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的

  愿你此生能有一人去爱,幸运的话,能够被爱。

        我听说,这世上的爱情有千百种模样,可是,从来不会和一个胖子有半分关系。

  胖子的爱情?这像话吗。

  我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心动的感觉,没在深夜想念过某个人的脸,没在听那些煽情的情歌时流过眼泪。

  在遇到沈复安之前。

  夜似乎更深了,等天亮的时候,我想给你说个故事。

  这世上总有一个人,你从记忆中摸索他,仿佛早已不记得,而深夜梦回,却躲不过。

  是你吧,沈复安。

  那么,故事该从哪里讲起呢,大一那年,那个充斥着豆浆的热气的清晨吗?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都还不明白,那天沈复安为什么会朝我笑,那么温暖的笑,像极了初夏里最明媚的光,照亮我整个黑暗的世界。

  如果你曾经到过D大,从学校南门向左转,沿着石板路一直往北走,你会遇见一条很小很深的旧巷子,卖豆浆的巷子,我遇见沈复安的巷子。

  对于一个骨灰级吃货来说,一个地方最美味的永远不会是那些高档昂贵的餐厅,而是那些遍布在整个城市的角落,最常见也是最不被人注意的,琳琅满目的各种特色的街边小吃。

  也简称,路边摊。

  向葵一脸黑线的看着我,说,顾倾城,我就是宁可吃土也不可能跟着你去路边摊吃早餐。

  我当时就一拍桌子,你们这些小女生啊,就是太庸俗,知不知道路边摊才是最能展现城市文明的美食文化?

  她抬头,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哦,那你算是大女生。

  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赘肉,然后把头转向窗外看风景,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可能我只是不愿意承认。

  那天我绕着学校走了整整一大圈,才发现了那条旧巷子。

  我在角落里找位置坐下来,捧着一碗热腾腾的豆浆刺溜刺溜的往嘴里灌,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男生,看上去高高瘦瘦的,很安静的样子。

  我正打算招呼着再来一碗的时候,一回头,才突然想起来把钱包落在宿舍了。

  那一刻我觉得这世上最尴尬的事情,就是买了才2块钱一碗的豆浆,你付不起,还喝完了,而且,一滴不剩。

  我悻悻的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舔了舔嘴唇。

  对面的那个男生还在慢条斯理的一边吹着豆浆,一边拿勺子搅着,他应该也是D大的吧,我想。

  “请问……那个……你能……借我点儿钱吗?”

  我脸上努力挤出笑容,心里却很害怕他会拒绝。

  他听到了,手上的动作明显一顿,抬起头,忽然就朝我笑了,脸颊依稀有浅浅的酒窝。

  我最初以为是嘲笑,结果,他突然凑近我,作出一个很夸张的口型。

  wo我ye也mei没dai带。

  你也没带?你没带钱是怎么做到在这里悠闲的慢悠悠的喝的?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我垂下头,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果然一个胖子连朝陌生人借钱的能力都没有,这个看脸的世界。

  我叹了口气,对面的男生突然站起来,拽起我就开始往外跑,似乎还带倒了一把椅子,我跟着他踉踉跄跄的拐出巷子,穿过了某条不知名的小街。

  沿街的行人来来往往,路边哼唱着童谣的小孩子拉着手绕圈,道路两旁白杨树在地面投下大片大片的斑驳的树影。

  他们说,人在跑步的时候心情会放空,可这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我却恍惚度过了数年。

  他在转角处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回头看我,我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到地上。

  “你还好吧?”他看着我,表情有点奇怪。

  是啊,可能这世上真没有哪个女孩子会这么不顾形象吧。

  可我本来也没什么形象可顾。

  我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朝他点头,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拼命的跑过了。

  我抬头打量他,才突然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看的男生。

  我发誓,真的很好看。

  “放心,他们没追过来。”他一脸警惕的环视四周,认真的样子让人莫名可爱得想笑。

  我扑哧一声乐出来,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朝我伸出手,说,对了,我叫沈复安。

  时至今日,我都还记得那天抬起头,站在我面前的少年清澈明亮的眸子,以及,我微微沁出汗水的掌心。

  沈复安。

  原来你叫沈复安啊。

  后来又见过了几次,他也在D大,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我还成了他很好的哥们儿,他说,是因为我大大咧咧的没什么心机,才会愿意把我当成兄弟。

  可我却越来越不想做他的兄弟。

  他说,顾倾城,我觉得你和别的女孩不太一样。

  是啊,不一样。

  可我只是不清楚,你口中的不一样,是否也如我心底的,对你的不一样。

  然后我问他,我说,沈复安,你有女朋友吗。

  他抬起头来看我,眼睛忽然亮亮的,说,有啊。

  他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看,然后指尖便不自觉地覆上屏幕里女孩的脸,在那里留下深深的掌纹。

  过了好久,他才转过来对我说,倾城你知道吗,我都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我很想她。

  我看着眼前的男生,他在思念一个人,而我要很努力,才能克制住想要抱住他的冲动。

  我想着,就这样吧,就这样也好。

  我们无数次在深夜饮酒,啤酒瓶的玻璃碰撞出当当的声音,他应该是属于那种千杯不醉类型的,至少我从来没见他喝醉过。

  我迅速就融入了他的圈子,整天和七八个大老爷们待在一起,竟然毫无违和感。

  怎么说呢,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就没把我当成女的。

  后来突然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没有再见到他过,整个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完全全淡出我的世界。

  我招呼着大家一起聚会,沈复安没来,我在餐桌上端着酒杯左绕右绕,把话题从辩论会一直绕到篮球赛,最后才漫不经心的问了句,沈复安这小子最近忙什么呢?

 “他啊……听说是韩嫣然回来了,俩人分开那么久了,现在忙着谈恋爱呢吧。”

  “韩嫣然?”

