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秒的微笑 第一章 初遇

字数 3392阅读 157

返回目录               


第一章初遇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上,衣着光鲜的商业人士们三三两两,举着香槟的酒杯,端着可口的甜点,面部堆砌起笑容,相互问候着,谈论着。

“嗨,言墨兄,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两个中年男子礼仪性地拥抱了一下。

“这是言树吧?”一个年纪与外表不相适应的男孩子站在中年男子身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大大的眼睛,齐刘海,长的很像电视里的童星。但仔细看他的眼睛,却似乎看不到童年的好奇,反而充满着通透世事的深邃。

“恩,这孩子不太爱说话。笑月也长这么大了。”一个活泼可爱的4、5岁的女孩子梳着两个马尾辫,睁大眼睛看着周围,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仿佛一切都很新鲜。

“是啊,笑月和言树就差一岁,时间过得快啊。”

“言墨、林毅,你俩聊的这么带劲,都没看见我啊?”正在两个男子谈话的时候,另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出奇漂亮标致的女孩子。“言伯伯好,林叔叔好。”小女孩留着垂直的长发,头上戴着一个细珠的发卡,身上穿着洋装,看到长辈们在聊天,就用粉嘟嘟的小手拉起裙角,端庄地向长辈们行礼,之后便径直向男孩走去“言伯伯,我和言树去玩可以么?”

“两位见笑了,丽娴好像特别喜欢言树。”

“庄兄哪里话,让孩子们去玩吧。”

“去吧,笑月,跟哥哥姐姐一起去玩儿吧。”

言墨是言氏集团的董事长,是酒店、百货业的龙头,庄铭是银行业的巨头,资深的投资人。林毅是公认商业奇才,他执掌的林氏百货成立时间不长,却也有了一方天地。因此,三个人站在一起林毅便显得年轻许多,也更多地吸引着一些名媛的眼光。三个人在生意上互有来往,聊的也十分投入。不过,林毅与庄铭其实并不太亲近,他总觉得银行家有着过于成熟的心机。而言墨是百货业的前辈,林毅也很认同他的经营理念,言语间有着兄长一样的敬重。


“阿树,吃这个,这个好吃,这个这个,这个也好。”丽娴热情地招呼着,言树却没有丝毫反映,没有应和,也没有拒绝。笑月看着他们觉得有趣,却融不进去,无聊的看着四周。突然向屋外跑去。

屋外是一片翠绿的草坪,刚刚下过小雨,水珠还淘气地不忍离去。太阳放出长长的光线为水珠指引回家的路。草坪中央有一个不大,却很精致的喷水池。笑月脱下鞋子,赤着脚跑到草坪上,用她稚嫩的舞姿和阳光、小草、水池玩耍了起来。她的舞姿虽不标准,但在这情景下却可爱动人,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特别是孩子们。孩子的天性便是无拘无束,玩耍是他们的主修课,在这无聊的宴会中,好不容易发现了这样一个玩耍的机会,几个孩子便不约而同地跑到了一起。孩子们戏着水,笑月的一双小手捧起水池中的一捧清水,泼到空中,阳光下,笑月的手上仿佛有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在反着光,空气中几道浅浅的彩虹仿佛是从这个光芒里映出的一样。

“这是什么?”

“好像那水会反光?”

“不对,不是水。”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引起了言墨、林毅等人的注意。

“这是……”言墨有些疑惑

“让言兄见笑了,我家小女手上有个月牙形的胎记,她妈妈喜欢在上面描些化妆用的金粉,在阳光下会泛出点点金光,可能是遇到水产生了这样的效果。让大家见笑、见笑。”林毅嘴上说着不值一提,心里却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妻子的小兴趣让女儿成了人们焦点,自己也仿佛被聚光灯照亮了。

“没有没有,很有趣,让他们玩儿吧,咱们去那边坐下来聊。”

言树一直站在几个家长的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笑月,听到父亲们的谈话,不经意地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丽娴挽着言树的胳膊,轻蔑地瞥了一下嘴,嘟囔着“淘气的孩子们,一点都不像大户人家的小姐”。

宴会结束后,孩子们被家长领着纷纷离开了。

笑月依旧在草坪上玩耍着,趁着人少,练着自己最爱的舞蹈。“月儿,回家了。”妈妈微笑着,张开双手准备拥抱自己的女儿。

“阿音,你太宠爱女儿了,一点儿规矩都没有。”林毅一本正经的说着。他本就反对妈妈的快乐教育,总是恨铁不成钢,偏偏自己只有个女儿,便总想让女儿成为端庄的才女,以后嫁入豪门为自己的事业再促进一把。

席音笑了笑没有说什么,领着女儿和丈夫离开了。


席音是个标准的美女,清秀脱俗,身姿纤细,没有名门贵妇的胭脂气,更像是与世无争的仙子。她对大提琴有着很深的造诣。女儿笑月则生的古灵精怪,继承了她的艺术细胞,从小就喜欢跳舞,母女俩经常在家合作。父亲总是早出晚归,对这对母女俩的喜好不甚理解,却也没有闲心去管她们。他沉浸在自己的事业里,在公司面对各种报表,研究数字;在外面,喝酒应酬,拉投资。

