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老师点评 | 一次抽烟事件

康老师点评 | 一次抽烟事件

一点说明:
广东 幸运基因老师今天又发来求助微信,让我就之前交流过的学生抽烟事件提出看法。

广东老师.png

首先感谢她一直以来的信任,我只能说说个人的想法,毕竟学生是活生生的人,是有具体个性的成长背影的,我所说的无非是一些原则或理想化的设想。

陈大伟教授说过,老师要有“情景智慧”,即面对具体的人、具体的情景有个人即时的处理能力。

这需要每位老师、班主任不管积累经验。

姑且评之,姑且听之吧。

幸运老师的案例原文

她们来了。我首先肯定他们两个人的态度:“你们主动交上检讨书,而且也意识到吸烟的危害性并且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态度端正,值得表扬。”

两个人没有说话,低下了头。这里的学生很少受到表扬。显然我的表扬让他们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接着问:“先问一下你们,因为我没有看到,我只是听说。你们抽烟了吗?”

其中一个女孩子主动回答:“抽了,我们一人抽了一口,一根烟一人一口。”

我又说:“看出你们两个人关系很好,可以共享一个东西。那你们抽那一口,是什么感受?”

他们都回答我说:“不知道,说不出来。”

我说:“这样说来,抽一口烟是不知道感受的。那你们想从吸烟那里得到什么?比如说男孩子可能是耍帅才抽烟,那你们呢?”

我让他们把脸转过来看向我。我看着他们的眼睛,又问了一遍“为什么要吸烟呢?”

其中一个女孩子说,“想伤害自己。”

我感到吃惊:“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呢?”

她回答我:“心情不好。”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同情。我说:“心情不好有很多种方法,比如说听歌,运动,大哭一场等等,为什么想着要抽烟呢?我们第一节课就说了生命最重要。不能做伤害自己的事情。更不能用抽烟来伤害自己。”

她点了点头。

我看向另一个学生,问“你为什么抽烟呢?”

她说:“无聊。”

我说:“有很多方法来解决无聊的,比如说听歌,运动,跟朋友玩。是不是?你的目标是什么?”

她回答我:“我妈说让我去读幼师。”

我说:“你有这么明确的目标。你在无聊的时候,就可以上网看看幼师的工作。找些跟你目标有关的事情去做,这样就不会无聊了。”

她也点了点头。

我接着问:烟从哪里来的呢?

其中一个女生说:是我跟其他班的一个男同学要的,他带烟来了。

我询问了班级和名字。

最后,我跟她们说:“我会打电话告诉你们父母你们今天的经历。因为吸烟有害健康,你们很小,我不知道这个伤害会不会一直潜伏在你们身体,所以很有必要要说给你的家长听。”

她们连连喊道“老师,不要给我家长打电话,我们认错了。”
我表明了我的坚决。向他们了解家长回家的时间。其中一个学生说“不知道,我妈妈老是要加班的。”另一个学生说“我妈妈晚上回来,但是打了电话,我爸就知道了,我爸要打我。”

我问道:“当你吸进那口烟时,有没有想到这个后果:老师知道,告诉父母,然后爸爸打我?”

她掉下了眼泪,说:“有。”

我接着说:“既然想到了后果,那你就要为自己行为负责。另外,我是为你们的安全着想。你能理解老师么?”

她点了点头。

她们回去教室了,我却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看来,学生几乎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她们吸烟是有着背后的需求的。

这种背后需求应该与他们的家庭息息相关。也许父母忙着赚钱,没有关心他们,他们就想着伤害自己了。

也许在家里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就觉得无聊了,等等。
这次只是引导他们说出了自己行为背后的原因,但是还没有解决他们的需求。

作为他们的班主任,下来我应该如何去引导她们?我如何去帮助他们解决她们每个行为背后的需求?我觉得我任重道远!

康老师点评:

你在处理学生问题时,能考虑到学生行为背后的心理问题,这在一线班主任中,难能可贵。

注意到让学生与老师目光对视,不回避问题,不逃避责任,细节注意到了。

引领学生谈目标,是个思路,有目标才有方向嘛。

学生说了“我妈说让我去读幼师。”
你又说:“你有这么明确的目标。……”其实,这不是她的目标,是她妈妈的。

这时,可以问:你认同这个目标吗?你的目标是什么?

你谈到这是家庭原因造成的,能挖掘到学生的内心需求,很好。思路很对。

从某种意义上说,指望家长去改变自己,不现实,有些家庭,作老师的,确实也不好去改变。

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学校里,做好“替代父母”的角色。

让学生从老师身上感到关爱,多多留心,多多关注。

以情育人,可能是个慢活儿,但像中药一样,可能会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