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菲茨杰拉德安息地 —从上帝手中偷走的0.1508秒

第三篇

拜访菲茨杰拉德安息地

—从上帝手中偷走的0.1508秒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那是个冬日里清冷的白天,告别了西海岸炙热的阳光,这是来到东部的第一天。华盛顿特区狂风乱作,陷入昏睡的我直到下午一点才出门。

没有去白宫,华盛顿纪念碑或任何地方,我径直去了周边马里兰州的洛克威尔小镇,去实现了自己的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甚至有些荒唐的梦。

坐了好久的车,走了很长的路,终于来到了菲茨杰拉德的安息之处。

I'm  coming to see you,old sport.

这儿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满目全然是冷清和孤寂的味道。

为他做了打扫,放上了一束鲜花,洒下了一醐酒,并奉上了我一直伴我身边的钢笔。

我来看你了,亲爱的盖茨比先生。

想来村上春树当年到达此地时,也肯定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情,却不知他怀着何种的心情。

作罢后我便安静坐下,周围空无一人,只听闻四面呼啸的风声。

菲茨杰拉德在洛克威尔小镇-圣玛丽教堂墓地的安息之地,旁边安睡着他的妻子与儿女。

那天的风很大吹得我七荤八素,便径直准备离开,但就在返程走回最近车站的路上,发生了些一场奇妙的事儿。

在离开墓园之后的那个傍晚时分,狂风开始停歇,夕阳将近处的树木与天际线相交之处染成了金黄,随后眼前被淋上了一层灿烂的色彩。

我在这个离家万里身在华盛顿特区边一个游客罕至的小镇,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变了,路边的小教堂,停放着的小汽车,红色的电话亭,满地被风卷起的金黄色的落叶,眼前的一切变得无比清晰,都被天地间满溢而出的某种东西染上一片温暖的光芒。

可那种奇妙的感受,来得快去的也快。当我抵达了返程的地铁站,又一次遇到了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那种感觉便消失了。我还沉浸在那样的感觉中,心中满是激荡和疑惑,随后便径直返回在华盛顿特区的住处。

满是金黄色落叶的街道一片静谧

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那种感觉的缘由,直到最近,我从父母家搬出来住,在一次早上开车回家的路途中,脑海中突然闪回出了当时的画面。

像是感觉到了一股能量的流动,我在一瞬间体会到了菲茨杰拉德通过《了不起的盖茨比》传递而出的关于他自己的一切,他的骄傲,他的荣耀,他的固执,他的虚荣,他的欢愉与痛苦,他的希望与最终一切的幻灭,所有的一切在我拜祭完他的墓碑的那一刻被连成了一线,那墓园里的冷冽的风与随后的洒下的阳光,曾经读过的故事,看到的电影,一切在此刻被一并激活。

我们一直在追寻陪伴,但却终将明白灵魂永远是孤独的,再相爱的人也不能在灵魂上同行。

同样我的所有苦痛,我这一路以来的所有遭遇,都被这两位作家看在的眼里,他俩像是来到了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的对我说:“小伙子,我都看见了,我都明白。”

我们相视一笑,无需拥抱,你的一切我都明白,我也同你一样,一样在这让人不断充满希望却又不断绝望的世界中前行。

当心中冒出了上述的场景,我方才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地孤独,而被人感知和感知到旁人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妙。那一刻已完全无法自已,便车停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

“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于是我们奋力前行,小船儿逆水而上,被不断推回至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