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抢来的老公被撬墙角了


吴敏最近特别地春风得意,每天容光焕发,精神饱满,就连走路都带风。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吴敏遇到了人生三大喜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中的一喜,吴敏要结婚了。

吴敏的准老公方晨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年薪八位数,有房有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点秃顶,带点啤酒肚,外加年龄比吴敏大了一点点。

这些在吴敏眼中都不是个事,只要有钱,这些个缺点是可以被忽略的。

两人拍婚纱照的时候,摄影师看着一米七的吴敏和一米六五的方晨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起来,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很快就到了结婚的日子,婚礼现场被布置得美轮美奂,到处充斥着鲜花的芳香。

吴敏穿着洁白的拖尾婚纱,像花仙子一样地站在方晨的身边,司仪口若悬河地介绍着郎财女貌的两人。

婚礼上吴敏看着同事们艳羡的目光,本来挺直的腰挺得更直了,就连下巴也微微地抬了起来。

婚礼结束以后,吴敏累瘫了,回到家里犹如一滩泥一样地倒在了沙发上。


吴敏结婚之后就不上班了,日子过得轻松而惬意,每天就是做做美容,喝喝茶,要不就是逛逛街,这和吴敏之前过的日子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吴敏的家庭条件一般而且全家人都特别地重男轻女,从小到大家里好吃的好玩的都是紧着弟弟先挑,她得到的永远是弟弟不要的。

慢慢地吴敏养成了谨小慎微的性格,别人说什么她都不敢反驳,生怕得罪别人。

上班的时候同事把不属于吴敏的工作推给她,她虽然不喜欢但是习惯性地不敢反驳。

做好了就是同事们的功劳,做错了就被推出去顶锅。

在又一次被同事推出去顶锅的时候,吴敏下班之后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哭得不能自已,恰巧被路过的方晨看到了。

方晨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吴敏,向她询问事情的缘由。

吴敏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说得话上的方总,犹豫着要不要说出实情?

想了很久还是没敢说出真正的原因,因为害怕说了之后不到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把同事们都得罪了,只能说自己太想家了。

方晨知道吴敏没有说实话,倒也没有逼她,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

只是淡淡地告诉她:“遇事想开点,别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方晨的话触动了吴敏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从小到大她都是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从来没有真正的做过自己。

吴敏感激地对方晨说:“谢谢您!”其实吴敏对方晨挺崇拜的,她觉得能当上总经理的人都是很厉害的。

吴敏低着头的时候方晨看得不是太清楚,等吴敏抬起头以后方晨才发现吴敏挺漂亮的,两只大大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

尤其是吴敏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方晨的时候,方晨一瞬间觉得受用无比。

所谓男人需要崇,女人需要宠大抵就是形容现在的方晨。

方晨鬼使神差地对吴敏说:“你还没有吃晚饭吧?不如一起吃个饭吧?”

吴敏扭捏了一会便答应了,方晨带她去吃了西餐,然后还绅士地送她回家。


从那天起下班的时候吴敏都会磨蹭到没有人再走,但是遗憾的是从那天以后,吴敏再也没有遇到到方晨。

就在吴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又遇到了方晨,方晨对于再次遇到吴敏似乎也挺意外的,不过他对吴敏的印象挺好的。

两个人似乎挺聊得来的,此后的很多天两个人都会默契地等到最后再走。

不知怎么地公司传起了吴敏和方晨有关系,这让以往欺负过吴敏的同事们惶惶不安起来,害怕吴敏打击报复她们。

刚开始吴敏根本没有这份心思,但是看着同事们小心翼翼甚至带些讨好的态度,吴敏的心里发生了微妙地变化。

甚至连主管都开始对吴敏另眼相待,吴敏开始享受这份讨好,甚至有些飘飘然起来。

吴敏也知道这种讨好不会长久,为了能长久享受这种被人讨好的感觉,她开始找一劳永逸的办法。

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吴敏故意多喝了两杯红酒,暧昧的灯光再加上吴敏迷离崇拜的目光彻底地击垮了方晨,两个人看似突然却又理所当然地滚了床单。

吴敏年轻的身体满足了方晨的欲望,方晨的慷慨大方满足了吴敏的爱慕虚荣,两个人在这种心照不宣的满足下过得有滋有味。


人总是欲壑难填的,慢慢地吴敏不再满足于过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了,她开始处心积虑地想光明正大地站在方晨的身边,让别人喊她一声方太太。

吴敏聪明地在方晨满足之后撒娇道:“老公,我们要个孩子吧!”

