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狗,野狗

家里曾养5五六只狗,可是没有一只是寿终的

不是因病死掉,就是养到一半送给别人家了。但是,我

都没有因为这种悲欢离合而掉过眼泪,更别说是茶不思饭不想了。

除了那只狗以外。

这个小狗崽,是邻居送的白毛看起来很干净蛮可爱的,是一只乡下很常见的小土狗。

而这只狗,它好像把它八百辈子祖先的基因都翻出来了,

才有的两种独特的性情。

它小的时候和其他的狗大抵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不过,它有一个十分气人的毛病,大半夜的居然不肯睡觉

一个劲儿地叫,奶里奶气的,叫声像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在啼哭,

狗不睡,人不能不睡啊,再不睡月亮都该下山了。

妈妈急了眼 要把它扔到院子里去,当时正值冬天,晚上的气温总是零下的。爸爸不忍心。极力地劝阻妈妈

那几天,他们没少因为这只狗吵架。

我看这小崽子这般能闹腾,于是给它起名字——闹闹。

待它大了一些,走路稳当了,能跑了,能吃饭了,我们

给它在院子里搭了个窝,并决定放它出家门走走了,它还算听话,不需要项圈和狗链,因为它也不会离家太远

像我们小孩子一样,天一黑自己知道回家。相处的

久了,我开始发现这只狗不同寻常的特性了。

它,是一个“职业”的吃货,午饭过后,我们

通常会把剩下的饭菜倒进灾的饭碗里,然后把院

子的大门打开,对外大喊一声——闹闹!吃饭了!

竖起耳朵来,在大门口处听着动静,两三秒后,就

会听到一阵急促的“嚓嚓”声,稍一眨眼,就见一

阵白色的小台风现从胯下吹过,快得根本看不清它

的样子,你一转身,就会发现它已经在自己的做碗前开荤了。

它不仅是个吃货,还是个傻的吃货。有一次

爸爸在给院子砌墙,因为已经砌到了最上面,所以用了梯子

午饭好了,我喊道一一爸爸!吃饭了!哪知那白色

小台风又出现了,一溜烟袭卷了爸爸的梯子,爸爸摔了下来,

我赶紧去扶爸爸,还好只是擦伤,并无大碍,我被弄得哭笑不得,心想你这狗子是真傻还是在故意占我便宜,干脆以后我给你改名叫“饭饭”好了,但当我看到它面对们空空如也的饭碗而流露出那失望的小眼神时,我料定它是真傻。

没错,它就是真傻。

在我意识到闹闹具有“闻饭化风”的超能力后,这变成了我寻乐子的一个好方法。我在没事的时候,就坐院子里,大喊一声——闹闹,吃饭了!不一会儿,小台风就从我的视野里急驰而过,然后看它在见识到饭碗是空的之后,闪出无辜的小眼神,在一旁哼哼唧唧的样子,我便开怀大笑。

这一试,就玩了好几个月,终于有天被爸爸发现了,他提醒我不要这么做,接着又把那耳熟能详的故事《狼来了》给我讲述了一遍,可这只傻狗似乎没有顾虑那么多,每一次都兴冲冲地中我的圈套,毫无漏网之时,可能他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吧。不过我也真是怕它突然有一天不回来了,也就收手了。

我们家附近有一只流浪的大黄猫,常常去街坊四邻偷东西吃,当然也来过我家。有一次它在闹闹的放碗里偷了一块鸡架子骨,结果被闹闹发现了,闹闹起身对它狂吠了几声,大猫闻之叨着鸡架子骨跳墙出逃了,闹闹龇牙咧嘴的一溜烟追了出去,我跑上二楼,想观察一下这激动人心的猫狗大战,只见那猫轻松地窜上了小树林里的一棵榆树上,闹闹不会爬树,只能仰着脖盯着这只猫,呲着牙汪汪叫着,仿佛在说你要是敢下来,我就把你撕个稀烂。就这样对峙了五六分钟后闹闹趴了下来,像是在睡觉,不过好像又是装睡,因为它还时不时的抬头瞅瞅,见不到猫,还在上面后才又低下头来。

后来我见到那只大黄猫,悄悄的从这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又从另一棵树上跳到另一个树上,就这样不动声色的逃走了。

我在二楼看着都着急啊,猫都逃走了,那只傻狗在干嘛?只见它一动不动,竟然真的睡着了,我一声长叹,活该你饿肚子!

