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景

96
志何
2018.03.07 18:18 字数 771

        同事到我办公室看到我的两棵文竹快挂掉了,说我再给你养两盆吧!突然感觉很高兴,记得大学的时候我专门选修过《盆景与插花》。但这近十年了理论也忘记了,实践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很对不起当时教过我但并不知道我名字的老师。想起那个年月我还是喜欢花花草草的,突然间回到了乡间地头:

        快走到生命尽头的蒲公英的后代让我吹的满地都是,就是记不起来她的花和叶子长什么样子,就知道在儿时发黄的季节她会满地的飘。仿佛永远不会因为干旱而死的仙人掌一直的在所有能见到的土墙上顽强的生长,我没见过她开过花,只知道她会结出能吃的果实,还知道他能防止小孩子爬墙。还有喇叭花,上学以后才知道他还叫牵牛花,应该是她不能让我像拿着蒲公英后代满地乱跑着追逐她们的洒落地点,不能调皮的时候爬墙被仙人掌的独门武器所伤的原因,她反而是我观赏最认真最愿意看的花,我感觉她姿色挺美的,那时候没见过牡丹花,菊花之类的,对她有种邻家女孩的感觉,用小家碧玉形容我感觉很恰当。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小野花,当时被我欺负的也一塌糊涂。

        现在的地里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蒲公英,当年的种应该能留在原地这部分,继续她们的轮回,另一部分就被我们这些当年的坏家伙追逐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了。我能看到的农家院的土墙越来越少,即使有土墙也没有了仙人掌,替代仙人掌的是碎玻璃,再后来是钢丝网,再后来什么也没有了,被替代的感觉像是农户院墙里的婚姻。至少有十几年我不曾见过喇叭花了,她好像在我求学离开家乡后就嫁人了一样,回到家乡也见不到了,可能是季节不对,也可能是地点不对,所以那紫的、白的、红的、蓝的感觉再也没有了,我知道她一直都在只是我们碰不上面,我知道他的叶子像心一样,落叶归根对她来说也是必须的。

      他们也都与时俱进了,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见了面总感觉少些味道!上选修课那会老师说“方寸之间自有天地”,现在看看他们的天地毕竟是在盆内啊!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