逊。 养了这么一大堆绝大多数时候只吃饭不用做事的人,也难怪贾府入不敷出,以至后来树倒猢狲散。

作为丫鬟,即使再能说会道,极讨主子欢心,她们还是决定不了自己命运的,所以,这些女孩们,后来怎么样了呢?

这十二个人之中,曹雪芹给了结局的有三人:晴雯死了,袭人嫁人了,入画被惜春赶出了大观园了。高鹗给了后续的四人:鸳鸯跟着贾母死了,司棋因情自杀死了,莺儿跟着宝钗生活不会没有着落,紫鹃服侍带发出家的惜春。抱琴的命运难以推测,元春死了,她是跟了别的主子还是出宫过着平凡日子?待书肯定是跟着探春一起出嫁,有着这样精明能干的主子,她的命运应该不会太差;麝月秋纹应该会由宝钗赏了她家里人自行婚配,因为宝玉对丫头们一直有这种计划;小红则不必担心,她有着父母当靠山,还有一个贾芸伴随在则。

不难看出,越是遇事不肯息事宁人喜欢显摆的丫头,结局越惨,如晴雯,如司棋,虽然司棋的死是自杀,但被逐出大观园,对她而言已是一件恨事。不只是司棋,多数被逐出府的丫头通常都恋着不愿去。也难怪,贾府对下人一向恩多威少,老少房中亲侍的女孩子们,更是比寻常人家的姑娘还要尊贵 。

一向乖巧懂事的莺儿与紫鹃长长远远的当着丫鬟,是否就可以得到善终?但愿吧。主角们多数已得不到幸福,那么,让配角们过得愉快些,总是可以的吧。

可惜曹雪芹的原稿不知所踪,不然,也不必如此牵挂结局。

有一个这样的传言,据说,原本后四十回,曹雪芹是写好了的,但还来不及面世,他便去世了。然后,遗稿被他的妻子烧掉了。世人多指责她的行为,说她愚昧。但是作为女性,反而是谅解的。那些书稿,并未带来稳定的生活,反而让他沉醉其中,诸事不理,以至他半生潦倒一事无成,常年举家食粥。作为配偶,她是心有怨恨的吧。他写出了许多女子的坎坷遭遇,唯独没有看到她的苦楚。

那个年代,男子是生产力,却没有能够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反而“举家食粥酒常赊”,让她不安与难堪。他的作品再怎么风行,洛阳纸贵,也没有能够使他们生活安稳舒适,又怎么可以平息她心中的凄楚? 那个时代的女子,再聪明能干也好,到底不能自己露脸,事事需要依附男子,确实是一件很值得悲哀的事情。

不过,这个世界,无论哪个年代,各人都有各人的命运,再唏嘘叹息也没有用。花自飘零水自流,各人自担各人愁。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得之是幸,不得是命。努力有时确实是可以改变一切,可是,也有人说,幸运的话,根本不需要努力。

不过,仍然选择努力,希望有生之年,憾事可以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减少。当然,《红楼梦》未完不在此列。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