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了十多年,却不及你炒几套房!

如果用金钱和房子的多寡作为标准来衡量我们今天大多数人所认可的那种简单粗暴、赤裸直观的所谓成功,我的朋友老聂无疑是人生的赢家。

老聂不老。四十岁不到的他,目前有房子二套,一套在深圳的龙岗区,另一套在东莞的凤岗镇。龙岗的那套地段好,房价贵,顺理成章的出租给了别人,每月可实收租金近五千元,而凤岗那套近150平的“豪宅”则留与在凤岗工作和生活的一家人自用。其实,“土豪”兼“包租公”老聂原本在深圳福田区还有一套房子,之前也是出租给他人,每月租金6000多元。今年年初为了投资及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忍痛卖了。据说二厅二房,80多个平方的小户型房子售价高达近500万元。

现在的老聂,可谓春风得意,十足的成功人士派头: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精致寸头,西装革履,“包租公”爽歪歪的当着,豪宅舒舒服服的住着,银行卡上还有一笔不菲的存款,每日开着新换的“7系”宝马在各类高档休闲场所里进进出出,好不快活。早几个月前,他向我透露他已辞职正和他人合伙准备做一笔比炒房更好“炒”的大生意。先挣它一个亿是不是他的“小目标”,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他之前是没有创过业的,唯一做过的“生意”便是炒房。

甚至在老聂卖掉福田的那套房之前,他都还在凤岗的一家中型企业里上班。而我之所以认识他并成为朋友,也正是十年前我在龙岗首次创业开办模具加工厂的时候因工作关系结下的交情。因为我的加工厂和老聂就职的企业有业务往来,而老聂当时正负责公司的对外财务工作,一来二去就从普通的业务交往相熟成了不错的朋友。

彼时的老聂,只是个工厂里很普通的小职员,普通的外表,普通的工作,普通的薪水,生活和未来似乎如一潭平静的死水。而同样差不多年龄的我,已经从工厂里出来开始创业一年多了,虽然我自己也并不确定未来一定会怎么样,但在老聂看来却是个值得艳羡的“老板”:有一个像模像样的小工厂,工厂里投资有价值几十万的生产设备,开着一部十来万的“海马”小轿车,兜里随时揣着一大叠名片,到处应酬客户拉业务,前程似乎一片大好。

那时老聂和我在一起喝酒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像你一样当个有一份自己事业的老板就好了!”

眼神里是无限的羡慕和向往。

那时的我也深信不疑的以为,已经正走在“老板”路上的我,比起只是在工厂打一份工的老聂而言应该更有“钱途”,更接近成功的彼岸吧。可是,若干年后,老天用谁也没想到的结果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

我在深圳开了四年的模具加工厂。四年的时光里了倾尽了所有的青春热情和精力,为工厂的运营殚精竭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资金极其有限,人脉关系稀少,甚至请不起更多的员工,硬是白天用自行车和电单车作为主要交通工具,自己亲自担任送货员去客户工厂拉货送货,晚上则身兼技术“总监”、一线操作工、机修工甚至煮宵夜的厨工等数职,带着二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学徒工加班加点赶货。

沒有人知道我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回忆起来仍有无数个场景依然记忆犹新,想想都有忍不住要哭的心酸。

限于篇幅,就只讲两个最典型的吧。

第一个场景发生的时间是在那年的九月份,刚刚创建加工厂的第三个月。那个月生意出奇的好,好到经常半夜被客户叫去拉钢材原胚料回来加工。有一次大概夜晚十一点,我骑着电单车去距离工厂有近三十公里的一家客户工厂拉钢材原胚料回厂,有些朦胧的月光,电单车的车灯也不够亮,一心急着往回赶的我骑行到一处减速道上时沒能及时减速,导致减震效果奇差的电单车狠狠的撞击在减速斜坡上,总重量二百来公斤的货物、车、人所产生的惯性将我甩向了半空,在经过瞬间的自由落体运动后被压在车子和货物底下……趴在很不友好的水泥地上半个多小时后,我重振沮丧的心情,忍着右腿的巨痛扶起车子爬上去开回了家。

回到工厂后我才发现右腿外侧从屁股处到膝盖磨去了一层皮,凝结成块的鲜血已经把裤子和肌肉粘在了一起,扯都扯不开……

那天的朦胧月光和车子撞向减速道时整个人随车弹起的眩晕感是我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