“林总,咱们百货公司的业绩很快就要超过言氏百货了。是不是应该加把柴,尽快筹建百货分店,让这把火烧的更旺一些。”业务部张经理拿着一打签过的报表。

林毅摇摇头:“现在扩建,好像还有点早。”

“林总,您想太多了,张经理说的对,咱们应该趁热打铁。”秘书小田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小田,你先出去吧。”林毅向秘书示意了一下,“张经理,你接着说。”

张经理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林毅有时点点头,有时摇摇头,嘴里说着不行,心里泛起了涟漪。


几天后的某业内人士聚会上,庄铭端着酒杯,来到林毅身旁,“南部2号地皮要开始竞标了,没想过和言氏争一争?”林毅微笑着摇摇头。“资金有困难可以来找我。”

“谢了,庄兄。”林毅拍拍庄铭的肩膀走开了。

庄铭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不自然的表情。

林毅表面上拒绝着各种扩张的建议,但好强的他心里好像有一台车推着自己,不论自己怎么反抗,脚步都会往前挪一挪。终于,南部2号的地皮竞标要开始了。

“林总,这么好的机会咱们不能放过啊。”

“就是,林总,如果我们能从言氏手中拿下这块地皮,咱们在百货业的地位可谓是一跃千里啊。”

“林总,之前各大银行都跟咱们接触过,投资方面应该不成问题。”

集团会上,各个主管言抒己见。

林毅低着头,心里盘算着每个人的话,回想着自己奋斗的经历。“那好,既然大家的斗志这么高,各位就抓紧时间,咱们争取一举拿下这块地皮。”终于,他下定了决心。


七月的艳阳从窗外照进林毅的办公室,办公室内的气氛却冷的让人发抖。

“到底问题是出在哪儿了?是有人蓄意陷害?还是……”林毅回想着之前的种种,紧缩着眉头。

“现在,我们的资金链断了,一切都完了。”张经理懊悔的拍着大腿。

“行了,都先回去吧。”林毅长出了一口气,双手交叉,仰着头,无助地靠在那张老板椅上。

“爸爸,爸爸……我今天学了新舞。”笑月向着林毅跑过来,想要先抱一抱父亲,再向他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林毅翘起腿,用身体拒绝了女儿的要求,很严厉地斥责她:“跳舞有什么用?赶紧跟你妈回家吧。”

“心情不好,拿孩子出什么气。”席音拉着女儿,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林毅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拿起电话。“要不是当初庄铭兄你信誓旦旦地说资金方面你来帮我,我也不会下这么大决心,现在你逼我这么紧,让我怎么办啊”

“在商言商,林毅兄,我也是没办法啊,银行的监理们逼我也逼的紧。”

“言兄,您看您那边能不能再帮我想想办法,让我们周转一下资金。”

“老弟,不是我不帮忙,事到如今,我可以收购林氏,让你不至于破产。”

“收购?你倒不如说是趁火打劫!”林毅哐的一声挂下电话,又摊在了椅子上。

集团的破产就像过境的台风,一瞬之间,林家从高门大户搬入了破旧的居民区。沉入谷底的林毅,每天喝到烂醉如泥,心里深深地认为自己破产是庄铭的刻意紧逼、是言墨的爱莫能助,甚至是有人居心叵测的陷害。这一年笑月8岁。


时间一天天过去,席音靠着自己当音乐家教的那一点收入和打零工的钱,供女儿读书、养活着自己堕落的丈夫。而林毅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到处收集言墨和庄铭的新闻,甚至乔装跟踪,本就不大的小屋被林毅堆满了报纸,上面布满了圈圈点点,似乎马上就要找到些什么,马上他就要回到原来的生活。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变回以前的样子?”这是笑月最常问母亲的一句话。

“很快,只要月儿每天都快快乐乐,健康成长,爸爸一定会恢复的。”席音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刚毅的女子,她虽然伤心,虽然偶尔会偷偷抹眼泪,但她一直坚信自己爱的人一定会恢复成原来那样潇洒自信。

笑月也是个懂事的孩子,8岁家逢巨变,让她学会了独立和坚强。她知道家里的积蓄不多,甚至还会被堕落的爸爸偷去买酒,自己便努力学习,每年考到第一名,争取全额奖学金。她喜欢跳舞,但从未张口要求母亲送自己去学习。她每天放学就到附近的舞蹈教室旁边偷偷看着老师的教导,偷偷学着各种舞步,甚至在舞蹈教室外捡到一双破旧的舞鞋,她都会欣喜很久。

“虽然你现在并不闪耀,但是你的笑容一定会征服一切。”笑月举起自己的右手,张开手指,对着阳光,看着那月牙形的胎记,微笑着昂起头。



下一章:舞蹈社

该作品为付费连载
购买即可永久获取连载内的所有内容,包括将来更新的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