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男人梦

图片来自网络

01

冬至的夜晚,空气寒凉彻骨,静悄悄的街道上,男人表情麻木的走着,他看起来很茫然,还有些颓废,似乎没有目的地,也感觉不到寒冷。他偶尔会不甘心的掏出手机翻看一下,却等不来任何期望的讯息:朋友、亲人、甚至妻儿,都离开了他……又一次失望后,浓烈的酸涩涌上心头,冰冷的泪水沿着面颊悄然滑落。好在路灯朦胧,行人稀少,哭了也就哭了,没人会看到。

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几年前在“创业风”的鼓励下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年薪优厚的工作,怀着“男人就该干点大事,让家人们过上更好日子”的美好梦想开始创业。没料想,一次投资失败,加上一次被合作伙伴欺骗,就这么轻松两下,他辛苦十年积攒的创业资金便已荡然无存,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他不甘心就此认输,总感觉前方其实是有希望在闪烁着的,只要自己再多努力那么一点点,就一定能够抓住它们。那些扑朔迷离的希望如同魔鬼一样引诱着他,让他飞蛾扑火一般不断前行。一次又一次失败,一次又一次调整方向,一次又一次全力以赴......

现在看来,全是白费......没有用,死路......都是死路。

这几天,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悔意,可职场生涯已中断好几年,再想回头找工作并不容易......创业就是一条不归路,已经走到了这儿,回头无岸。

可往后的日子怎么办?身后的女人孩子怎么办?国家大肆鼓吹大众创业,媒体日日宣传马云神话,可有谁为他们这99%的创业失败者买单?——他第一次开始了抱怨。

今天出门前,妻子回来拿走了最后一包衣物,她显然已厌倦了争吵,全程一言不发,只在走之前甩下一句话:“桌上的离婚协议你最好还是早些签了吧,不签咱就分居,早晚都是离”。

他追出去对她说着那句重复过无数次的话:“你再等等,今天这个单我一定拿下”。妻子撇了撇嘴,连一句“哼...”都懒得回复,扬长而去。

事实证明:她又赢了。

如今他该去哪儿呢?回家?那套空荡荡的房子还能称之为家么?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家都保不住,是怎样的窝囊与心酸。想到妻儿,他的心开始收缩,慢慢的皱起来,最终拧成了一团,剧烈的疼痛感让他再也迈不动前进的脚步。

他就地蹲了下来,把包仍到一边,双手抱头,忍不住哭出声来......刚开始,还只是双肩颤抖小声啜泣;渐渐地,声音愈来愈大;最后,终于演变成了不管不顾地嚎啕大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图片来自网络

02

“HI!......哈罗......喂喂~”,有个声音在他周围飘飘忽忽的转着圈,好像是在呼唤他。

他犹疑地抬头,婆娑的泪眼朦朦胧胧地看到一个红衣女孩儿,她就蹲在他跟前,正把脸凑近,用研究的目光审视着他。

“嗯?”男人慌忙拿手掌在脸上胡乱地擦了两把,有些尴尬。这个女孩儿他并不认识:她留着一头奇怪的白发,肌肤透亮,面色粉嫩,一双深棕色的眸子正牢牢的盯住他,“你是...?”男人诧异的问道。

“我是梦仙子,梦仙的女儿,我能主宰你的梦哦”,女孩儿笑盈盈的回答。

男人并不相信她的鬼话,但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伤痛中,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因此也无意反驳,只是淡淡的问道:“哦?那...有事儿?”

“HI!不要这么沮丧嘛~好消息哦!今天是冬至,也是我的成年礼日,我想找个人一起庆祝,送他个好梦!”女孩儿用雀跃的语气回答,“没想到一来就遇到了你,说吧,你想要个什么样儿的美梦?”

“美梦?”男人苦笑了一下,“我都做了几年美梦了,有啥用?!”

“你爱要不要!”女孩儿有点儿不高兴的说,“我刚才看到你哭鼻子了,哭有什么用?还不如回家去睡个好觉做个好梦。”

男人想了想,觉得这话也算言之有理:哭有什么用呢?除非一死了之,否则路终究是要走下去的。

“既然早晚都要睡觉做梦,那说吧,你想要个什么梦?”女孩儿机敏地观察到了他的神情变化,赶紧追问。

这姑娘还挺逗,男人心想,“那我想做两个梦,可以么?”他戏谑地说。

“啧啧啧,刚才还说不要不要呢,现在又这么贪心!”女孩儿讥讽道,“不行,就一个!”但她马上察觉到了男人那满脸不相信的表情,又接了一句:“要么我帮你把几个梦串成一个如何?哇噻!我发现自己真的好聪明耶!”她夸张地感叹道,仰脸大笑了起来。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一个梦是想回到过去,回温创业前那些和美的日子;一个梦是想看到未来,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对了,我还想知道自己成功后是会过得怎样。”男人说得很认真,但随即嘴角上挑,明显用调侃的语气说:“跨度有点大,要串起来有难度哦。”

“嗯,没事儿,你回家吧,剩下的事儿交给我了。我可是最精明能干、最聪明伶俐的梦仙子哦,哈哈哈。”女孩儿又得意的咧嘴大笑起来。

图片来自网络

男人冲她点点头,转身离去,心想:“往坏了想,这姑娘只怕也是个疯子,和自己一样;往好了想,估计是自己的哭声惊扰了她的善良,她借搭讪开玩笑来宽慰自己吧。”