而这个问题却被方晨打哈哈地绕了过去,方晨已经有一个女儿了,他暂时没有再要孩子的打算。

吴敏知道借口怀孕逼婚这条路是行不通了,只能另辟捷径,曲线救国。

吴敏偷偷地拍下两个的激情照片发给方晨的老婆向楠。

谁知向楠居然无动于衷,吴敏在黔驴技穷之下只能上门逼宫。

两人约在咖啡厅见面,刚坐下吴敏就开始迫不及待地诉说她和方晨在一起的细节。

吴敏说得吐沫横飞,但是向楠就像在听故事一样,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吴敏开始急躁起来。

她设想的不是这样子,向楠不应该很气愤吗?不应该骂她和方晨吗?

只要向楠开口骂她,或者动手打她,她就有理由向方晨告状了,奈何向楠竟然如此平静,把她接下来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吴敏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向楠看着不说话的吴敏淡淡地笑了。

“吴敏,假如方晨给我说离婚,我二话不说马上就离。”向楠微笑着说道:“你还是在方晨那里下功夫吧!”说完就走了。

留下吴敏一个人在咖啡厅里独自凌乱,吴敏怎么也没有想到向楠如此淡定。

吴敏为了转正只能拼命地在讨好方晨,尤其在床上极尽满足方晨的各种要求。

方晨慢慢地开始对离婚的事有了松动,吴敏看到了希望,更加卖力地伺候方晨。

时隔不久方晨同意和吴敏结婚,但是有一个要求,必须把他和向楠的女儿方玫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急着转正的吴敏一口答应了,至于以后怎么样以后再说呗!

方玫上的是寄宿学校,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所以每次回来的时候吴敏都会带着方玫出去买点东西,吃顿饭,表面工作做得特别好。

方晨每天娇妻在怀地享受着,而且小妻子对女儿方玫还这么好,这让方晨觉得娶吴敏是无比正确的决定,因而对吴敏更加宠爱。

就在吴敏志得意满的时候却收到了一份匿名快递,打开快递的瞬间吴敏懵了。


快递里有一沓照片和一份资料,照片上不着寸缕的两人赫然是方晨和一个女人,资料是照片上女人的名字,地址,电话。

吴敏快要气疯了,方太太的位置还没有捂热呢?这么快就有人来抢了?

吴敏没有想寄快递的人是何居心?只是一门心思地想保住方太太的位置。

吴敏打电话给照片上的女人,约她在咖啡厅见面。

同样的咖啡厅里,同样是两个女人,谈论的还是同一个男人。

唯一不同的是吴敏之前是小三,现在是已正宫的身份约见小三。

对面的小三毓婷犹如当时的吴敏一样嚣张,但是吴敏却没有向楠当时的淡定。

此次的谈话最终不欢而散,毓婷走之前还嚣张地对吴敏说:“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

吴敏想起自己的上位历程,担心毓婷也会用同样的方法对自己逼宫,决定教训一下毓婷,让她明白方晨不是她可以觊觎的。


吴敏专门挑了一个方晨出差的日子,把毓婷约了出来要求她离开方晨。

谁知毓婷根本不甩吴敏,还冷嘲热讽地说道:“凭什么让我离开?”

