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 与谬误 与盲目痴愚

齐声赞美神明        祂是一切之主

祂即物外    祂即人外    祂即人内

祂当于此订立万物        印证万物

祂当给予吾等盲目盲目之死亡

吾等与祂立吾等所解万物之约

死亡        万类存在之死

于是    吾等于这地上奔走      或应其名

造其行    替祂立人世之规        以为万物之基

或反汝所解祂之理        欲以所谓卑微之身反逆所有幻想之神        人世之理

替祂立言之卑微      用铁与火      钉死反逆其道之卑微

反逆者高举大旗      以另一种祂的幻想反逆现今        反逆所谓祂之使徒

祂只存在

吾等所解却是          高天上      祂以金铁之杖与杯中清泉

以灾祸赐福行与人世      行人之法理

但吾教汝等当知

卑微之物当视之神明          不过超人

尘埃之物永为尘埃    因吾等乃无根之萍

吾等所立之光存于神明 

吾等所视之芒存于神明

吾等所思之理存于神明

吾等不可见  不可明之物亦存于神明

吾等盲目痴愚之辈    非万物所见不可变异之物

所吾等之道可为虚妄      吾等之理可为谬误

吾等之思可为笑谈

此乃神明所在之漫漫长夜

吾等所见之光        亦可为幻梦

何来吾等      何来吾光      何来此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