另一个刻骨铭心的场景也常常在我的脑海深处盘旋。也是那一年的十一月份吧,深圳这座号称创业者天堂的城市开始从全面禁止摩托车转向更严厉和一刀切的禁止电动单车上路。(这也就是我创业初期为什么只能选择电单车和自行车做主要运输和交通工具的缘由)但作为刚刚创业的穷小子,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响应相关部门的“号召”立刻去买一辆四个轮子的汽车来“升级”不受政府待见的交通工具,只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与路上看得见及看不见的稽查人员打“游击战”。可是,正如我们路上的摄像头拍违规车辆总比拍犯罪份子有效一样,比处理交通肇事案件速度和效率至少强一百倍的查处电动车行动执法人员很快就在我送货的半路上将我截获,一千四百八十元买来的新电单车被当场收缴。我愤怒的问他们,为什么既环保又没有安全隐患的电单车也不让用,得到的回答是:这是上面的政策,有不满找市政府去!

记得那天是中午二点左右,深圳的天空艳阳高照,四周没有一丝风,望着川流不息的汽车和拖着我的电单车扬长而去的执法人员,我抱着准备送给客户的一百多斤货物蹲在公路边的草地上眼泪直流,心里充满了悲愤和无助!

或许每一个小人物的创业史都写满了太多的血水和泪水。区别的是,如果你最终成功了,这些血和泪就会被人们看作是美妙的励志故事,如果你没有成功,你便只能在无人的深夜独自咀嚼。

而我的这次首次创业,虽然后来情况比开始好了很多,终究也在苦苦努力近四年后,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以失败告终。今天想来,除去个人因素,其中有三个比较重要的客观因素:一是加工型企业的货款很难按时收取,长期被拖欠货款,到处是三角债务成了悬在微小型加工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剑;二是制造业开始不断走下坡路,不断被压薄的利润和日趋高昂的各类成本让工厂步履艰难,很难进一步做强做大;三是当时我工厂所在地的政府正在开始着力推进产业升级,清理整顿对政府稅收和管理都不利的微小型企业。内忧外患下,放弃如食鸡肋一般的工厂也就成了那时候很多如我一样的微小型企业主的无奈选择。

后来,我离开深圳到广州。在化妆品行业从最基层的业务员做起,几年的摸爬滚打,一直到开设自己的公司。甚至此后又从化妆品行业跨越到如今还在从事的珠宝生产制造领域。十多年的努力奋斗,数次创业路上的艰难前行,一直试图在实业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成功梦想,从没想过在当时这个剧烈变化而又疯狂的时代,也许会有另一种道路可走,有另一种省心省力却容易得多的暴富式赚钱方式。

比如,买房炒房。

大约从2000年至2010年,神州大地上有一个叫房地产的行业像疯了般的高速发展。所有有意识无意识、聪明的愚蠢的人们只要在这段时间把钱抛向了它最后都获利丰厚,转眼就成了率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

从未创过业的老聂居然成了这批幸运者中的一员。据说,并不那么具有商业头脑的老聂投入炒房大军的起因是,因为其对外财务员的工作让他有机会接触到了各式“老板”,其中恰好有一位早在2004年左右开始买房炒房,老聂受其点拨,从07年开始学着借钱买的第一套房。此后陆续购置了几套,虽然其间房价也略有起伏,但已在炒房上尝到甜头的老聂终究坚守了这条高效的生财之道并最终赚得盆满钵满。

面对老聂耀眼的“成功”,我这个还走在忙着生产、销售的传统产业路上的“傻子”创业者百感交集一一一里面有惭愧,有后悔,有失落,更有深深的迷惘。

我在创业的道路上努力奋斗了十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的苦与痛,可是老聂,你只是炒了几套房就将我完败!

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让人泄气的吗?!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企业生命周期: 企业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创业期、成熟期和转型期。在企业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阶段,需要采取不同的...
    王炳炜阅读 60评论 0 0
  • 1.兴趣和爱好是可以被后天培养的,但是总是有一些令人真正充满热情的事情存在。 2.不要因为事情不完美和不完整,而放...
    德川亮阅读 98评论 0 2
  • Williamstown距离墨城中心不远,坐火车只需要25分钟左右,但是坐船需要一个小时多的时间。 船票单程18刀...
    安迩東阅读 251评论 0 1
  • 1. 满目金黄,满心惊慌 能听到无尽的忧伤 能看到无限的珍藏 此时此刻,挥手夕阳 你来了,一场遇见一场悲凉 你走了...
    清水无痕阅读 191评论 2 2
  • 我遇到宏哥的时候,夏季刚刚来到。 那天午后,我走到了一棵有着茂盛叶子的树下,远远的走过来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抱着一...
    安颖阅读 107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