吴敏告诉毓婷:“就凭我是方太太。”

毓婷压根不吃吴敏这一套,不但讽刺吴敏是小三上位,抢别人的老公,还扬言吴敏能抢别人的老公,她也能撬吴敏的墙角。

愤怒的吴敏拿起桌上的咖啡泼向了毓婷,毓婷也不甘示弱地拿起咖啡泼了过来。

两人直接扭打了起来,吴敏仗着身高优势很快就把毓婷按到了沙发上,失去理智的吴敏拿出包里修眉毛用的刀片在毓婷的脸上划了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因为两人是在包间里,所以两人的动静并没有惊动服务员。

吴敏觉得没有了美貌的毓婷对自己再也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

就在吴敏觉得自己方太太的位置稳如磐石的时候,却被警察带走了。

原来吴敏走后毓婷在服务员的协助下报了警,并去医院进行了伤残签订。

警察已故意伤害罪逮捕了吴敏,并移交当地人民法院。

法院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对吴敏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知道此事的方晨选择了与吴敏离婚,如今的吴敏不仅失去了费尽心机得来的方太太位置,还身陷囹圄。

就在吴敏对自己的冲动懊恼不已的时候,向楠来探监了。


吴敏没有想到第一个来探监的居然是向楠,她进监狱以后,昔日的朋友一个都没有来。

会客室里身穿囚服的吴敏和穿着得体的向楠面对面坐着。

吴敏不禁唏嘘,曾经她也和向楠这样面对面坐着,不过那时候的她咄咄逼人,而向楠却是一脸平静。

时隔没多久两人又坐在了一起,只是这次吴敏却因故意伤害罪暂时失去了自由。

向楠淡淡地问道:“还好吗?”

吴敏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转移话题:“你来做什么?”

“我来谢谢你,替我清除了方晨身边的女人,”向楠说道:“顺便告诉你快递是我发给你的。”

吴敏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快递居然是向楠发给她的。

向楠没有理会吴敏的错愕,继续说道:“你和毓婷同时出现方晨的身边,我就利用你们两个鱼蚌相争,而我渔翁得利。”

“你们两个不负我所望地斗了起来,结果一个毁容,一个坐牢,方晨最终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此时的吴敏才知道自己只是向楠手中的一把刀,帮她清除了毓婷的同时也赔上了自己。


向楠和方晨也曾有过甜蜜快乐的日子,但是随着方晨的职位越来越高,方晨开始出轨。

向楠闹过吵过但是依旧没有止住方晨出轨的脚步,慢慢地向楠也就失望了。

慢慢地方晨不再回家,甚至生出了离婚的打算,向楠一路陪着方晨走来吃了很多苦,现在好不容易日子好了,向楠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把方晨拱手让人。

但向楠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男人一旦起了离婚的念头女人再怎么哭闹也无济于事,只会让男人更厌烦。

所以她同意了离婚,而离婚的唯一要求就是方晨再婚后必须找个对女儿好的人。

向楠告诉吴敏:“只要你能把方玫当成亲生女儿看待,我就同意离婚。”

急着上位的吴敏毫不犹疑豫地答应了向楠的要求。

向楠在吴敏婚后不久就把毓婷和方晨在一起的照片匿名发给了吴敏,让吴敏和毓婷两人去斗,而她则隔岸观火,必要的时候再添上一把火。

在毓婷被吴敏毁容之后,向楠找到毓婷承诺只要毓婷能让吴敏坐牢就给毓婷一笔足够整容的钱,毓婷在无计可施之下只能按照向楠的计划咬着吴敏不放。

方晨在吴敏坐牢毓婷毁容之后明白了一个道理,外面的女人只能玩玩不能当真,如果不是给向楠离婚然后又和吴敏结婚,根本就不会生出那么多事端。

方晨为了女儿也为了他的后半辈子安枕无忧就回去请求向楠复婚。

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楠的掌控之中,但是向楠知道如果这次她轻易地答应复婚,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吴敏张敏出现,所以向楠打算吊着方晨一段时间。

看起最温和无害的向楠才是最有心机的人,她用计策让吴敏和毓婷两败俱伤,也让方晨明白了她才是最适合过一辈子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