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三十八章· 无语寄归鸿

水调歌头平山堂用东坡韵
——宋代方岳
秋雨一何碧,山色倚晴空。
江南江北愁思,分付酒螺红。
芦叶蓬舟千重,菰菜莼羹一梦,
无语寄归鸿。
醉眼渺河洛,遗恨夕阳中。
苹洲外,山欲暝,敛眉峰。
人间俯仰陈迹,叹息两仙翁。
不见当时杨柳,只是从前烟雨,
磨灭几英雄。
天地一孤啸,匹马又西风。

采尺书庐

云易等了好久都没人回答他,表情变得越来越不自然,我也不知道该怎样把真相告诉他。

“小萱,告诉哥哥,师父去哪了?”

他弯腰,双手搭在小萱的肩上,一脸严肃,却还要装出和善的样子以免吓到小萱。

“曲高人他,他……”小萱很为难,只好指了指楚溟允,躲到我身边来。

云易茫然的看向楚溟允,只见他从衣袖中拔出一把木剑,竖在了地上。

“师父!”云易此时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悲痛地跪在剑前,“徒儿定善遇准神,不负师意!”说完,他又恭敬的望向楚溟允:“准神请。”

“不必多礼。”楚溟允把剑收回,我们一起进了风棘屋。……

“现在要干什么?”

那帮人从进来就都一言不发,气氛尴尬死了,我忍不住和悠然找话。

“等。”

“等啥?”我没想到悠然会理我。

“天黑。”悠然想了一下,“你先回去吧,没你什么事了,照顾好琤琤。”

“好吧……”

说赶人就赶人,连大结局都不让我看。

“云易,小萱,你们带她回去吧。”

“是!”

“好!”

他俩一齐应道。

“等等,我的澜儿呢,她什么时候回来?”

“她不会回来了。”

澜儿和我待了只有几日,我们也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我们好像是多年的朋友一般有着惊人的默契。如今她走了,我只得“醉眼渺河洛”,因“无语寄归鸿”而“遗恨夕阳中”了。

但是我相信,英雄是不会被磨灭的。

……

回到家,我本来想用咒语去琤琤那里看看的,可是发现咒语不管用了,这才发现那吊坠没了。

明天就要上学了,这两天弄得作业还没写完,所以还是好好写作业吧。

但是……我好像觉得自己好像少了点什么,做题没有什么思路,背东西也总是背不下来。我这是怎么了?

……

“下得去手吗?”悠然问。

“也许会不忍心吧,而……”楚溟允举了举木剑。

“那就好。”

“你怎么有兴趣管这些闲事?”

楚溟允知道悠然一向不愿意参与这些争端。

“怪你啊!”悠然笑笑。

“多谢。”

“别,装好人你累不累……”

“准神,女神大人,我们回来了。”

云易带着小萱站在门口。

“你们看家就好。”

“是!”

“悠然姑姑,我觉得……”小萱跑过来说。

“按你想的去做,注意安全。”

“好!”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