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爱过谁会舍得

夏日里最热的一天,蘑菇发来微信:“借我点钱。”

我想起网上的段子,回:“那你证明一下你是你。”

她:“证明你大爷。”

我……

正好在银行办事,就给她打电话:“你要多少,我这会儿在银行。”

她:“一千。你什么时候下班,我过来取吧。”

我:“你过来取?你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在永宁花园。”

她家搬到L市已经很多年,而且她现在还在复习考研。她家从前的房子在永宁,靳家买的婚房也在那里。

所以我特别激动地问:“永宁?你们终于要结婚了吗?哇哇哇……”

我的激动和感动都是真的,因为她和靳羽已经谈了十年,靳羽也准备良久……而我自己的感情惨淡收场……终于有人修成正果,可想而知的感动。

她等了大概有一分钟,说了一句:“靳羽前天结婚了,你不知道吗?”

我站在银行大厅,面对来来往往的人,难过铺天盖地的袭来。

她倒像没事人一样约我下班一起吃饭。

喝一口芒果汁,她说:“我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反正就走到这里了……”

我呆呆的一直坐着,全身僵硬,嘴里分泌的唾液都很苦。

她问:“你没有在朋友圈看到吗?”

我没有。

电光火石间,想起共同的朋友前天发的小视频,打开看。西装革履,钻戒荧光,不是靳羽又是谁,新娘是从来没见过但很熟悉的面孔。

我问:“是她吗?” 蘑菇点点头。

她点头的一瞬间我觉得我的五脏六腑都炸了。

蘑菇是我见过的,综合比分最高的女孩子。家世好,性格好,样貌好。我从前对她的温柔贤惠、懂事乖巧望尘莫及…… 靳羽也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摸着蘑菇的头发感叹:“我家蘑菇这么好的姑娘已经不多了,我得抓紧时间把她娶回家啊……”

〈很爱过〉

蘑菇和靳羽相识于微时。除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时光,在一起已经有足足十年。

靳羽是蘑菇所有第一次的采撷者,是蘑菇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唯一最爱的男子。

蘑菇是家教极好的女生,偶尔会撒娇,从不会失态的大发脾气。对靳羽一直都是放养的状态,多年情感积淀的信任让她从来不会像我一样草木皆兵。

靳羽对她也很好,蘑菇有次生日,正逢两人闹了别扭,所以他骑着摩托到我们寝室楼下时,蘑菇并不知道,他将礼物和玫瑰以及一大堆吃的喝的一起让同一栋楼的学妹带上来。然后发微信跟蘑菇去,自己是趁着吃晚饭的空隙跑出来的,现在回去加班了……零食和饮料是让她和寝室的妹子们一起玩。

各种节日纪念日他从来不会忘记,人前人后都是誓要把蘑菇宠得无法无天的势头。

他的朋友和蘑菇的朋友都觉得,他俩如果没能在一起,那一定是蘑菇变心了……这些朋友里,也包括我。

大学时他经常带蘑菇回家,每次去他的妈妈都会做蘑菇喜欢的菜……然后一家人搓麻将。

蘑菇的口红、首饰、床上的玩偶、桌上的摆件,几乎都贴着靳羽的标签…… 她过敏,他问了很多人,带她去看老中医。

各种各样的小事,真的是,捧到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

蘑菇对他的爱自不用说。和家里人去新开的餐厅吃饭,发现味道不错,下次会约他一起。

和家里人出去旅游,回来带的大大小小的都是给靳羽的礼物。

靳羽的房间租在蘑菇家附近,他房间里的东西大到衣柜桌子,小到牙刷牙膏洗面奶,几乎都是蘑菇备的。虽然,她很少去他那里住。

所有的东西,都备的情侣款。

她给自己买东西也许会有舍不得,但只要是觉得适合靳羽的,多贵都没有关系。

〈谁会舍得〉

变故发生在在一起的八年后,蘑菇同时复习国考和司法考试,忙的焦头烂额。靳羽是设计师,刚好也在事业上升期,较之蘑菇,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个人在同一个城市,也经常一两个月见不了一次。

某天蘑菇想给自己放一天假,约靳羽出去吃饭,靳羽说自己在加班,让蘑菇等一等。 蘑菇站在靳羽家附近的路口等。

靳羽出现时,天空开始落雨。蘑菇提议:要不回你房间取下伞吧。 两个人回去之后又坐在房间聊了会儿天,想着休息一下。

然后,有人敲门,靳羽没有吭声,蘑菇以为是走错门的人,也没有理会。谁知门外传来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蘑菇想,这个人还挺执着……但是走错门的他即使有钥匙也打不开啊……轻轻地笑了一下,转头看靳羽,他面如死灰。

而后靳羽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他冲上去,堵住门。

于是蘑菇看到的就是,外面的人用钥匙打开了门,并且死命地推,靳羽在里面为了不让她进来,涨的满脸通红。

她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轻轻地开口:“让她进来吧。”

靳羽松手,姑娘把门踹的震天响,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冲着靳羽大吼:“你们这是知道我今晚回来晚,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吗?还要不要脸?”

姑娘说今晚回来晚,回来,也就是说,她住在这里。

蘑菇抬起头看靳羽,他满脸愧疚。

蘑菇转身离开。

靳羽起身去追。

在漫天大雨里,靳羽保证,立马和姑娘一刀两断,绝不拖泥带水。

蘑菇大病一场,他鞍前马后。

毕竟多年情感,蘑菇也觉得回不回是自己太忙,疏忽了他,才会发生这种事。

于是,她原谅了他。

前后不过半个月。 蘑菇再去靳羽的房间,晨起时准备刷牙,因为她备的洗漱用品都是情侣的,从前她没有过过夜,也就是说,除了靳羽的牙刷,另一只就是新的了。靳羽从卫生间出来,将自己的牙刷递给她,让她用。她说,新的怎么了? 靳羽没有开口。

她如遭雷击。

迅速的爬起来翻箱倒柜,终于在床垫下面找到了另一个牌子的套套……

她过敏,从来不用那个牌子。

她来时专门数了下抽屉里的数量,没有问题。却原来,他两手准备。

静静地穿上衣服,蓬头垢面的赶回家……洗了一早上的澡。

这一次靳羽软磨硬泡,一个月,蘑菇每天醉生梦死,不知道该不该原谅。

突然有一天……靳羽发微信告诉她,他要结婚了。

前一条消息还是求她原谅,只要能求她原谅,他做什么都可以。

下一条,是我要结婚了。

于是见面。

靳羽要带蘑菇去领证。蘑菇心想,要不就这样吧,结就结。

于是决定三个人见面,向那个姑娘摊牌。结果说到一半,姑娘先走了……

姑娘走后,靳羽一直魂不守舍。

蘑菇也知道,那时候走的要是自己,他也一样。

〈很爱过谁会舍得〉

靳羽唯一的也是最大的缺点,就是优柔寡断。 白玫瑰和红玫瑰,他都想要。

蘑菇终于放弃。

靳羽和家里闹,要娶蘑菇,他的父亲指着他骂:“你到底要娶几个?”

后来,他当然还是和别人结婚了。

蘑菇叹了一口气:“因为姑娘怀孕了呀……” 我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天把响在我头顶的晴天霹雳,在她头顶,也响了一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