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若有上帝的话,他可能是个不大宽容的人。如果你对什么不了解,不体谅,他会设法让你置身于那种状态,点醒你。

孩子连续三个月来因扁桃体化脓间断发烧,每次都烧到39摄氏度以上,我虽然没白天没黑夜地看护他,但内心最深处,对他的病痛并不能感同身受。

上帝看不过眼了。

前天晚上的时候,咽部就有些痒了。昨天上午上班的时候,觉得身上有点凉飕飕的,路上的行人都穿着短袖短裤,我于薄裙外还套了一件外搭。

上班后懒懒的,没有精神,一下班,强打精神,给孩子下了香肠面,吃毕,喝了杯板蓝根,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就睡了。

睡得好沉好沉啊。起来后,仍觉浑身酸软、四肢无力。

下午,觉得自己确实有问题了,量了个烧,38.5摄氏度,同事说,怎么办呢?多休息会吧。语气淡淡的,都是搞医的人,连我自己也没觉得是多大个事,只是脑袋沉沉的,眼皮沉沉的,双腿沉沉的。想到孩子发着烧还外出授课、办事,他发着高烧,走在街道上,全身会是怎样的疲软,脚步又是如何的沉重!

喝水喝水喝水,不停地喝水。

晚上,又喝了杯板蓝根,早早地洗了躺下,仍觉不适,浑身都是痛的,体温38.2摄氏度,23时,还是下去吃了一片感冒药。

流汗,衣服没有完全被汗湿,裹在半干半湿的衣服中,直睡到今天早上,感觉浑身舒爽了许多,体温37摄氏度,人的精神也好起来。

有什么别有病,还真不是一句笑话。生病的体验太难受了!药物适当运用,还是有帮助的,我不轻易吃感冒药,对感冒退热药还是敏感的。

另外,还是需要感谢上帝,也许,他看我还不算冥顽不化,略施薄惩,也就罢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