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昨晚竟然要扑倒我

今天第一天上班,兴奋至极,所以今天又不上班!

心情好,嗯,就是这么任性!

为什么何欢可以这么爽?

因为,就在昨晚,多年的儿子终于开窍了,想要扑倒她。

何欢和何乐是大学同学,当初因为彼此的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人迅速成为好哥们。何欢厚脸皮地调侃道:“你说我们要是有了个宝宝,是不是叫何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兄弟,何的二次方不行吗?”

何欢生性爽朗,性格活泼,人际关系很好尤其是和男生,或者说尤其是和何乐吧。因此他俩常常为同学取笑,“嘿,帅哥(对着何欢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有同性恋的倾向啊?”

“你放屁呢?何乐是老娘的儿子,没看见他也跟老娘姓吗?”何欢回道。

何乐则对着嘲笑他的同学说:“有本事比比尺寸去,缩头乌龟算什么好汉?”

同学说:“我们还是算了,叫你的好哥们何欢去跟你比吧!”

整个班上被他们逗得哄堂大笑。

何欢总是坐在第一排,在后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往常白皙细嫩的耳朵红通通的,在那默不作声,更别说回头了。

大一大二的时候他们俩还经常在一起。上午第一节课的时候,何欢经常在何乐后面到,给他带早餐,然后坐在他旁边一起上课。何乐吃早餐撒了的时候,何乐边小声骂何欢,边用纸巾帮他擦桌子。

在运动会上,或班级集体活动的时候,何欢见何乐穿着不当,或者担心他受凉的时候非得逼他重新去换。

同学都笑他俩就差上床这一环了,可是谁也没见过他们俩更为亲密行动,抓不住把柄,所以只能总是嘲笑他们俩。

被大家嘲笑了两年后,两人似乎终于忍不住了。两人像是两只刺猬,考得太近势必会伤害彼此。大三开学的时候,两人两个多月没见面,有点生疏,何欢这次故意不那么主动,不想那么大老爷们儿的被人嘲笑,就一直没有和何乐主动往来。何乐也没有来找何欢,除非是非说话不可的时候。

两人关系渐疏渐远,何欢一心埋头学习,而何乐找到了自己的新欢。同学们再也不敢拿他们两个人做取笑的对象,因为何欢会怼他们,怼到他们不好意思再说他们俩为止。没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问何乐,何乐说两人间从来没闹过矛盾。

何乐谈了一年的恋爱,何欢一年没和他怎么说话,但是何欢除了不和他怎么说话外其他一切正常,学习比以前更努力,班级活动积极参加,踊跃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比赛。

大三期末的时候何乐和她的女朋友分手了,他慢慢主动靠近何乐,何乐爱答不理。何乐每次怼他去找他的女朋友,何乐总是很紧张地解释道:“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就拉了一下她的手,我们之间其实早在三四个月前就结束了,都是同学一直在传我跟她还在一起。你为什么老是说她?”何欢见他一本正经,每次都故意拿这个话题呛何乐,何乐有时为此解释得生闷气,就是没有对何乐发过脾气,他也不敢。

两人似乎又从两个完全的陌生的人开始相处,不过这次不像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样熟得那么快了,两人间经过了半年多时间的慢热过程,才逐渐回到了以前。不过何乐发现何欢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哥们了,因为她比以前小气,爱呛人,每次见何乐和其他的女生说得眉开眼笑的时候就对何乐爱见不见。

有一次何乐让何欢不高兴了,何欢对他的电话、短信一概不理,到了星期一上课的时候见何乐没来,从他们的室友那里得知何乐昨晚打点滴去了。何欢一下课就跑去看何乐,在超市里买了个热水袋带过去给何乐,何欢觉得天气很冷,打点滴身体肯定受不了。中午,晚上给何欢送饭。何欢不知道的时候,本来是室友照顾他,后来室友见此情景都不好意思去照顾他了。

在医院的时候,何乐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很希望生病,因为一生病我爸妈就对我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柔。谢谢你照顾我,你的照顾都快让我爱上了生病了!”

何欢是背对着听完这句话的,何欢说完这句话后只剩下了寂静。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何欢转过身来,揪着何乐的耳朵说:“有本事你再说声试试?”

“啊,说什么?你就这么虐待病人,我要去告你!”

两人之间其实早已知道彼此都心仪对方,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没有更进一步。何欢也许是想要何乐主动,不想在何乐心中一直留下大老爷们儿的形象;何乐也许是见何欢对自己一次次的暗示都若无其事,就不敢再轻易行动,以为一不小心就会连这种关系都保不住了。

转眼间到了毕业季,毕业的氛围并不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悲伤,依依不舍,却像大一离家报到的感觉一样,不舍,却没有伤感、难过,而是一种淡淡的忧伤里夹杂着一种新生的喜悦。

两人没有一起出发,却来到了同一座城市,即使如此,两人也很少见面。工作后,何乐没有了周末,何欢周一到周五,每天加班,只剩下周末的休息时间。有时两人会在手机上问候一下彼此,却没有了当初的那种长谈甚欢的那种心情和感觉。不过两人还是会在彼此的生日的时候准时送上祝福。

去年年底的时候,何欢和何乐的大学同班同学在微信上宣布结婚的消息,瞬间成为了班级头条,纷纷祝福点赞。就在他们的同学回家的路上,同学驾驶的车辆出现突然故障,在高速上连环撞车,被紧急送往医院。班级群里庆祝的消息还停留在给他们二人送祝福的时候,而此时却命悬一线,喜庆人变成了伤悲人,恍惚一指间的变化。

看着群里送祝福点咱的消息和安慰的消息紧紧相邻,有一种旦夕祸福,沧海桑田的感慨和冲击。

两人间的交流又逐渐频繁起来,这一次两人都比之前更加主动了。

何乐说:“过完年我换一份有周末的工作吧,这样就有时间见你了。”

何欢说:“你最近有空吗?有时间的话来我家玩吧。”

何乐本来想去,但是没有去,因为家中有些事情耽搁了。他担心何欢可能对他失去信心了。

过完年上班前夕,两人终于见了面。何乐问何欢:“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我小时候很希望生病,因为一生病我爸妈就对我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柔’吗?”

“怎么,你想当我儿子?”

“呵,其实当时我想说的是——我都快爱上生病了,更爱上了你。今晚你愿意留下来吗?”

“留下来做什么?”

“照顾我的孩子?”

“你有孩子?”何欢很诧异。

“你留下我们不就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爽干净的风拂过面颊 嗅到花儿特有的清香 风一过,它们纤细的身躯随风摇摆 每当面对这般诱惑,都会好几次回眸 没忍住...
    ibach阅读 41评论 0 0
  • 文|夏茗悠 夕阳弥漫在,高中教室里,美的不是温暖的夕阳,而且从我的视角看过去的,你曾经的桌椅。玻璃窗外狂走着沙...
    柉旌阅读 110评论 0 0
  • 如果二十多天前我写下这篇文章,我一定会说:“早知后来那么多心酸,我宁愿当初不曾认识过”。可现在,我很庆幸。 一年半...
    谁在楼上看我阅读 2,319评论 1 1
  • 中午十二点刚刚过半,外面还是那副没完没了的阴雨,本是午后小憩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一休睡着了阅读 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