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春

花开之季,于湖心之船中漂游。

四周各类花枝,招展放艳,无不迷人。

水面亦香气四溢。

昏深深然如醉翁。

一片惊鸟掠过,便惊醒。尚知山中有一客栈,客来往,鸟遂惊而起。

‌水面亦静得出奇。

再环视四周之花,亦无不放艳。

鸟鸣不乱赏春之心,花亦不因鸟之鸣而变。

世间安然。

执桨之人惑:莫非天下人皆喜各色放艳之花,无人仅钟爱一种?

是日,不问自心于冥冥。

赏花为要事,爱花为要事。苟且之赏尚不存,更无爱之说。

醒时不决策。

‌一壶醉酒饮下,便也就随着一种,漂泊到彼岸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