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鸟》

幸福是绚烂的花火,飞蛾只能在光明的光圈之外徘徊,否则就会置身火海。梅吉对拉尔夫的爱,就是那团光明炽热的火。

可是,如果没有那团不该近身,也不该对此抱有幻想的火焰,飞蛾的生命也无以维系。

他们的爱令诸神嫉妒,在有限的生命期限内,仅有的几次匆匆相遇,已是对彼此最珍贵的回忆,却已经足够。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被这样的爱情吸引,虽然无法长厢厮守。可是读完这个故事,我明白吸引自己的,一直是悲剧本身,无关爱情。如同那把荆棘刺入胸膛的鸟儿。因为知道不可得,才更要奋不顾身,如此,才能看见彼此逃脱了神殿与俗世的捆绑后,唯一真实的存在。

这是否就是我们追寻价值和意义的真正意图?只为了在混乱无序的命运里看见自己的存在。

而这真是有趣的殊途同归。有人因为不敢看见自己,不敢向命运索取,而陷入痛苦的深渊,如同菲。有人却因为过于的勇敢和热烈,同样陷入一种叫悲剧的命运里,如同梅吉。她们都渴望留住爱情,哪怕它已成为天空中的霓虹,然而即便远远地仰望着,注视着,似乎也能拥有幸福。直到时间无情地剥夺了空中的幻影,留下自己一直拒绝面对的孤独。

我相信悲剧揭示生活真实的样子。越是渴望幸福,深渊里注视自己的眼睛越是清晰明亮,仿佛深渊才是生命唯一的真相。也许只有当你愿意如同拥抱故土一样拥抱死亡,才能真正抵达诸神的神袛。而我们,都是背负荆棘的鸟,愉快地飞行,穿梭,做梦,直到不得不垂下翅膀,才会感受到胸口宿命般地疼痛。那是热烈追寻生所留下的,关于我们真实存在过的印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