都说狗狗和主人呆的时间久了,就会随主人的性,如果这句话是真的,那么它一定不是我的狗。

我随了爸爸爱狗的性格,所以我很爱闹闹,无论它多么傻,可他对我却是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恨。它开心的时候会像个小陀螺一样摇着尾巴在我身边转上几圈,不开心的时候,甚至连自己的主人都咬。

我被它咬过!

那天,它像往常一样啃着饭碗里的饭,

我想和它玩,

毕竟当时我也是个孩子。我在远处叫它,

示意它过来,它不理我

我一连叫了好几声,它都不抬头看我一眼,于是,我撤走了

它的饭碗,它一下子怒了,

龇牙咧嘴瞪着我,像看待哪

只野猫一样,它冲我怒吠了几声以示警告。可我并没

有将饭碗还给它的意思,突然它向我扑了过来,在我的

小腿肚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我痛的啊的一声大叫,

惊到了我的妈妈。 只见妈妈乐持扫炕用的笤帚,

威风凛凛,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对闹闹一顿暴打

闹闹被揍得够呛,一瘸一拐地回到了狗窝,我也因此打

了狂犬疫苗.那段不能吃辣的日子是真的不好过。不过我

并没有因此对闹闹不好,可闹闹好像因为它被打这事儿

有些怀恨在心了

那一次,我真的没有料到自己会被自己养的狗所咬,

而闹闹也绝不会料到自己会被打,自我被咬后,好妈就一直

想把闹闹送走:送到大身家去,我听说过大舅爱

吃狗肉

于是我吓得哭着央求着妈妈不要这么做,

闹闹才得以在我家继续生活下去。

从那以后,闹闹仍然尽职尽责的看家。早上出去玩,听到喊声立即跑回来吃饭。可是它不再和我那么好了,仿佛它知道自己挨打是因为我而耿耿于怀,见到我后摇尾巴的次数也少了,我感到有些自责,这只狗不仅傻,还有一种特殊的野性。

有一次,野的真是让我心疼。

它和我们孩子一样,在外有个朋友圈,街坊四邻的狗子都是它的好朋友,每天出去也是成群结伴的,有一天夜里我听见了敲门声,便去院子里开门,闹闹突然变得兴奋了起来,冲门外叫着,结果门外也传来了一阵阵狗叫声,我明白了,原来敲门的不是人,而是狗。

应该是来找闹闹的,我便放心的开门了,果然是一只狗,而且我还认识它,它是我姥姥家的狗叫斑斑,这只狗的聪明全村子里都出名,我看也只有它能大晚上的敲别人家的门串门了吧!我看着这两个狗子在门口有模有样地交流着,不禁觉得有些滑稽,没等我请它俩进来吃点东西,它俩就肩并肩的跑进了黑夜之中。

我有些疑惑,这么晚了,究竟是要去干什么呢?它晚上应该会回来的,于是我给它留了门

它确实回来了,不过遍体鳞伤的浑身是血,洁白的毛都被染红了,它似乎很疲惫,趴进了狗窝。这一幕看的我很心疼,上次我妈妈打它,她也没有打得这么惨啊,我大声地责问它,你到底去哪儿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它没有理我,依旧趴着,我想即便是他理我了,我也听不懂它说的。

狗不会讲话,可人会。第二天我便听村里人说,昨天有一大群狗在村口打架了,场面很是壮烈。

就这样,我知道了斑斑晚上,找闹闹的目的了,第二天晚上那敲门声又来了,我像昨天一样开了门,闹闹听到动静,颤颤巍巍地从窝里站起来,还是斑斑,但我这天见到它却是火上心头,气的很,却不是因为他找闹闹去打架的缘故,我一把把大门撞上了,闹闹蒙了,或许他还以为我会像昨天一样给它开门吧

我铁着脸冲它嚷了句,不准去!它似乎没明白我的意思,冲我汪汪叫了两声,然后用爪子抓挠着大门,让我给它开门,我又狠狠地嚷了句,我说不准去,就是不准去!它终于变了脸色,用一种敌对的眼神瞪着我。

我像教训个孩子一样教训它,凭什么它(斑斑)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你们不是一起去的吗?为什么只有你被打成了这副模样?!