一想到自己刚才居然在大马路上痛哭流涕了一场,男人有些难为情,“好在边上没其他行人”,他自我安慰道。

03

男人往家的方向走去,可能因为刚刚哭过一场,心情竟然莫名地感觉好了一些。

走到楼下,抬眼看看二楼那两扇黑洞洞的窗户,他的心里又重新泛起浓浓的苦涩:以前再苦再累都觉得值,就是因为还有家人留的那盏灯在为自己鼓劲儿,而今人已去楼已空,似乎做什么都失去了意义。

他一直以为妻子会与自己永远同甘共苦的并肩作战,没想到还只失败了两回,她就以考虑孩子未来为由离开了自己......可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可埋怨,这几年,自己为了事业当起了甩手掌柜,一直是妻子在身后兢兢业业的照顾这个家:一日三餐、父母的健康、孩子的学业,都是她任劳任怨里里外外地张罗打点。而他给了她什么呢?只是一个看似永远也无法兑现的承诺,一个忽忽悠悠的黄粱美梦。

男人脸上泛起一丝苦笑,他开门进屋,随意洗漱了几下,衣服都没脱就爬上了床。

从妻子带孩子回娘家那天起,他就开始在这张床上整宿整宿的失眠——现在,他又做好了数羊的准备,虽然实践证明这并没什么鬼用。

可今晚,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男人的头刚沾上枕头,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睡意劈头盖脸侵袭而来,很快,他就坠入了梦乡。

图片来自网络

04

在梦里,男人置身事外地看到了自己:

依旧是这间屋子,仍然在这张床上,也是一个夜晚。梦里的男人轻松惬意的仰面躺着,双臂如翅膀一般左右伸展开来,一边胳膊上枕着妻子,一边胳膊上枕着三岁的儿子,儿子已经酣然熟睡,妻子正用含情脉脉的眼光注视着他,不知听到男人说了些什么,她突然咯咯的低声笑了起来。男人坏笑着轻轻把胳膊从儿子头下一点点抽出,侧身转向妻子,悄悄凑拢过去......

图片来自网络

突然,眼前的画面开始摇晃,就好像一杯果粒酸奶正被一把大勺顺着单一方向搅动,直搅出一个糊糊的大漩涡......过了一会儿,漩涡慢慢荡漾开来,舒展平复,男人眼前出现了另一个清晰的画面:

这次的情景发生在今天他哭泣过的那条街上,是个白天,阳光明媚。看得出梦里的男人心情很好,他穿着西服理了头发,精神焕发的模样,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紧紧的攥着一张名片,脸上洋溢着的是喜悦的笑容,那张名片的颜色非常醒目:一半大红一半亮黑。男人走到路边的一栋大厦门口,拿着名片靠近唇边做了个亲吻的动作,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边说着话边自信满满地向敞着门的大厅走去......

图片来自网络

梦里的画面又开始摇晃了起来,一阵眩晕过后,画面被切换到了一家金碧辉煌的温泉会所:

画面上的男人正在会所里泡着室内温泉,偌大的池子看起来仅他一人独享,他背靠池壁斜躺着,胳膊撑着池沿,左手手指捏着一个高脚杯,玛瑙色的液体在杯中轻柔的晃荡,右手边,一大盘鲜嫩欲滴的水果正在恭候他的垂青。

这时,一名女子向温泉池走来,她身材窈窕步伐轻盈,身姿看起来和他妻子非常相像,女人横卧在男人头边,用手捧起他的头轻轻放在自己腿上,边给他按摩太阳穴边和他说着些什么,惹得男人时不时发出一阵豪爽的大笑。

再仔细一看,画面的另一角还有一个男孩儿在池边自得其乐的戏水,不是儿子还会是谁?!

图片来自网络

见到久未见面的儿子男人激动了起来,可还没等他看清楚,画面又开始不合时宜的剧烈抖动起来,从正中间慢慢绽放出了一张俏皮的小脸儿,正是今天那个红衣女孩儿,她笑着说:“看你还敢不相信我,我厉害吧!”说着她的脸渐渐消隐,只留下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这声音怎么老响老响?男人嘟囔了几句,突然惊觉是手机发出的闹铃声。

扒拉过手机定睛一看,已经早上七点,他猛的想起昨天有个久未联系的老友突然致电给他,说是要介绍个人给他认识认识,也许会对他的事业有所帮助,虽然他并未对此寄予什么厚望,但既然答应人家,还是不要迟到为好。

05

男人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突然发觉自己状态不错,全身轻快——真是很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睡过一觉了——在洗漱的时候,他甚至情不自禁的哼起歌来。

他依稀感觉自己似乎难得的做了一夜美梦,但梦中情景却已全不记得了。只是莫名感觉从内心深处重新升腾起了希望,心灵好似已重获新生,有了继续向前冲的动力与激情。

昨夜的颓废显然已被完全抛之脑后,是啊,昨夜,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像自己还哭了?男人自嘲的笑了笑,若真是如此,那过去的自己也太懦弱了——男人嘛,天性就该是打不死的小强,愈败愈战,越挫越勇——男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着,自言自语。

上午,迎着暖暖的朝阳,男人准时抵达了约定地点,朋友已在此守候,席间他介绍了一位事业极为成功的女士与他相识,这位女士气场相当强大,只是年龄还不及五十岁,却顶着一头如雪的白发,透着几丝神秘与怪异。

寒暄过后互换名片,男人双手恭敬的接过名片,突然觉得这张名片的颜色挺特别,似乎还有那么点儿似曾相识的感觉:名片的底色,一半是热烈的大红,一半是荧亮的浓黑。

当天晚上,心花怒放的男人兴冲冲地赶回了家,豪气干云地抓起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用力一撕,扯成两半......

图片来自网络



文   |   咏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