  “她是沈复安的青梅竹马,都在一起三年了,高中毕了业就出国了,两个人异国恋那么苦,可算回来了。”

  我嗯啊了一声,给大家一杯接着一杯的续酒,却不再说话。

  最后人都散了的时候,我蹲在地上收拾掉落的啤酒瓶,沈复安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晚风很重,从我身后阵阵袭来,铺天盖地的将地上两人的影子淹没。

  我一慌,手里的酒瓶啪的一声掉落,急着去拾,却被玻璃片锋利的边缘划破了手指,殷红的血渐渐蔓延,仿佛绽成一朵肆意的红玫瑰。

  沈复安蹲下来,让我伸出手给他看。

  我看到他的眉头很好看的皱了一下,然后他起身,说要去药店买药和纱布。

  沈复安走了以后,我才注意到刚刚的那个女孩子。

  她穿着柠檬色的百褶裙,长发高高的束起,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就好像是,能把这世间所有艳俗的颜色穿出神圣的感觉。

  她朝我勾了勾嘴唇,说,我叫韩嫣然,很高兴见到你啊,顾倾城。

  最后的“倾城”两个字她压得很重,我知道她在含沙射影的影射什么。

  顾倾城,我连名字都像是一个笑话。

  我站起来,寒暄一阵,突然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

  沈复安远远的走过来,我望着那个模糊的人影,突然想起那天他抱着手机,眼睛红红的对我说,倾城,我真的好想她。

  我的心突然开始很疼很疼。

  “你这次回来,就别再离开他了。”

  我忽然很突兀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韩嫣然听到,有些惊讶地看着我,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

  沈复安拎着药走近了,她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你们站在这里聊什么呢?”他把药塞给我,脸上满是笑意,“不如到处逛逛吧。”

  韩嫣然一笑,说:“行,正好我以前还没来过这儿呢。”

  后来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了新大街的夜市,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跟着去,究竟是想破坏他们的约会,还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也或许我那时只是想着,以后再也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和沈复安一起出去走走了。

  天是蒙蒙的灰色,沿街的路灯斜斜照来,撒下昏暗的灯光。

  路边有商贩在卖玩偶,沈复安蹲下来,很认真的左选右选,最后拿起一个小兔子布偶给韩嫣然。

  我看着,心里多希望那个人是我。

  韩嫣然捏了捏它的耳朵,然后朝我这边看过来,沈复安笑着说,她不喜欢这些小孩玩意儿。

  我向他看过去,说对啊,我不喜欢。

  后来我们走过的小街熙熙攘攘,我却觉得周围很冷清,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再也没有一丝温暖和余热。

  我回去以后的第三天,才又见到了沈复安。

  宿舍里几个女孩子在一起看韩剧,几个人对着屏幕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撕开薯片袋子,正琢磨着要不要吃,突然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开始嗡嗡地振动。

  沈复安。

  我的脑子也开始嗡嗡作响,盯着愣好久,才想起来按下接听键。

  “倾城,你来找我。”他语气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我到了的时候,沈复安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

  我问他,韩嫣然呢?

  他没看我,也没抬头,什么都没说。

  我好像突然就明白了那天韩嫣然欲言又止的话。

“顾倾城,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人?就是你想用尽全力去爱的人”

  我咧了咧嘴,很喜欢的人,那你算么。

  “我这么胖,就算我有,也没有人会愿意喜欢我。”

  “她走了,说还是分开最合适。”他的声音很轻低,让我不清楚他究竟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我说。

  沈复安坐在我对面,一瓶一瓶地往嘴里灌酒,眼神里满是醉意。

  那天他也是就这样坐在我对面,很认真的喝豆浆。

  我看着他,眼泪开始不停地往下流。

  或许爱上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它能把想变成不想,把没话说变成有话聊,把所有的不幸变成有幸。

  能把一个不会醉的人变醉。

  把一个不敢去爱的人变敢爱。

  后来我们就坐在在宿舍楼下的长椅上,晚上的风很大,从沈复安的方向刮过来,吹到我脸上,带着些浅浅的薄荷味的酒气。

  沈复安仰起头,把头枕在长椅的椅背上,然后闭上眼。

 我侧过头看他,心里却惦记着他这个姿势睡着了会不会难受。

  “顾倾城,你就没想过要改变自己,减减肥吗。”他突然开口说话,却没睁开眼。“我不想你也和我一样,我希望你能幸福,希望你也能被爱。”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也没有云朵,就好像只剩下大片大片的灰白色,黑白分明,在我脑海里转圈。

  我呵出的气在空气里结成团团的水雾,然后再渐渐散开。

  “沈复安,如果我瘦了,你会喜欢我吗?”

  他睁开眼睛,奇异地看着我,有点不知所措的无所适从。

  我笑了,然后转身离开。

  沈复安,有的人一生可能只会勇敢一次,以前都是我看着你的背影远去,这一次,换我在你面前先走好不好。

  我爬上宿舍厚厚地台阶,然后推开门,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让眼泪再落下来。

  宿舍里,她们还在看韩剧,每个人都拿着纸巾哭得不成声,我把头埋在肩膀里,却拼死抵住快要溢出的泪。

  故事讲完了。

  可是抱歉,没有结局。

  但其实从一开始,从胖子的爱情开始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这就注定会是一个没有任何结果的故事。

  一切不过我一个人的陈述,我一个人的独白,我一个人的独幕剧。

  因为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见过沈复安,听别人说,他出国了,去找韩嫣然。

  我想了很久,回忆了整整一天,才写下了这个故事。

  我只是希望,以后老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的时候,还有这段文字告诉我,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他叫沈复安。

  愿你此生能有一个人去爱。

  胖子的爱情,真的不像话。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