那时我不再认为斑斑是村子里最聪明的狗,而认定它是最阴险狡诈的狗,也认定了,闹闹是村子里最傻的狗

闹闹不会听懂我的话的,毕竟这些道理有的时候连人都不懂

闹闹再一次对我摆出了战斗的姿势,可我并没有怕它,谁会去怕一条遍体鳞伤的狗呢?我从院子的墙上取下了项圈和狗链,这些还是过去的狗留下的东西,闹闹一次都没有用过,那晚我将它拴在了狗窝上,也听见它撕心裂肺的号叫声。

我想,在你伤好之前,你哪儿都去不了了

伤好的比较慢,不过最终还是痊愈了,但它不再是以前的闹闹了,它变得没精打采,看见谁都不理不睬了,甚至是爸爸,吃饭不如以前香了,身体瘦了一圈,虽然它只有两岁半,而现在看起来已经是垂暮之年的老狗了

我深深地自责,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解开了它的链子,它还会去外面走走,可是那“闻饭化风”的超能力消失了,喊他要过好一阵子才会从门口慢慢的出现

有一天,它索性消失了。

任凭我怎么呼唤它,它都不会出现了,那个时候我感觉我像是一个千古罪人,后悔极了,它一消失,就是三天,三天三夜,我哭着入睡,哭着醒来,它消失了三天,我们一家子就在整个村子找了三天

后来爷爷在树边的那条河的旁边找到了它,爷爷说闹闹一见到他就一个猛子扎进了河里,奋力的想游到对岸,还好爷爷发现的及时把它从河里捞了出来。

那几天我们每天都给它弄些好吃的,顿顿有骨头,甚至有肉,想通过美食来召回它原来的心灵,我又想用链子把它栓起来,爸爸摇摇头,阻止了我,他说,再栓它,它会死掉的,现在,那只大黄猫再来偷食,它也不会去追了。

不知这只狗是被抑郁所制,还是天生的野性在作怪,一个月后,它再一次失踪了,而这次失踪,是永别,一大清早我凭着自己的直觉冲了出去, 它会在那里的,它一定会在那里的,就这样,不知不觉我跑到了河边,河面上笼罩着一层薄雾,不过能见度还是很高的,可以看到河对岸的柳树,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闹闹,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它就在这附近,我冲着河对岸大喊,闹,吃饭了!闹闹,吃饭了!……

那一刻,我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我的眼角流了出去,划过脸边痒痒的,被风一吹,还凉丝丝的

我歇斯底里的大喊,我想,它不出现,我就不能停,回声在河的两岸互相传递着,把那层薄雾都推开了。

终于我听见了一声声熟悉的狗叫声,是从河对岸传来的,我激动万分,那个熟悉的小身影出现在了对岸,我看见它精神抖擞,我看见它吐着舌头,我看见它摇着尾巴,我也看见一只陌生的小黄狗出现在了它的身边

我冲他喊,闹闹!跟我回家!吃饭了

它趴在了那里,仍然摇着尾巴,汪汪地叫着,似乎没有回来的意思,这是我事先料到了的结局,但我不甘心

太阳高高地悬挂,就这样闹闹与我隔着一条河,陪我聊了一个上午,妈妈在河边找到了我,强行的把我领回家了,我走的时候,它还趴在那里看着我,它,不会回来了。

等我大了一些,我突然明白了,这是它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是它想要的那种自由,是它自己的野性,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得了,我想和对岸的它一定会为自己的勇气而感到自豪吧。

过年的时候,远方的亲戚来这里拜年,问起了闹闹去哪儿了,我妈妈还调侃道,和一只小黄狗私奔去了

那时,我已不再伤心,因为我尊重了它的选择,它是一只富有野性的傻狗。

又过了两年,我们准备搬家,搬进城里去住,临走前我来到了河边,想再见它一面,对岸的柳树长高了,我冲着河对岸大喊,闹闹!吃饭了!

我盼望着它的出现。

可是,它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