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de国》之九

9
大漠深处,一匹战马驮着一位疲惫的战士,在沙漠深处一深一浅的行进,马的肩膀上流出的不知是汗血还是血汗。昏迷的骑士不再高傲,他的鲜血染红了光亮的铠甲。几只鹰在他们上空盘旋,不时发出苍凉的高鸣。

前方,黄沙漫天;
身后,是屠城的杀戮;
马下,只有孤单的影。

人马相依为命走出了这茫茫沙海,在一个幽深的峡谷里,战马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它已无力发出最后的嘶鸣,呆呆地伫立在那里,骑士突然从马的一侧滑了下来……

阿兴猛然睁开双眼,原来这只是一场梦,身边并没有高大的骏马和英勇的骑士。阿兴关了令他刺眼的灯,感觉自己是游离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等待将他的将是一场一个人的你死我活的厮杀。

次日,阿兴快打上课铃才到学校,从抽屉里抽出一本国文课本准备早读,几名检查早读的值日生慢悠悠地从窗户后飘过,带着一脸整齐。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老佛爷问我你怎么了。”
“你怎么回答的?”阿兴一听老佛爷三字,有些怒火,又觉得很晦气。
“我说不知道,你看,成绩好就是不一样。”
“我不是最后一个吧。”阿兴把书包塞进抽屉里对金说道。

金扭头望瞭望教室后面,“好像雪妮也没来,你俩真是一对,刚才应该是兰欣给雪妮向老佛爷请了假。”兰欣是雪妮无话不说的好友。

“不要乱说。”阿兴有些脸红地回头望着雪妮的位置。课桌上站着半瓶矿泉水瓶,高挑的身材,透明的心,空空的位子使阿兴觉得教室也是空的。

突然周围的人都装作很卖命的样子在读书,阿兴赶忙回过头来,只见老佛爷像一尊菩萨一样定在门口,眼珠子快速地打量着教室的一切。她笑嘻嘻的向阿兴游荡过来,手撑着阿兴的课桌,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
“起晚了,昨天看书看得很晚。”
“嗯,不错,这是理由吗?什么理由都不是理由。”
“不是,我也没说这是理由。”
“知道就好,我就怕有些人不知道。”老佛爷冷笑道,“今天就不罚你的钱了。”说完拍拍阿兴的肩膀扬长而去。在一旁的金似乎也听出了这话中有话,心中也为阿兴捏把汗。

下早读课后,金问着阿兴:“她好像对你有意见。”“没事。”阿兴只是淡淡地回到一句,“不要再提她了,我有事和你讲,我昨晚在家的阳台上看见对面行人道上雪妮对一个男生生气,而且哭了。那男生好像是她的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那是?”金反问道。
“就是经常来等雪妮的那个,我晚上在操场上跑步,看见很多次雪妮等他打完篮球一起回家,手里还拿着他的衣服,或者背包。”

“很严重吗?”金好奇地问着阿兴。

“雪妮哭得很伤心,使劲地往前走,那男生在旁边劝她,手里拿着纸巾,可雪妮没有要。可他俩走到桥下,就没出来了,我等了两分钟,不想再等了,天气又热,所以睡觉去了。”“桥下?”金有些怀疑,“你连等你心爱的人多等几分钟都等不了。”

“我对她只是”阿兴停顿了一下,“反正谈不上喜欢。就是去超市的那座人民大桥,桥下的马路是去森林公园的。”

“哦,我知道了。可那么远,你怎么看得清,你是用那个看外星人的天文望远镜吗?”

“没有啊,那也太明显了吧!”阿兴答道。这句话倒提醒了阿兴,“你眼睛多少度数?”

“都是两百。”

“和我差不多,快取下我试试。”

“你要干嘛?”

