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半兽人之我的战争1

字数 1139阅读 48
图片来自网络

《我的战争》目录


人类和兽人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上百年,虽然兽人有着更加强大的身体和武力,但人类有更先进的科技,他们能够造出各种先进的武器弥补先天的不足,所以这场战争很难分出胜负。


我叫艾德拉,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兽人,是的,我是二者的结合--半兽人。我的父亲是兽人,而我的母亲是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相爱的,只是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们住在荒原的一边,四周都是一人多高的野草,在一个地方住不了多久,便会搬到其他地方。我们好像在躲避什么可怕的东西。母亲经常对我说,人类的族群是不可能认可我这样的怪物,而兽人也会因为人类的血统而把我视为异类。父亲在一次外出捕猎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而母亲又带着我搬过几次家之后,郁郁而终,临终前反复叮嘱我,一定不要爱上人类或者兽族的女性,也不要相信其他任何人类或者兽人,我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

终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小怪物,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算是人类还是算兽人,为什么母亲会说他们都不接纳我呢,我身负两种血统,不是应该被双方所接纳么,说不能还能调解种族间的冲突,成为和善大使呢!?不过这也就想想罢了,从小没有接触过其他人,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与人类或者兽人打交道,偶尔外出觅食的时候即使遇到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跑!

虽然我在正常条件下体形看起来和人类一样,但在收到刺激的条件下身体还是会发生变化,变得更高变得更加强壮充满力量,当然,身体越大,灵活多就越低。而暴怒之后的变化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兽化的程度越高,之后想要恢复原有的样子就越困难。这就像弹簧,无论再怎样的伸张,都有个度。变化一次,身体就异化一次,总有一天,我会无法维持人类的形态,也无法完全变成兽人,而成为一只真正地半兽人。

母亲去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没人管我,没有人逼我搬家,我便在这草原的一角住了下来,每天出去打几只鸭子或者杀只野牛,倒也过的安逸。记得小时候,父亲喜欢直接生吞猎物,但在母亲的“严管”下,被迫改掉了这个毛病,和她一起吃拷过或者煮过的食物。虽然我觉得熟透的食物比生的更加好吃,但有时仍能发现父亲背着母亲望着那些生肉直流口水,为了一个人类,竟能逼迫自己改掉多年的习惯,想来父亲是很爱母亲的。

草原上的天,说变就变,仓促到我来不及反应,一场大雨就这样来了。我还从没有感受过这般寒冷,雨打在身上,我紧紧的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来保持温度,渐渐地我失去了知觉。

迷迷忽忽地睁开眼,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的东西上面,常常听母亲提起,但却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上面,这算是床吗?但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我感觉到这个东西在不停地震动,看看帘子外面的土地好像一直在向前动,难道这就是母亲经常提到的车子?过于好奇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


待续


无戒21天日更挑战第八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十七章 从狩猎到农耕的经济组织 在原始人类中,几乎所有的土...
  • 《魔兽》大电影你看懂了么? 阿张是个《魔兽》的终极不锈钢粉,从2002年混乱之治开始,魔兽这个无比强大的ip就深深...
  • 1.电脑没带回家,复盘显得困难重重。 2.小屁屁今天开心的吃了顿火锅,让我开心的是,每次说他爸爸欺负我都会赶过来帮...
  • 如果时光是一根长长的锁链 它到底牵引我去向哪里 如果不是绵绵山海和虔诚的智 有什么值得我步步朝拜 院子里的野人参花...
  • 我的老家在湖北的农村,对于搬离家乡的我,回老家感到莫名的兴奋和激动。人越长大,就会慢慢懂得,认识到很多,也明白到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