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你

作者:郭智茹

杏林杂志社

那年你尚还青涩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你颤抖着双手姿势别扭地抱着一个新生儿,满眼的柔情,似有千万般话语要说出口,却最终只是将孩子抱得又紧了些,她是个女孩子,而你是个男孩子。曾经的你学着郭富城,留着汉奸头,自以为天下无敌,而如今看着怀里的小小女孩,你只想着,你要好好对她,你甚至想把全世界都放在她面前,告诉她,嘿!小妞,随你高兴!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你20岁。

我有一个爸爸,他长得帅帅的,如果没有在他和妈妈的结婚照上看到他的汉奸头的话我应该会一直这么以为下去。爸爸在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一个好爸爸,他脾气暴躁,性格又不好,近些年来又发福,挺着一个将军肚,我一直觉得他的妻子幸好是我温柔的妈妈,不然家里一定天天世界大战。哦,就算是世界大战也影响不到我,毕竟,我不和他住在一起,我已经不想想他了,所以,我决定不想他了,以后也不了。

那年,我五岁。

那年,你想把心心念念的女儿接回来一起住,彼时你的妻子正怀着第三个孩子,你的妻子和女儿去小溪边洗衣服,却没想到你的女儿满身湿漉漉的回来,笑着让你找衣服换,你一边找一边问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女儿讲了前因后果,,你却笑不出来,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哭着回来找爸爸的吗?可是,更让你难受的是,你住的地方,你所谓的长期居所,没有你女儿的衣服,一件都没有,你只好拿大衣把她包起来,抱在腿上等着妻子回来想办法。那时,你想,这是你的女儿,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你却不在身边,你好想好想弥补她,好想好想好好对她。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你30岁。

我有一个爸爸,一个很奇怪的爸爸,他会给我足够的钱,却不会对我说什么好听的话,他很忙,忙到没时间给我送衣服,忙到就算来送也只会吵我一顿。但他又很闲,他知道我的日记在哪里,他甚至知道我的日记里写了什么东西,这让我很生气,尤其是,我上了初中之后,矛盾就呈现出不可调和的趋势发展。因为上的是寄宿学校,所以矛盾看起来没有特别持久,只是我每两星期回一次家,一到家便会吵起来,然后他摔门上楼,我在楼下哭,之后冷战两天,然后我就癫乐癫乐地去上学,家里的事情一概不知。

经过那些年,我15岁了。

那年,与女儿那仿佛无休止的斗争让你头痛,两个人的交流只有吵架,或是,根本就见不到她。妻子安慰你说,闺女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能和你吵架就是一种交流方式,她没有和你真正的冷战。你觉得,你被安慰到了,你竟然因为她愿意和你交流而开心,哪怕是吵架。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于是你觉得,上辈子定然没有好好待她,才让她这辈子这么来折磨你,虐得你心肝都疼得颤栗,却也还心甘情愿。她的青春期到了,你是爸爸,便被她有意识地回避着,这让你很不爽,所以,你想了解她,你想知道她的事情,你不放心,闺女已亭亭玉立,你怕有不懂事的小猪来拱你的小白菜,你像所有犯错误的家长一样找她的日记,于是她再也不写日记,和你吵得更凶。你心想完了,这孩子的叛逆期来了。

经过那些年,你35岁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上高中了,哪怕中考失利,我也依然被爸爸拿钱砸进了重点高中,做了一名所谓的好学生,可能是长大了些,明白了一些事情,明白了爸爸的不容易,知道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两个字,懂得了一些他的不易与辛酸,知道了自己之前的无理取闹,却也庆幸自己的所谓叛逆期就这般呼啸而去了,也很庆幸在所谓的叛逆期中,没有做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没有说一些人神共愤,天理不容的话去刺激他们。幸好,一切都还好好的,我还是我,爸爸还是爸爸。

那年,我16岁。

那年,你惊喜地发现,你的女儿又成了那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娘,会对你笑,会开心地与你说着学校的趣事,也会坐下来听你讲你过去的故事,你的人生哲学,你的一切,看着她的眼睛你仿佛可以无休止的说下去,你想告诉她你所有的事情,却也明白有些事情她不能知道,有些事情她不用知道,你只想着她这般开开心心的,你就无比满足,你便一如当年无所畏惧。

那年,你36岁。

那年,她要上大学了,她要报考志愿了,她整个人都兴高采烈,对你来说,却犹如一场噩梦,女儿上大学说明了什么,说明她要走了,说明她要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去生活。于是,毫无意外地又有了争吵,尤其是,听到了她说想去新疆,新疆是什么地方,新疆那么乱,说不定一个流弹就把自己的女儿给弄没了,你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是一定要阻止的,这怎么多年过去了,你多了解她啊,于是你去找了自己的妈妈,孩子的奶奶,果然,看见奶奶的眼泪她心软了,她说不去了,她不报新疆了,可是,她却仍不愿意留在本省,她不愿意留在你身边,她拼了命一般往外走,你毫无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最后双方妥协,她去了武汉,而你在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你38岁。

我上大学了,终于上了大学,我拼了命一般往外走,只是因为知道不趁着这个机会往外走,我基本上就没有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我很有可能就那样被困在一个小地方,一生一世都出不去了,一如我的妈妈,半辈子了,就被这样困着,无法解脱。可是,我的爸爸似乎不怎么明白。我有些失望。

那年,我18岁。

进入大学,有新的同学,新的室友,新的生活,专心地投入我的大学,我的新世界,似乎就忽视了爸爸,于是电话就多了起来。我一直以为很正常,直到室友问我,你为什么每次和爸爸打电话都在吵架啊?我一愣,啥?吵架?没有啊。我那时才明白过来,我与父亲的交流方式似乎有些问题,但是又有种说不清的开心在里面,那是独属于我们父女的,别人理解不了,插不进来。那是我的小情绪,我的小甜蜜。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年,我18 岁。

那年,闺女上了大学,这时候的闺女真的是亭亭玉立,真真正正的需要你多想一些了,你告诉她,不要谈恋爱,等读研究生的时候再说。你又告诉她,谈了恋爱一定要告诉你。你是这么纠结,你既怕她谈恋爱,怕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被一只懒猪给拱了,又怕她在应该谈恋爱的年纪不谈,最后受伤的是她自己。毕竟,你没有办法替她去生活,替她去经历,天知道你有多想让她无忧无虑,让她一辈子都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是一辈子那么长,长到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不在了,而她就那样孤孤单单的,你怎么忍心,看她那样,你怎么舍得让她不去找一个可以陪她走一生的人。可是你也是男人,你太明白男人的卑劣与野心,你太明白男人的心,你太明白这世上不会有你看得上的男人,不会有你彻底放得下心的人,你唯一放心的人就是你自己。就因如此,你就更纠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兜兜转转,你仿佛又回到了她出生的时候,你想把全世界的人都放在她面前让她选,帮她挑,告诉她,嘿,小妞,挑个好的!然后,让他好好照顾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9,332评论 123 226
  •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 在不久前1200公里不间断骑行挑战赛中,大秦铁骑的精神鼓舞着一...
    小王紙kiah阅读 634评论 2 6
  • 历史上手足相残,弑父杀子的事并不少见。 汉武帝时的巫蛊之乱就是因为汉武帝听信谗言,逼得皇后,太子自尽,两皇孙亦死。...
    周五要吃糖豆沙阅读 30,567评论 0 5
  • 二十多年来做了太多错误的选择,随心的,无奈的,都有
    孙二十一阅读 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