“快点”阿兴并没有回答她,望了一样门墙上旁边的视力表,觉得非常的清晰。看见阿兴一脸着急的样子,金取下眼镜递给他。阿兴拿着眼镜在眼前前后移动了一番,可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并且头晕很严重。他把眼镜还给金自言自语地说:“我眼睛什么时候好的。”

“你不是有眼镜吗?”金突然想起来。“在家里”阿兴发现原来自己坐得太近,连视力好了都不知道,“这大概又是逸儿的功劳吧”阿兴想到,心头不禁一热。
“对了,你怎么不多看几眼,你不是对她有意思吗?”金阴笑地问着,阿兴本想反驳,可上课铃阻止了他,只能简短地回答说“她又不是紫蓝。”金本想说他太花心,但老爷已经站在门口,又开始了她新一天的胡说八道。
每个礼拜阿兴他们都有一节体育课,但经常是学生看不到老师,老师见不着学生。阿兴在教室里一边做着习题,一边和金聊天:“我今天可能要早点回去,今天早上我从家里一口气跑到学校。我怕我明天迟到了。”

“跑那么快,怎么不去参加运动会?”

“运动会?”阿兴有些疑惑。

“你上次没上体育课吗?”

“我只是开学的时候上了第一节体育课。”

“不会吧,老师说下次再不来的体育不及格。”
“管它了,你报了什么项目,是铅球还是摔跤?”阿兴略带嘲讽地问着。
“讨厌,不和你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总可以了吧,在哪报名?”
“体育委员那,运动会要月考过后才开。”

下午最后一节自修课,老佛爷姗姗来迟,她走阿兴的座位旁,拍了拍阿兴的肩膀:“你来一下。”着让阿兴感到很意外。阿兴的班在五楼,年级领导为了应付学校领导检查,故意把好班放在下面,因为领导也不愿意爬楼梯。

“最近学习状态怎样,看你这两次考试都有进步?”老佛爷微笑地对阿兴说,虽然她笑得很假。“还好。”阿兴简单地答道,也只好陪笑道。
“班上纪律情况怎样?”
“还是和以前一样吵吵闹闹的。他们总静不下心来学习。”阿兴知道自己的回答是多余的,老佛爷也只是顺便问问而已。
“这样好吧,你不是跟我提了几次想在家里上晚自修吗?如果你能在考试600分或者能考进年级前十,我就答应你让你在家复习,怎样?”一丝奸笑闪现在老佛爷脸上,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轻视。

“真的?”

“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老佛爷肯定地说道。
阿兴知道老佛爷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而且她只做稳赚不赔的生意,借此来树立她在班上的权威,而阿兴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装权威。
“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
“那你先去把莹叫来。”莹是他们班上的第一。

阿兴和老佛爷都清楚,阿兴最好的成绩距她的目标还差近一百分,排名还差九十多,实验班那四十名是阿兴不可能跨越的障碍。阿兴叫莹出去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金轻声问道:“怎么样?”“下课跟你说。”阿兴埋头有继续思索着题目。
下课铃在同学们的期望中如期而至,“老佛爷讲只要我考了六百分或者进了年级前十,就不要来上晚自修了。阿兴对金说道。“那么好,怪不得她早上那么关心你,原来是对你抱有希望啊。”金笑着说。“你不要那么天真好吗,我什么时候考过那么好,她说这是想羞辱我,明摆着瞧不起我”

“也对,她是学校出了名的势利眼,只看得起那些有钱有势的。那你想怎么办?”金恍然大悟

“别无他法,只能努力了。”阿兴有些无可奈何,整理着桌上的书籍。
突然金笑着对阿兴说道:“你回那么早,不是也和他一样吧?”

“谁?”金往教室后一努嘴。阿兴转身看着教室后面,门口站着一个男生,“对,就是他,昨天晚上那人。看样子他们和好了。”

“你怎么办?那你今天可不用回去那么早了。”

“什么怎么办,我回去又不是为了她。况且他们也没那么早,雪妮要等她男友打完篮球啊。”
“你对她还是挺了解的嘛!”

