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月里的故事

96
不过云尔
2017.10.06 21:40* 字数 2021
来自网络,侵删

01.

月黑风高夜。

一个身影从城市的上空掠过,最后站定在高楼之上。

黑暗中看不清神秘人的面容,从娇小的身影轮廓可以看出是“她”。她的周身是满满的血腥味,犹如死神附体。

突然,她久闭的眼睛睁开,如利刃般直视着我,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那目光中露骨的杀意。

我倒吸一口凉气,用意念试探地问道「你看得见我?」

「不,我只是知道你在那里。」

我心里暗暗打鼓,这次臆想出来的人物的意识居然能够跨次元。

「你有什么意图。」口气冷的能掉渣。

我放空意识,循着内心的感觉深入黑暗的世界,终于找寻到那一丝活的气息。

「我能帮你找到永恒。」

纹丝不动的气场中产生了波动,哪怕只是一闪而过。

02.

这是一场热闹的聚会。

隐藏在阴影中的男人冷冷地看着人群,显得格格不入。

友人看到他,感到无奈。

“你躲在这里干嘛?”

“不干嘛。”

友人叹了叹气,眼前的人就是有本事用一句话终结话题。作为他的唯一好友,他习惯地继续着聊天,以自说自话的方式。

“我刚听人说了一件事。昨天家族里有人被刺伤了,至今还昏迷不醒着。你想,昨天可是满月啊!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敢在这一天和狼人交战,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唯一可能会做这件事的就是那个神秘组织,大家都这么想。你知道那个组织的吧,以杀人为生,以杀狼人为理想的变态组织。”

男人直起了身体,从阴影中露出面无表情的脸庞。友人以为他有了兴趣,越发兴奋地说:“今天大家都在讨论要把那个组织端掉呢!”

男人神情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附在他耳边说:“总有一天狼人会被自己的自负杀死。”

03.

男人早早地离开了聚会,上车后脱下外套,并打开了所有的车窗。

他开车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到达目的地后,他的发型乱了,周身透着一股子冷气,但他本人却浑然不觉。他抬头看了看透着灯光的房子,面色柔和。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凑近自己的身体闻了闻,确认身上没有烟味以后才举步上楼。

站定在熟悉的门前,他深吸了口气,将嘴角上扬,练习完微笑的表情后他打开门,冲着屋内喊了句:“我回来了。”

「他回来了。」我提醒她。

她没有回应我,只是安静地朝着门口走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夸赞着她的进步,天知道刚开始她那动不动就一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样子是多么得让我抓狂。

她接过男人手里的外套,说了句:“欢迎回来。”她的音色没那么清亮,有点低哑,有点温柔女人的意思。

温柔?当这个词闪过我的大脑时,我诧异极了,一个女杀手和温柔,我想我是睡糊涂了。

随后我惊恐地看到那个男人带着看似微笑的诡异表情伸手要抱住她。

我心想,完了完了。甚至我的脑海里开始出现男人血肉横飞的画面。

但是我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崩人设了?我心里又是一阵诧异,直到我发现她那一身的僵硬。

她居然在忍耐。

或许他俩真是天生一对。我看着两人相拥的违和画面心生感慨。

04.

她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匕首,用磨刀石反复地摩擦着。她手拿武器的样子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那把匕首周围泛着奇异光芒。

「这是一把什么匕首?」

她拿起匕首对着空气比划了几下,刀刃产生了风,发出声响。

「它能杀死狼人。」

她精致的脸庞倒映在刀刃上,在奇异光芒的映衬下,格外相配。

「你想在组织里立足?」

「我杀了那么多人就是为了这。」

你的心愿不是要找到永恒吗?

我本想这么问她,但看见她露出的嗜血表情,我最终选择了闭嘴。本性难移,亘古不变。我有点怀念她崩人设的样子。

我仰望着窗外的月亮,心里算着日子,明天就是中秋。

吹着秋风,我听她自言自语:“杀死狼人后我想重新开始。”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想她太贪心了。

05.

时间永远都不曾偏袒谁,尽管我内心祈祷着这天不要到来,但该来的还是会来。

天空中高悬着一轮满月。我感受到屋内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气场,看到男人的衣裤爆裂,身上长出耳朵和尾巴,手指和牙齿变得锋利。形象骇人,眼神却柔和。

“如你所见,我是个狼人。”

她的眼神变得凛冽,神情戒备,一如面对敌人的姿态。

她拿出身侧的匕首,冷冷地说:“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对,我知道。”

「哦,这真是一个实诚的傻子。」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傻子,会爱上这种女人,绝对是个傻子。在看到他冲着匕首一步一步淡定地走来时,我怀疑他还是个疯子。

「她会杀了你的!」我在心里大叫,忍不住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我听到了那熟悉的风声,我知道接下来就是刀入肉的声音,然后是一声闷哼。我想一切都结束了。

「你想错了。」

我颤巍巍地拉开指缝,看到刀刃插在面前的墙壁上,一时间我如释重负,放下了吊着的心。

「不过你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个傻子。」

然后我傻着眼看她主动向前环上了“傻子”的腰,和他深情对望,耳鬓厮磨。

「女王忠犬赛高。」我在一旁默默点赞。

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眼里是她,她眼里是他。

「我想我差不多该走了。」

「嗯。」

「所以你找到永恒了吗?」

「嗯。」

「那就好。」


06.

窗外还是那轮满月,我大口嚼着嘴巴里的月饼。月有阴晴圆缺,现实中不存在完美,但是故事里可以有。

我想起杀手和狼人的故事,不禁嘴角上扬。看着天上亮晃晃的圆,我动手为这个故事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祝福。

【完】

千年幸福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