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时间当朋友第四章》

我们获得认知的方式有几种:

1.体验,比如我们摸到一台电脑,知道它的质感。

2.试错

3.观察

但是不是所有的知识都能通过这三种方式去获得,这个时候“阅读就成了一种重要的补充手段”。

我们知道,每个人内心都充满了恐惧,所有的恐惧其实都源自于我们害怕未知。于是,恐惧是永恒的,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什么都知道。托马斯·索维尔的类比特别精巧。他说,在茫茫而又无限的未知空间里,我们的“知识”只不过像其中的星球一样,而星球与星球之间的空隙不知道要比那些星球本身大出多少倍。所以,我们需要“信仰”、“希望”、“爱”、“奇迹”,甚至子不语之“怪力乱神”等被学者们称为“必要之幻觉”(Necessary Fiction)之类的东西去填补这些空隙才感觉心安理得。@所以说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这种恐惧感,再伟大的人偶尔也会生出那那种无力感和挫败感,因此不用觉得自己多愁善感,或者是天生悲观,人本常人,不用太过苛责,过了就过来。

所以说,去讨论很多人热衷的关于“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究竟是怎样的”,或者“爱因斯坦究竟有没有宗教信仰”是没多大意义的事情。因为,即便是爱因斯坦也会心存恐惧或者说敬畏。因为他跟所有的人一样,也要面对未知——即便他知道得比所有其他与他同时代的人都多得多,然而,他所知道的一切,与对他来讲未知的一切相比,只不过是汪洋中的一个水分子而已。所以,即便他有信仰也并不令人惊讶;就算他有信仰,信奉的也肯定不是那些拒绝科学的人所信奉的神。@信仰就是信奉神明吗,还是自己比如说相信一点朴素的道理,父母是爱自己的,爱情是存在的,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自己的,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讨厌自己的。自己重要,是建立在小家庭的范围内,出了这个圈子,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