雪妮快速地地收拾好东西,挎着包走了出去。金用手在阿兴面前晃了晃,说道:“别看了,人都走远了。”阿兴啧了一下嘴:“大煞风景,我先走了。”金还在那里窃笑。

其实阿兴并没有怎么在意,一切都顺其自然。反而在平常的练习中,故意做错很多,这令金担心起来,以为阿兴自暴自弃。阿兴答道:“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乎成名,遁世而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笑着走出了教室。

一个月又即将过去,但秋老虎似乎比往常时间更长。下了晚自修的阿兴来到了操场上,散步已经变成了中长跑。戴着耳机的阿兴和着音乐的节拍,不知疲倦地奔,感受风从他身边滑过带来的丝丝凉意,风吹得树叶哗哗的响。
阿兴也不知跑了多少圈,直到学校的保安提着手电催促篮球场上的人回家。满头大汗的他们又投了几个,当他们看清是那个经常不让他们逃课的那个门卫时,齐声大叫“四眼狗”。然后迅速逃离了篮球场,各种车辆呼啸而过,操场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四眼狗”因为平时抓了很多逃课的学生,得罪了不少学生,也因此获得了很多奖金,这就像考试抓舞弊一样,多劳多得,少劳少得。
回到家的阿兴打开窗户,清凉的河风透过纱窗温柔地吹拂着阿兴的脸庞,在柔和的灯光下,阿兴用眼镜布小心地擦拭着那枚宝石戒指,几只小虫拍打着纱窗。灯光扑在阿兴的一篇用作文本写的文章上,一篇关于死亡的思考,这个题目被他反复写了三四次了,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收获,但也有不变的,因为生命的本质是不会变的。潦草的自己自己写下他率性的文字,阿兴在经历过很多次失败后,他的作品才渐渐有人问津,他的一部作品几乎向各大出版社都投过稿,很少有人能理解他的文字,理解他所表达的,他不是想表达文字:

因为年青,才说死亡

在我们没成家之前,我们永远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有人说男人为人夫,为人父之后才觉得自己长大了,因为他们懂得了责任。人的长大也许不应该只包括得到,还应有失去。我们就这样在患得患失间学会了长大,学会了从容与淡定,从青春走向了成熟。这其中也包括生命的逝去——死亡。

对于有些事情,你大可以以没有时间,没有钱来为理由否定一切,但终有这件事是每个人都逃不掉的。其实,死亡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就像性一样,如果我们以超我的角度去看待,生老病死,食色性也乃人之必然。生是一道门,死不过也是一道门而已。因为有死,让我们学会了珍惜,学会了珍惜时间,珍惜生命,珍惜周围的人或事,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没有太多的顾虑,只是凭着一颗单纯的心去做。不要因为死亡距离我们遥远就不去思考,不要因为死亡给我们带来了恐惧而去有所回避。
没有人愿意死,但很少人知道如何活。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不是说不可以知道死,而是当你知道了生,才可以知道死。苏格拉底知道了如何生,也就知道了死亡是什么回事,死亡不过是在生的基础上向前跨了一步。苏格拉底对他周围的人说,死是最后的自我实现。是求之不得的事,因为它打开了通向真正知识的门。灵魂从肉体的羁绊中解脱出来,终于实现了光明的天国的视觉境界。苏格拉底的另一句话“我去死,你们去活,究竟谁过得更幸福,唯有神知道。 或我去死,你们去活,谁的去路好,唯有神知道。”至少让我们觉得死亡是件中立的事情,并没有人们所说的那么恐怖。
作为尘世中凡夫俗子的我们,也许不会像苏格拉底一样把式看的那么理想化,可以和那么多伟大的人物呆在一起,但至少可以学习他那种乐观的精神。从内心深处体味生命的价值。

