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文学:笔者的漱口水;茫然者的精神食粮。


鸡汤虽补,久用成毒。

你还会阅读那些被标签化的文字吗?

你是否会因为朋友圈被鸡汤文学刷屏困惑过?

没人能抉择一个载体的正确,这便是所谓的存在即合理。

每天我们的生活里充斥着鸡汤文学,一开始或许还会浏览查阅点个赞,但久而久之,这所谓的精神食粮,也被人吃腻甚至厌恶。再也不会相信,所谓的完美结局与真实故事,那些成篇具有华丽字眼的文章,或叙述,或散文,为了煽情而煽情,为了说教而说教。鸡汤文虽补,久用成毒。

其实客观来查阅那些鸡汤里引用的句子大部分都是真正的著作,是作者呕心沥血创作的书本,那些语录在原书中与主题相呼应,又或者而在鸡汤里那些语句,成了烘托情境,升华主题的哀艳辞藻,鸡汤本身并不令人厌恶,它是内含道理的,只是被包裹在“伤痕文字”与“排比造句”这样的外衣下,甚至有的鸡汤,它的烹饪者都不知道自己添加了什么调料,东拼西凑的说着自己未必相信的话语。


其实简单分析一下,所谓的鸡汤文学,之所以令人厌恶却还盛行着,无外乎时代的浪潮在不断加紧脚步,总有人可能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从而茫然不坚定。

“我应该放弃吗?谁能给我解答。”

“我不知道,我的选择是否正确。”

“我总是感觉很孤独,离着理想越来越远。”

去看鸡汤文学吧,你总能看到各种大团圆结局,不可思议的坚持梦想故事,自成一派的套路风格。我知道聪明如你,肯定不会相信,可是它依然红火的存在着,写鸡汤的作家或许不著名却也每年都获着一笔可观的版税稿酬。

那些被套路化的畅销鸡汤书名字普遍很长,具体就不再举例。

它们不需要宏大的场景渲染,不需要精湛的描写手法,通俗点平常鸡汤的只需要一个莫虚有的朋友。小明,小白,阿毛,阿蛋,韩铁棒……谁都行故事主人公名字不重要,只要搭载一个套路,无论是,创业艰辛但通过努力终于把企业做的风生水起;还是辍学少年最后成为某某大人物都有大批的读者为你的欺世盗名文章买单。至于那些文章故事,有真有假,也许名人故事里有真实的,但:“机场书店里写马云的书,就肯定有一半欺世盗名了,一个商人不忙着捞他几个亿,收购几个子公司,谁闲着没事说这么多励志名言?”

世上本没有鸡汤文,一群为了稿酬的写作者,创造了鸡汤文的套路,他们未必愿意写,却肯定有人乐意阅读。

这些恶俗的题材,但只要搭载一种套路配合适当的引用语录升华,就能把一个恶俗的故事,弄得励志而看似饱满,其实不过是整容医院出来的人造美女。人造美女尚可有骨,人造美梦谎言一堆,有皮无骨。



有的人需要一些使自己更坚强的力量,无论来自父母的肯定,还是鸡汤的营养。而这样需要鸡汤营养的人还不断的增加着,高楼迭起,时代骤变,唯一不变的是,茫然于前途即将就业的青年,早早踏入社会的孩子,他们在没弄清出自己想要的一切前,被一纸毕业证书赶出校园,踏上陌生的征程,未携配绥剑,出门已是江湖路。忽然又想起那句话“听过了许多道理,依旧过不好一生。”是啊,毕竟更多人活在别人的注视下,努力为了你未必想要的一切,坎坷前进在荆棘之路,不知何时达森林,不知晓何处是溪流,你拥有的名誉;你的职业,也许你的一切都是规划好的,而你天性里是否认可这种操控?说到底少年的恐慌与茫然,要追溯恐怕要回到第一篇被迫背诵的课文,却始终得不到理解吧。

在教育体系里,填鸭教育不可否认的一直进行着,凶狠点比喻,“学校是一座墓地,孩子被父母杀掉天性,被教师当做僵尸操控。”学校需要升学率提高排名,家长需要孩子的分数名次来炫耀,即使不炫耀,分数成了衡量一个学生的标准,而不是:“态度,家教,天赋,天性。”

你曾想做一个什么人?真的是一位企业家?一位政客?厨师或挖掘机维修工,母猪产后护理人?

