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第一百零一种可能

“喂,妈,我下飞机了,你们在哪儿?”赵澈快要忘了多久没有踏上这片故土,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父母。

“我和你爸在三号出口,你别急,拿好东西再出来啊。”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那等会见啊~”

无论孩子长多大,始终都是父母眼中的小孩。赵妈妈挂了电话,扭头跟赵爸爸说,“老赵啊,你说,我们怎么跟她开口啊?”

赵爸爸一脸淡然,“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她到了这个年纪,这事不是理所当然嘛。”

“可是,你说一下飞机就让她去跟人家见面,会不会太匆忙啊?”

“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女儿,你要是给她时间准备,她指不定找什么理由推脱呢!之前又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我还是觉得你这样太武断了,上次她怎么走的?还不是你逼着她去……”

“好了,等下我直接开车过去,你记住,你什么都不要提!”赵爸爸其实不是这么专制的人,他只是不希望女儿自己承担生活的苦痛,何况她年纪也不小了,总是要结婚的嘛,他也是为女儿终身幸福着想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嘿!老赵,赵妈!”赵澈一出站就扑向了爸爸妈妈,别人眼里的高冷女王,竟然也有这么孩子的一面。

“哎呦,可想死妈妈了。让妈妈看看,瘦了没?”

“好了,我们先上车吧,要不一会儿就堵车了。”赵爸爸在一旁悄悄提醒了一下。

“对对对,赶紧去,要不一会儿赶不上了。”赵妈妈一不留神就说漏了。

“赶不上什么啊,妈?”

“没有没有,你妈的意思是,再晚一会儿我们订的酒店人就多了。”

“我们为什么不在家吃啊,我好久都没吃过妈妈做的饭了。”赵澈也没多想,只顾和赵妈妈撒娇。

“你这次回来多待几天,好好感受你妈的手艺。今天就当给你接风。”

“好嘞~那就谢谢老赵咯。”

“哈哈哈,傻闺女,谢什么谢。我们快上车吧。”

坐在车上,赵澈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这个城市,她生活了18年,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不怎么回来了,变化可是不小。她好奇地浏览着这些新的东西,慢慢地,回忆一点一点浮现,这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吗?赵澈闭上了眼睛,触景生情,她担心她会控制不住。

“澈啊,我们到了,下车吧。”赵妈妈叫醒了半睡的赵澈。

他们停在了地下的停车场,所以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就跟在爸妈身后。

“我们是哪个房间啊?老赵。”“717。”

717,听到这个数字,赵澈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那一段曾经美好,但是,回忆终究是回忆。

门口的礼仪小姐端庄漂亮,带着他们进了包间。

“老赵啊,你们可算是来了。”一进门,突然多出来的一些人,让赵澈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是怎么回事?”赵澈小声问了赵妈妈。

赵妈妈知道赵澈猜到了,“如你所想,但是你没有别的选择。”

赵澈叹了口气,她知道,只要她回来,老赵和赵妈就会乐此不疲地安排相亲,这次倒好,直接“骗到”现场。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前面的是易爷爷,快去打个招呼。”赵妈妈低声提醒了赵澈,赵澈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摆出了难得的笑容。

“易爷爷好,我是赵澈。”

“啊,小澈,好好好,都长这么大了,不愧是老赵家的,不错不错。”

赵澈笑笑点点头,注意到了身边的一对中年夫妻,猜测之后也去打了招呼,“易伯伯,易阿姨好。”

“哎,好,小澈,刚下飞机很累了吧,先坐下吧。”易阿姨气质过人,赵澈一眼就对阿姨有了好感。

“那我们就先开饭吧。”易爷爷开了口。“那小子刚才说还有一会儿,我们就不等他了。”

赵澈不用猜就知道,是要和她相亲的那个人。还好这会他不在,她还能多少吃点,等会见了面太尴尬的话,肯定就吃不下了。

原来今天是易爷爷的生日,易伯伯和老赵刚好有新的合作项目,恰巧知道赵澈今天要回来,就顺理成章有了这次聚餐,说是聚餐,其实就是两家人变相组织的相亲大会。

“叮咚~”赵澈突然紧张,放下筷子,拿起了面前的红酒轻抿了一口。

“真是抱歉,我来晚了。”推门而入的他估计也是来参加“生日宴”的,但是接下来他就明白了一切。

“拾薪啊,你也是,有什么工作那么重要?算了,你先坐到小澈旁边吧,先吃饭。”这话的意思已经不能更直白了,易拾薪脱了西装外套,坐了下来。跟赵澈点头示意了一下。

说实话,这个易拾薪给赵澈的第一印象并不差,易拾薪对赵澈也是。赵妈观察到了赵澈的表情,觉得这次,有戏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叮咚~”门铃突然再次响起来,赵澈这下有了疑惑:难道相亲对象不是易拾薪?

疑惑着,易爷爷先说话,“轻尘这小子,不是主角还要压轴出场。”

轻尘?易轻尘?!!!赵澈低着头,手心的汗快要握不住筷子,她咽了口水,努力告诉自己,应该是巧合,不会的。

比起再次见到易轻尘的期待和不安,眼前的一幕,让她想要立刻离开,她没有厌恶的意思,只是怕见到他。

那个人,在她17岁的时候出现,已经在她心里足足住了六年了,而此刻——他的身边有一个女子,女子的臂弯里抱着一个孩子。

赵澈做梦都没想到,她和易轻尘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景,而这样的一幕,她曾经梦到过,只是,易轻尘的身边,站的人是她。这一刻,比美梦醒来的失落还要痛苦上万倍,他……结婚了,他……已经有了孩子。

曾经无数次幻想,无数次做梦,她大概在梦里经历了一百种再次相遇的场面,却没有一种比这一刻更让人心碎,她不仅不可能是他的新娘,她也不可能是她孩子的母亲,她的美梦最终还是让现实揉碎了。

“是你啊,好久不见。”易轻尘对着她,还带着笑,一如第一次说话那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