人生是一个过程,年青是人生的开始阶段,生是短暂的,死是永恒的。那些活在我们心中的人,我们并不认为他们死了,我们在心中不断重复着他们的对话,聆听着他们的教诲,续写着他们的传奇。人在年青的时候,至少经历一次死亡,它让我们知道人生不仅有欢笑,还有泪水,不仅有欢乐,还有痛苦。也让我们知道除死无大事。

我们处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因为充满了太多的选择,太多的诱惑,逐渐使我们丧失了判断力,我们变得越来越盲从,越来越不知所措,越来越得过且过,现在的我们幸福但并不快乐。在我们心未老,人未衰的时候,找一个东西去刺激我们的神经,放手去做一些事情,做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值得做的事,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也许我们应该像西方那些开设死亡课的国家那样,做一回志愿者,去一趟宁养院。看看那些被死亡和病痛折磨的人,想象一下自己在他们的那个状态下如何学会坚强,你就会知道每天的太阳都是不同的。对于他们我们不应当心生庆幸,而应当自我反省和明智坦然。

对待死亡,我们可以不选择悲观,而选择达观,它让我们明确现在的生活目标。如果在别人或自我的死亡到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得最好,学会了孝顺,懂得了真诚,知道了惜时,那应当不会有什么遗憾的事情,除了对生的渴望。到死亡降临时,我们随时可以坦然地接受,我们不会说自己没有时间陪亲人,没有时间去旅游,没有时间看书,没有时间去实现自己儿时的梦想。当死亡逼近的时候,发现自己每天干了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不知到自己曾经干过什么,才发现自己活得如此之轻。如果我们认真回忆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会发现自己这些年真的是白活了。也许,年青的我们有资本挥霍青春,但到生命的末尾才发现是青春挥霍了我们。

25岁以前,我们中大多数人还靠着父母资助着我们,即使参加了工作,也才刚刚在社会立足。不要以为拿父母的钱天经地义,心安理得,也不要信誓旦旦地说等将来有钱了如何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如何如何。一个连自己都对不起的人将来如何对得起别人,我们应当首先为自己而活,再是为别人而活。死亡让我们学会关注现在,珍惜眼前,把握住现在才能把握住将来。

衡量人生的不是长度而是深度,虽然我们年青,但我们同样可以活得很精彩。亚历山大大帝20岁继承了王位,22岁便开始东征,但他的影响却绵延至今,甚至马可·波罗东行时还能感受到他远征遗留下来的影响,从西泽到拿破仑,西方四大名将中有两个把他奉为偶像,剩余两个中有一个就是他自已。正如同样英年早逝的李小龙所说:随着时间流逝,英雄人物也和普通人一样会死去,会慢慢地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而我们还活着。我们不得不去领悟自我,发现自我,表达自我。这才是我们年轻人从死亡中得到的启示,这才是我所期待的人生,人是活给自己看的。

年轻人既然有追逐梦想的权利,我们为何放弃这种权利,让我们跟随自己的心前行,虽然会经历些伤痛,但那也是成长的必然,只有那些磕磕碰碰才会促进我们的成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8太阳悄悄地爬上了上岗,小镇又继续着昨天的平静。被阳光刺醒的阿兴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好像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佛二代阅读 20评论 0 0
  • 在路上: 简单说,公司为了增加用户粘性整出的幺蛾子…… Sunny: 当初我做积分的时候总结过一些:积分营销差不多...
    集创电商协会阅读 152评论 0 1
  • 中午,有同事打电话说,你儿子在外面哭得很厉害! 吃午饭时,儿子被另外两个同事家的小朋友押回来了,说他偷了其中一个的...
    锦瑟_db50阅读 57评论 4 3
  • 带小茉莉去广场玩,看到一对母子。 妈妈手上拿着课本,检查孩子今天的学习成果。一开始孩子答得很流利,妈妈也很高兴,嗓...
    晓茉喵喵阅读 136评论 1 8
  •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它平台发表过。 今年暑假我参加了青岛农业...
    匡丽晨阅读 7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