也许最初年幼时候,你真的只是很单纯的,想要学习吉他,只是为了一个姑娘弹奏几首情歌;拿起画笔画一张像,为了那个长发的老师对你漏出笑脸,而这残忍而真实的日子,看似不予许你那鲜活的梦存在,于是你必须放弃点什么,向着歌舞升平却由冰冷钢筋水泥铸造的城市下跪。

“读不懂的诗歌,到不了的远方。”这确实不只是一个玩笑,在我们的教育体系里,学生对诗歌的印象是一个模糊的东西。无论是高考还是初中,所有的作文试题,在绝大部分省份的题库里都会有类似于:题目自拟、文体不限(除诗歌外),而课文里的诗歌,更是点到即止很浅显的讲一下,一篇诗文所表面表达的意思,甚至有的教师给你直接画重点死记硬背。

“你不需要管它不必要的东西,只要牢记这圈的重点,这次高考肯定会考,是考点就可以。”

绝大部分老师都是采用这样的方式教导学生,而我的初中老师也是如此,我记得他说过一句,我当时就反对的话:“语文课,就是死记硬背,背过了,背熟了就能考高分。”而我对死记硬背一直没有天赋,我的天赋是:“在脑袋里自娱自乐,编造故事。”所以从小一直的梦想就是,写文章当名“多如牛毛,具体数量要论条。”的作家,那是我的课程几乎从未及格,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我的存在就是勇敢而正义的垫底者,有我在不用担心考的差。


正是因为分数,那时候我的老师说过我是不可能的,当然真实的场景里所说的话语,比“不可能。”更刺耳的一些,掺杂着讽刺像冰雹砸在脸上。

那时候,我选择了辍学,当然不仅仅是这一个原因,还有没有一个学校说会发生存在的“校园暴力。”那时候很不幸我是被施暴者,我右手的疤痕便来自阻挡刀子对我的威胁,总是惶恐的待在校园里,现在想起来那恐怕也是成绩不好的原因之一,或许我该写篇关于校园暴力的回忆录,来纪念终将遗忘的一切与早就只剩疤痕的伤。


我和他们都很迷茫,无论是踏上“江湖路”的青年,还是打拼在工厂、餐馆的少年们,他们都有自己的美梦。

妈妈……我应该追逐我的梦想,还是听你的话,成长为你为我设计的模样?在我生命的这块空白画布上,我想拼劲全力飞翔,可妈妈你与他们砍断我的翅膀,与那些陌生的人嘲笑我失败的模样,还说那时候我应该听你的话,成为像父亲一样的男人,成为像你理想的模样。 年轻的少年分不清那么多是非,在弄不清楚内心,不辩是非前,我们需要一些读物来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的内心。



行文至此应该来煽情一下,或者引用几句经典把整个文章,总结一下或者升华。

可我这双眼睛已看透太多,岂会就这样庸俗结束。

“年轻人,你是船夫还是船长?这很不同。”

“我是一只活在城市向往森林与风的麋鹿。”

“森林多荆棘,风如刀割,你可还愿去?”

“愿往森林,仰望星空与月亮,身死也魂往。”

嘿……歌唱的人啊

喂……放纵的人啊

每一个明天你会清醒的时刻,被他人从沉梦中一语惊醒。

请你记住,这世上最珍贵的话,就是哑巴的话,只有哑巴不会浇醒别人。

周而复始,乐也是悲。

一生无欲,柴米油盐。

自由或许问信仰,正视你自己的内心,去做想做的事情。

囚禁感与窒息感,我想每个人都曾经被这两种感觉充斥包围着,当这种感觉袭来时,你变得脆弱敏感,你开始抗拒阳光走进迷雾里,就像是外面的人全部端着枪,威胁你,要强迫你。

生活在无情的钢铁都市里,钢筋水泥铸造的巢穴挡不住人们的不安与恐慌,年轻的一代人在时代的浪潮中追逐着,没有谁敢停下他的脚步,因为这世界在改变着,唯一不变的就是奔跑的人们,盲目着,也骄傲着,闯荡他的美好明天。

你是否是自由的?扪心自问,一张车票走南北西东,谁会限制我的双脚,谁会为我戴上枷锁,我想我是自由的。是的,当提出这个问题去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很大程度上是自由的。

言论自由,行动自由,身为一个成年人,只要可以为做出的事负责,说出的话语承担责任,我们应该是可以骄傲的称为:“自由人。”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一点点被自己心中的迷雾吞噬?


时光里的梦魇

你肯定睁着眼睛看不见

这个光影斑驳的世界里

……

有人在劳动市场

苦饮铁屑换银钱

有人在美酒颓靡

终日找不到自己

……

嘿,我说朋友……

你喝下的那杯酒尝不出滋味

鸡汤不过是写作者的漱口水

在现实真实城市里

破碎的度过你一生

梦魇暗了河山

恐慌将消失在人海淹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